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傅廷远俞恩小说免费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腿好疼
    云筝欲哭无泪地默默洗完了澡,然后擦干自己吹了吹头发,就那样垂头丧气地出了浴室。

    虽然还是穿了江敬寒的衬衣,但已然没有了撩人的心情。

    刚刚那一摔,简直将她的脸全都丢尽了。

    江敬寒已经将女儿哄睡了,此时在客厅沙发里的他已经准备好了药酒,打算给云筝揉开胳膊上和腿上的淤青。

    小姑娘皮肤不是一般的娇嫩,刚刚那一摔肯定会青。

    别问他为什么会知道,以前在床上的时候他没少给人家弄出痕迹来,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并没用多大力气,可第二天总是会被她用身上的痕迹来控诉。

    最初的时候她还控诉他残暴,让他一个月都不准碰她。

    他一开始还真的害怕了,以为自己初次得到她太疯狂了没轻没重才将人给弄成这样,后来他克制了她身上还是有痕迹,他才明白自己被她给骗了。

    她就是故意用这样的方式来阻止他碰她,得知真相的他当时就将她给按进了床里,让她第二天腿软到下不去床。

    浴室门打开,江敬寒瞥了一眼如同被霜打过的小姑娘,忍不住有些想笑。

    知道她要面子,刚刚那一幕她肯定觉得颜面尽失了。

    他极力克制住自己嘴角的笑意,起身走了过去说:“头发没吹干,容易感冒。”

    “要你管!”小姑娘凶巴巴地这样吼了他一句,然后气呼呼地走到沙发里坐下了。

    她把颜面尽失的所有火气都发到了他身上,江敬寒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迈步去浴室拿了吹风机过来,站在沙发后面默默将小姑娘的头发给吹干。

    云筝也没拒绝,就那样半趴在沙发的抱枕里任由男人为自己服务,反正他以前也经常给她吹头发,这种事他做起来得心应手。

    可是,吹着吹着云筝脾气就上来了。

    他现在又不是她的谁,干嘛对她这样好?

    还有,他说要跟她划清关系却又对她这样好,这不是明摆着让她走不出来吗?

    想到这里云筝一把就拂开了男人为自己吹头发的手,然后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抢过吹风机来自己吹了起来。

    女孩子半跪在沙发上自己举着吹风机吹头发,衬衫的下摆被提了上去,露出女孩子白皙的双腿,带着隐隐而又极致的诱惑,江敬寒连忙别开了眼。

    他的呼吸有些失控,再这样下去的话,太危险。

    云筝边胡乱吹着头发边瞥了一眼男人的某处,嘴角忍不住弯起一抹嗤笑,就他这样还想跟她划清关系?她又不是不知道他对那方面的事情有多热衷,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她稍微一撩,他就受不了了,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

    吹完头发之后江敬寒将吹风机收起,随后走了过来对沙发里的人儿说:“胳膊拿过来,我给你揉开淤青。”

    云筝知道自己的胳膊磕青了,倒也没拒绝,一来她也想淤青早点散去,二来尴尬缓解了几分的她,又开始对他蠢蠢欲动了。

    于是她大大方方伸出自己磕到的那只胳膊,江敬寒在她身旁坐下,将药酒抹在自己掌心搓热,然后轻轻覆在了她白皙纤细的胳膊上。

    云筝忍不住“嘶”了一声:“疼。”

    女孩子的语气跟表情都娇气的很,江敬寒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只好哄道:“我这还没揉呢,你坚持一下。”

    嘴上这样说着,修长的手指开始按在淤青的地方揉了起来,云筝顿时就叫了起来:“好疼好疼,疼死了!”

    顺便身子往前一扎,就那样一头扎进了男人怀里。

    女孩子柔软的身躯扑了过来,江敬寒浑身一僵,但还是本能地扶住了她。

    他随后又气又笑,他倒是没想到,以前总是嫌弃他对她亲密的她,想要撩他的时候,竟然有这么多花招。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该痛苦还是该高兴了,让他高兴的是她终于愿意花心思在他身上了,可让他痛苦的是,她这些心思花的让他的身体太煎熬了。

    可偏偏,小姑娘从他怀里起来之后还将所有的错都推到了他身上,她鼓着红红的脸颊控诉他:“江敬寒,你是想捏死我吗?太疼了!”

    好像刚刚故意扎到他怀里,把他弄得快要被火给烧着的人不是她。

    江敬寒深呼吸了一口气,迎上小姑娘看好戏的眼神:“抱歉,是我手太重了。”

    云筝扁了扁嘴哼了一声,重新伸出了自己的胳膊来,江敬寒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再次抬手揉了起来,当然这次力道轻了许多。

    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就只是给她揉一揉淤青,他竟然能将自己给揉的额头冒汗。

    好不容易揉的差不多了,小姑娘忽然又伸出了一条笔直紧致的腿来,娇滴滴冲他说道:“膝盖这里也摔青了。”

    言外之意,腿也要他给揉一揉。

    江敬寒的动作顿住了。

    要知道女人的胳膊跟腿给男人造成的视觉冲击力是截然不同的,尤其当一个女人的腿又长又细又白的时候,尤其那个女人还是自己心爱的人时,尤其那个女人还只穿了一件他的白衬衣时……

    江敬寒喉结不由自主地就上下滚动了一番,然后他拒绝了小姑娘的这个请求:“腿上的不严重,不需要揉。”

    他自己都没想到,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竟然暗哑到了这个样子,他心底隐藏了多少对她的渴望,从声音里足以看出来了。

    他一张老脸顿时有些红。

    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对云筝竟然这样没有抵抗力,毕竟以前云筝从来没有这样主动撩过他。

    他一直觉得自己定力还可以,要知道以前他应酬的时候有身材火辣的女人直接脱光了自己往他怀里送,他都完全没反应。

    可现在云筝不过是在他面前伸了伸腿,他就反应大到跟这辈子都没碰过女人似的。

    他也是够丢人的。

    可他也无可奈何,他真的是被她给拿捏的死死的,但凡她愿意,但凡她对他稍微用点心思,他就逃不掉。

    “筝儿……”他有些无奈又无助地看向面前的小姑娘,示意她收回自己的腿,不然事情可能真的要失控。

    谁知小姑娘却是赌气似的,干脆将长腿搭在了他腿上:“我不管,我腿疼,很疼很疼,你必须要给我揉一揉!”

    江敬寒深呼吸了一口气,滚烫的掌心落在了她的脚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