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衡华 > 第八十五章定计除韦贼,慧心生图腾(七)(二百月票加更)
    酉时,夕阳铺洒在水面。

    瑾仙娥催动法力,以“推山法”强行挪移洛龟岛前往紫轩岛。

    伏衡华施施然来到龟首岩。

    如今,他换上一系青袍,腰间插着一把拂尘。

    因为玄火扇放在五行山中,伏衡华目前所用法宝是“玄空拂尘”。这拂尘也可以辅佐他施展法术,增幅威力。

    望着两侧疾驰而过的风景, 衡华心潮澎湃。

    快了,今夜就是见证成果的时候了。

    亲自设局对阵假丹修士,伏衡华非但没有畏惧,反而有些兴奋。

    “算算时间,韦志文应该动身了吧?”

    “你已经准备妥当了?”

    周潇从另一个方向悠悠走来。

    “一切准备就绪,就差请君入瓮。”

    望着九宫岛域,和紫轩遗民在一起的云轿, 伏衡华道:“届时,您老不用出手,帮忙招待她们。”

    “这群姑娘啊。”

    周潇苦笑:“虽然她父亲身陨,玉圣阁那边的关系逐渐淡了,但她母亲也不好惹。你偏偏去招惹她,还帮她修复太阴心法。你啊——”

    伏衡华想了想:“那如果有太玄天书的第一篇心法,您老要吗?”

    周潇嘴角一抽,默默点头。

    要,干嘛不要?

    这可是太玄天书啊。

    为什么自己卷魔物出逃,玄微派目前的内斗,不就是为了太玄天书吗?

    “六篇太玄天书衍生的地级仙诀。我帮你们推演。也算是劳烦您老一路的谢礼了。”

    “六篇?”

    “甚至可能更多。太阴天书衍生的地级仙诀不多。每一篇都能看出太阴天书的部分主旨。

    “但太玄天书分出来的仙诀太多,可能需要一些根本嫡传的功法。不过当今法门大多出自太玄,也可能用不到那么多?先拿几篇,试试再说。”

    “拿不出来。老夫甚至连玄微派练气法都不能告知你。”

    门户之见?

    伏衡华了然,不再多言。

    也是,太阴天书不立宗门,一脉单传。散出去的仙诀传就传了。但太玄一脉不行, 玄微派以仙道嫡传自居, 岂肯轻易传法?

    “不过,你如果拜入玄微派。不止我派的仙书, 其他几个兄弟门派的功法,我们也会帮你想办法得到。”

    “加入门派?”

    伏衡华缓缓摇头。

    “我劝你还是仔细考虑。这几日,我随你们在延龙行走。看着你们几大家族勾心斗角……”

    周潇叹息道:“红尘浊世,非我辈修行之所。你天赋过人,不该在此蹉跎。”

    ……

    云轿,少女身上冒出一丝丝白烟,真气在体内缓缓运行。

    不多时,她抬起右臂,扶着把手缓缓起身。

    但到底是久无行动,一时间无法站起。

    “玉鸾姐姐,你进来扶我一下。”

    青衣女子忙掀开帘子,看到少女起身,吃惊道:“少主,仅仅炼气第一层——不对,您修炼到第三层了?”

    女子连忙入内,扶着少女站起来。

    “以往,只是没想过这个法子。既然有了灵感,第一层心法诀窍又被人点破。我依着心法, 自己改出第二层、第三层,倒也不难。”

    但仅仅炼气三层的修为, 依旧无法让体内坚如玄冰的阴寒之气化开。

    她的双脚依旧是麻的。

    “少主,如果您可以自行推演功法,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留在这里,甚至打算照顾一下伏衡华,仅是因为他可以帮忙推演功法。但少主自己就可以推演功法,哪还留着干嘛?

    “不行,我只能推演第二层和第三层。在第四层上,有处疑难琢磨不透。我需要问一问他。”

    少女常年无法行动,在家里最常做的事便是读书。她看过的道书不在伏衡华之下。

    所以凭借自身见识,配合六篇地典仙诀,她能推测出天书的练气第二层、第三层心法。

    但到底天书晦涩,接下来第四层,她一个人暂时想不到。

    “那,我们帮一帮他们?”

    “不用,玄微派的长老都作壁上观,我们急什么?”

    透过窗户,望着远处龟首岩的少年,她惋惜道:“可惜父亲不在了,如果父亲在,可以引他入玉圣阁。不过……伏家应该不会容许吧?毕竟,他们还指望此人来制作图腾。”

    ……

    伏衡华吹着凉风,望着波澜的水面:“前辈应该知道吧?修真家族的衡量标准。

    “有元婴宗师坐镇,有图腾守护灵的家族,才是上等家族。

    “在延龙,祝家、萧家、杨家、林家,这四个家族都有自己的图腾。我们伏家经营千年,自然也希望有一尊自己的图腾。”

    图腾,即家族血脉力量升华而来的守护灵。

    当图腾灵诞生,家族修士死亡时可以将记忆烙印于图腾灵。在图腾灵的牵引下,甚至可以在来世转生回到家族。

    那时,可以从图腾灵中取回记忆,相当于多了一世的时间问道。

    比起转世成为新的人格,甚至不知道有没有可能修行。这种转世之初就能恢复记忆的方式,足以让众多家族修士疯狂。

    而图腾灵内封存的记忆,还可以让后辈在修行时,体悟传承前人的记忆感悟。

    另外,如果家族战死到只剩下一个人。图腾灵也不会放弃家族。来自血脉的力量会对末裔进行庇护,并且对这个唯一的血脉进行教导。

    祝家的图腾灵是一团火种。

    曾经,祝家被人灭门过一次,但仅存的唯一后裔靠着图腾守护灵的帮助,又修炼到了元婴期。仅凭一人之力,把祝家再度振兴。

    覆洲之战中,祝家靠着图腾灵庇护,早早恢复元气,独霸整个延龙南域。

    可以说,图腾是东域各大家族都想完成的瑰宝,也是家族能否长久延续的关键。

    “图腾灵的诞生方法多种多样。可在我们伏家,流传着一种古老方式。”

    “以天通慧心感应河洛,从而化身祖灵吗?”

