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之雨柱的重生 > 第七十九章到家了
    何雨柱感应到一大妈坐在炕上发呆,建国在旁边摆弄着玻璃弹珠。

    玻璃弹珠在这个年代何其珍贵,可见一大妈对孩子的喜爱。

    敲门听到回应,何雨柱进了屋子。

    “一大妈,我来看看你。”

    “柱子回来过年了,坐吧!大妈给你倒水。”

    何雨柱看一大妈倒了一碗水,然后说道:“老太太刚刚到我那去了。怎么了?你和一大爷吵架了?”

    话刚说完,一大妈就捂着脸呜呜大哭,建国见妈妈哭也跟着哭,何雨柱感到自己一个头有三个大。

    一大妈待情绪稳定后,讲述了事情经过。

    原来一开始一大爷接济寡妇,一大妈并没有说什么,毕竟贾家确实困难,可是渐渐的,一大爷送粮食的时间越来越晚,终于有一天,一大妈忍不住悄悄的跟了上去,见到一大爷和秦寡妇抱在一起。

    一大妈为了脸面,当时并没有声张,只是回到家里跟一大爷吵了一架,结果愤怒的一大爷喊出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这让一大妈无比的伤心。

    “柱子,大妈原以为领养了孩子,你一大爷就会安安心心的过日子,谁知道他竟然生出了这样的坏心思,丢了啊!”

    看着不听哭泣的一大妈,何雨柱想想,“那你是什么意思?离婚?然后带着丫丫和建国过?”

    一大妈六神无主,抽泣的说道:“大妈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何况大妈这个岁数离婚会让人笑话,再说我拿什么养活丫丫和建国?”

    看着一大妈那双哭得烂桃似的眼睛,何雨柱认真的说道:“一大妈,这事主要还是你自己怎么想,不过有一点请你放心,我说过愿意给你养老送终!”

    一大妈听到何雨柱这样说,终于有了一丝精神,起码自己和俩孩子不会流落街头。

    从一大妈家出来,何雨柱站在院中打量这个略显破败的院落:一院子的禽兽,真想尽快搬出去。

    “傻柱啥时候回来的!”

    秦明茹端着一盆衣服从家里出来,看见何雨柱打着招呼。

    何雨柱看着面色含羞的秦淮茹,突然问道:“一大爷的“活”好吗?”

    秦淮茹听到一愣,等明白过来,顿时脸色苍白。

    何雨柱一声呲笑,回到自家,人不自爱何来自强,为了儿女和那样一个恶婆婆,值得吗?

    进屋看见红红和板砖睡的香甜,四肢伸展呈大字,莉莉也打着小呼,给孩子从新盖好被子,亲了媳妇媳妇儿一口。

    “哦!你回来了。”莉莉呢喃道。

    “接着睡吧!我出去转转。”

    何雨柱看着老婆和孩子,决定以后关门过自己的日子,大院翻天也与自己无关,谁敢算计自己,定让他家破人亡。

    何雨柱出门来到武装部的转业军人服务处,领取自己分配介绍信,打开介绍信,一行字迹映入眼帘:限何雨柱同志五日内到京城市公安局人事科报道。

    妥妥滴!何雨柱兴奋的握紧拳头,凭此身份就可站在制高点,谁敢用道德绑架一名警察,谁敢吸警察的血!

    新街口街道办事处,何雨柱落实户口和粮食关系,翻来崭新的户口本:

    户主,何雨柱

    妻子,徐莉莉

    女儿,何思红

    儿子,何思专

    何雨柱合上户口本,现在就差莉莉的粮食关系和工作关系没有转过来,等到一切办妥,一家人才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借用办事处的电话,给李叔家打过去,正巧雨水在家,知道哥哥回来了,表示立马过来。

    还没进家,在门外就听见欢笑声,看看窗户底下多出的自行车,这应该是李叔给雨水买的,一晃妹妹都高中毕业了。

    “快叫姑姑!”雨水拿块糖引诱着两小只。

    红红乖巧的喊一声,“谷谷”

    板砖则向雨水吐着口水,虽然不记得姑姑揪过自己小雀,但本能的察觉姑姑不是好人。

    “哎!小破孩!敢朝我吐口水,看我怎么收拾你!”

    雨水刚要动手,板砖伸出小手抓挠,“粑粑!打!”

    雨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哥哥掐住脖子,“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是吧?我儿子你也敢欺负,啥事冲我来!我是他爸!”

    雨水哈着腰,翻楞着白眼,“好你个傻柱子,连亲妹妹都敢下手!什么你儿子,他还是我大侄子呢!我什么时候想收拾就什么时候收拾!你给我撒开!”

    何雨柱松了劲道,让雨水直起腰,雨水握住哥哥的手腕,“你给我松开听道没?你敢锁我脖?”

    莉莉此时已经笑抽在炕上,何雨柱把妹妹按倒在炕上,喊道:“打!”

    板砖叉开活裆裤,一屁屁坐在姑姑的脸上,然后咧着小嘴发出“嘎嘎”的笑声。

    雨水挣脱出来,抱住板砖,一阵干呕,“你家这破孩,谁教这么笋的招!”

    “问你嫂子!”

    雨水疑惑的看向嫂子。

    莉莉终于有些不好意思,“这招专门为你哥准备滴!”

    雨水一巴掌呼在额头,这两口子都是什么人呐!

    晚饭,

    “毕业没分配吗?”

    雨水咽下口中食物,看着哥哥说的:“爸说,现在挺乱的,让我在家学习选集,背诵语录,过完年开春再说。”

    何雨柱点点头,“学习一定要认真了,这个开不得玩笑,会死人的!”

    雨水看着哥哥一脸慎重,保证会认真学习。

    何雨柱看着还带着一丝稚气的妹妹,想起上一世,妹妹就是这个年纪要匆匆嫁人,脱离四合院,结果婚事还被自己承担的偷鸡罪名给搅合黄了。

    何雨柱哑然失笑,上辈子被自己坑的何止妹妹,如果娄晓娥没有怀上何晓,她应该在港岛生活的更好,何必多了一份自己的牵挂。

    姑嫂俩相视无言,雨水嘟囔道:“好好的吃个饭,没事傻笑什么?

    翌日,何雨柱来到约定好的地点,接到孙院长派来的军车,把自己的行李搬进倒骑驴,然后告别司机,半路上车里多了一台电视。

    当何雨柱抱着电视回到四合院,引起一场小轰动,三大爷羡慕嫉妒恨,眼睛都恨不得冒出“嗖嗖”小绿箭,射死何雨柱。

    “唉我滴天呐!柱子买电视机啦!”

    三大爷的一嗓子,让在家闲着的大妈大嫂和孩子们,蜂拥而至。

    “艾玛!这么大的电视机得花多少钱呐?”

    “傻柱,电视多少钱买的?”

    “晚上拿出来让大伙看看。”

    何雨柱立马呵斥:“谁!谁说拿出来给大家看看?你脸怎就那么大?好几百块钱的东西,你一句话就变成大家的啦?”

    人群鸦雀无声,何雨柱临走前狠狠的剜一眼三大爷,这老逼抠是不是太久没收拾了。

    三大爷满脸通红,实在是刚刚太兴奋,没经过大脑就喊了一嗓子,谁知道傻柱是一点面子都没给,当场翻脸。

    经此一事,人群兴趣全无,各回各家各摸各扎,三大爷也溜溜回家,实在是太丢脸了。

    夫妻俩加上雨水,搬了三回,终于把这点家当搬了回家。

    莉莉和雨水好奇的打量着电视,莉莉伸手摸摸屏幕,“怎么还不出人呢?”

    何雨柱也是一头雾水,看着全是雪花点的屏幕发愣。

    雨水伸手,“说明书!”

    何雨柱狠狠的拍打自己的额头,“天线!电视天线!”

    伸手拔出后边的伸缩天线,一手摆弄天线,一手调频。

    “出人了!出人了!”莉莉高兴的像个小姑娘。

    稍微还有一点雪花,但已经不影响观看,调大电视机音量,姑嫂俩赶紧在炕沿处坐好。

    “好闺女”

    “提篮叫卖拾煤渣”

    “担水劈柴也靠她”

    “里里外外一把手”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姑嫂俩异口同声~“红灯记!”

    两小只直接被电视机施展了定身术,眼睛紧紧盯着电视里的小人。

    何雨柱见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电视上,转身离开四合院,来到五金商店。

    何雨柱向女售货员问道:“***万岁!同志,电视天线怎么卖?”

    女售货员头都没抬,“为人民服务,十块钱,一张天线票,或者五张工业卷。”

    何雨柱掏出十块钱和五张工业卷,“同志,麻烦你给开张票。”

    抱着天线箱子,又买了八米专用线,路过竹器厂挑选一根合适的竹竿当做天线杆。

    “哥,在朝右边转一点,嫂子,好了吗?”

    “哦!哥,在来一点。”

    “好啦!好啦!”

    何雨柱把天线杆用铁丝绑在烟筒上,捆扎好铁丝,回到屋里,电视呈现一汪水的清晰。

    何雨柱看看手表,下午四点,“别看了,收拾收拾,该去李叔家了。”

    雨水起身关掉电视,帮嫂子给俩孩子穿衣服穿鞋。

    李婶到家一开门,就闻到饭菜的香味,立马猜到是柱子来了,雨水做饭不可能这么香。

    李叔回来看到何雨柱就说:“我猜你就这一两天过来,家里的事情安排好了?”

    “户口和粮食关系落完了,就差莉莉跟孩子的。”

    何雨柱敬了李叔一杯酒,然后问道:“准备给我安排在哪?什么职位?”

    “就在你家不远,西直门的红星派出所,副所长,怎么样?”

    何雨柱一听是基层警察就有些犹豫,因为基层太苦了,只有上班时间,没有下班时间,钱少事多是此时基层警察的真实写照。

    “先到基层锻炼锻炼,熟悉一下工作,干出点成绩,我才好提拔你。”

    李叔看他犹豫,立刻解释一下原因。

    何雨柱只好无奈的点头同意,无论到哪里,首先要做的就是融入这个集体,然后才能考虑躺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