    “没错。所以在我们家,天通慧心是一种十分宝贝的天赋。

    “如果我死了,家里人会用秘术将我的肉身封存,然后以我的魂魄慧心化作图腾灵。”

    周潇摇头:“这种法子,对你未免不公。这无异于,在你活着时,就盼着你死。

    “老夫听人说过,活人也能点化图腾。只要你修成元婴,通过慧心帮助,自然可以帮伏家点化图腾。”

    红尘浊世非修行之地,仅看伏衡华这几日做派,周潇便有些失望。

    这么好的种子,整日勾心斗角,何不放在修行上?

    “你随傅玄星回玄微派修炼。他日有成之后,再给伏家回报,这不好吗?”

    伏衡华摇头笑道:“在我们这一代,伏家总共有三个人觉醒慧心。

    “除我之外,那两人都来自须句堂。第一个算是我的侄孙。他年纪比我还大点,因为早早展现天赋,被一位路过的玉圣阁长老看重,带走收徒。”

    周潇目光一动,听出伏衡华话中未尽之意。

    展现天赋?怎么展现?

    伏家不是向来遮掩,不把慧心之事外传?那玉圣阁得知消息,莫不是持有慧心之人自己传出去的?

    “玉圣阁,到底是我们得罪不起的,索性族里也就默许了。只望这份家族血脉之情,日后能换来几分庇护。

    “有了第一个例子。族里对我不免就看得有些紧了。

    “当年宋前辈来收徒,族里曾多次争吵。

    “最后,祖父婉言拒绝宋前辈的提议。”

    周潇眼皮跳动,心中颇不是滋味。

    敢情,你们得罪不起玉圣阁,却不怕我们玄微派了?

    “可能是觉得对我愧疚,三堂各种珍贵典籍统统都送到琅嬛馆来。祖父也卖着脸皮,请来各路道友为我增加见识。”

    薛开的毒术,留仙翁的医术,洛真人的神游之术,天遁道人的阵法……

    各式各样的金丹异人都曾对伏衡华进行指点,开阔见闻。

    “不得不承认,依你在伏家养成的见识。换到我们玄微派,我们不可能让一个筑基弟子这样学习。”

    仅那八万册修真书籍,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让筑基弟子翻阅。

    伏衡华点头:“在我选择演法师道路后,祖父明显松了口气。族里的某些矛盾也消停了下来。”

    “你们家第三个慧心之人呢?”

    “得知前两个的遭遇后。我那个玄孙儿离家出走,仅留下一封书信,要去外面拜师求道。

    “应该是担心我拜师离开,就把他一人丢下了吧?”

    “……”

    周潇长长一叹:“你——太懂事了。人啊,有时候可以自私一些。”

    他听出伏衡华的意思。

    伏衡华不会去宗门拜师。

    因为如果他走了,那就相当于这一代三个天通慧心之人,一个都没留在伏家。

    对人心、士气的打击,未免太大。

    甚至,可能会让家族一改策略。选择最血腥的那种方式制作图腾灵。

    伏家积蓄千年,两条下等一品灵脉,三位金丹大修士合力,资格早就够了。

    只要具备天通慧心天赋的婴儿诞生。直接拿去血祭,充作媒介。将伏家所有人的血脉源力汇聚于此,便可催生图腾灵。

    林家的图腾灵,就是这样诞生的。先有图腾灵,然后图腾灵帮助修炼,才诞生了林家的第一位元婴宗师。

    但伏家认为,图腾灵是守护家族每一个人。那个孩子也应该在守护范围之内。所以,他们不希望用这样血腥的方式,诞生一个家族的荣耀。

    周潇暗道:他不走,一方面顾着族里的情绪,一方面也是为了后辈着想。万一他撒手离开,伏家转换策略,岂非害了后辈?

    再联想这几日所见伏衡华手段,周潇心忖:虽然对韦家各种逼迫,手段狠毒,但心里也有一份纯善。可惜了,偏偏生在修真家族。

    伏衡华:“我挺喜欢伏家的气氛和理念。我也庆幸,今生可以出生在伏家。”

    倘若换成韦家或者程家的氛围。自己应该长不成现在这副模样吧?

    “有伏丹维这样的前辈在,伏家的风气又能坏到哪里去?”

    周潇望着远处伏天仓和伏鹤一。

    二人正在布置阵法,帮伏衡华准备晚上的战斗。

    “纵然有一些小矛盾,可到底都是一家人。”

    “是啊,都是一家人。所以,他们可以放心让我推演功法,而不是怀疑我会不会用诈,会不会藏私。甚至了解每一个人的功法破绽,从而对他们造成伤害。”

    想起自己暗算伏鹤一,伏衡华不免有些惭愧。

    所以他也明白,自己这一顿揍,恐怕逃不了了。

    祖父,绝对不会容许族内相残之事上演。

    “那么,你甘心为伏家蹉跎一生,乃至断绝道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