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最强航海王 > 第三十七章 莽夫武将
    金刚腿李七如同被公牛撞了一样,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这下摔的不轻,好半天没爬起来。

    看客们惊呆了,都想着看个大戏呢,张飞战马超,大战三天三夜的那种。

    结果,大家瞪大了眼睛,就让看这?拍蚊子赶苍蝇一样,只下,人趴地上了。

    李七没伤着,但是这下摔的也够呛,让人搀扶着才勉强起来。

    后面一个练铁线拳的镖师出来了,这回吸取教训,脚踏实地,沉腰坐马,打了个起手式。

    “让我来讨教一下晁保正的高招。”

    他这么说也是有用意的,不承认你是个镖师,不提你东平府团练的身份。

    因为一旦提了,这架就没法打了,人家从七品的团练,身份在这呢。

    所谓铁线就是铁圈,胳膊上戴着,算得上是一种兵器。

    晁盖没理会,依旧是空手对敌。

    镖行、车行打架一般都是这规矩,明面上打架不许都动家伙,就算动了是白蜡杆。

    因为这是规避大宋律,拳脚打架不叫事,一般不处理,换兵器就另算了。

    对方也是个急性子,缠斗几招,右拳一击,这一拳快如闪电,直奔晁盖面门。

    晁盖右拳相迎,一碰撞分出高低来了,铁线拳蹬蹬后退两步,一下坐地上了。手脖子脱臼了,疼的冷汗下来了,就这还不能喊,一喊面子就丢了。

    马扬威看得清楚,这晁盖可太不好对付了。

    “好,摆擂,按照咱们镖行的规矩来,不打败六场,你别想开镖局。”

    晁盖一拱手:“没问题,有规矩自然要遵守。”

    马扬威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带人撤退了。

    看热闹的也散了,晁家护卫发出欢呼。

    “滚吧你们。”

    摆擂也不是三天两天能搞好的,明着来不怕,就怕暗地里来。

    晁盖安排掌柜的,谨守客栈,所有护卫不许外出,一律从后院练拳。

    自己和晁壮二人骑马护送几马车羊皮袄返回晁家庄。

    这是从扈家商行订购的,本地青山羊皮的袄子。羊皮加工制作工序复杂,清洗、浸泡、硝制,让羊皮变软,彻底杀死羊毛里的寄生虫。

    一件羊皮袄很保暖,但是价值很高,扈家只收了成本价还九十多文,市场零卖要三四百文一件。

    一路走的很快,一个半时辰抵达晁家庄。

    庄上依旧是热火朝天,壮丁们聚集砖瓦窑的场地。

    几个砖窑半月前已经建造好了,采用的是拱形小砖窑,里面容积不大,但是利于快进快出,上料、烧火、冷却都比较快。

    晁家烧的青砖在郓城县本地非常的有名,非常的结实坚固,敲击有金属之声。

    上千新加入晁家庄的流民正在那里修理道路、整平场地、开挖水渠,过了年一开工就能开工烧砖,几百套房子需要建设,需要的砖头可多了去了。

    工地上烧着大锅的热汤,干活冷了、渴了可以过来喝口热汤。

    晁盖让人把李逵喊来,负责给流民发放东西,陈大拿监督、账房记账。

    陈大拿也不知道晁盖这是要发什么,问:“庄主,这是要给庄客们发什么?”

    “大拿掀开看看。”

    掀开大马车上的篷布,里面竟然是整整齐齐的羊皮袄,崭新的。

    “这是给庄客们的?”

    “对,前段时间虽然发了粗布,但是这些庄客们背井离乡,和咱们居家过日的不一样,他们没有积蓄、衣服也没有多余的。凡是来干活的庄客,一人一件羊皮棉袄,这样大冷天的也能出来干活。”

    众庄客听罢非常感动,前段时间刚发的粗布,现在又发棉袄,简直比亲戚都亲。

    没一会儿账房到了,李逵也到了。

    “哥哥,你叫俺。”

    “不错,让你过来为庄客们发放过冬的羊皮袄。”

    “好,哥哥安排的事情俺一定办好。”

    庄客们也不耽误干活,一队一队的过去领取。

    李逵嗓门大,人比较凶,他负责发放东西没人敢插队,敢胡来。

    “都排好队,一个个来,不许拥挤,不许插队。”

    李逵瞪着大眼珠子跟灯泡一样,盯着队伍。

    大家都乖乖的排好队领取羊皮袄。

    这玩意可真暖和,用手摸着就十分的柔软。

    这羊皮袄都是大号的,穿上跟个棉大衣一样,千把号庄客都领到了羊皮袄,纷纷施礼。

    “多谢庄主大恩大德。”

    晁盖道:“大家不用客气,我能帮你们的也不多,以后的日子还得靠你们自己。把砖烧好,争取明年都就建新房舍。但是没那能力一下建好,要一点点来,不能着急。”

    “知道了庄主。”

    众人得了新羊皮袄,一个个穿身上非常的暖和,干活也更加的有劲了。

    回到庄子,吴用过来了。

    晁盖把扬威镖局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吴用挑大拇指称赞:“哥哥做得对,敢欺负咱们一定不能让步。让刘唐、吕方过去,这二人武艺比一般的镖师要强悍不少,能镇的住场面。”

    “好,明天一早就让这二人赶过去,过几天这个马镖头要开擂台了,咱们必须的参加,到时候我、刘唐、吕方三个参加。”

    吴用摸着小胡子思索片刻:“哥哥一定要表现的鲁莽一些,匹夫之勇一些。陈府尹想要重用哥哥肯定要考察,哥哥表现的越鲁莽,越受重用。”

    “噢,这是为什么?聪明了不受重用,反而要鲁莽才受重用。”

    “这话说起来就长了,当初太祖陈桥起兵,走的就是武将的路子。所以我大宋文官对武将是又爱又恨,既要武将能打仗,还不能要武将太聪明了,所以莽夫类型的武将最受重用。哥哥不懂隐忍,举手就打,张口就骂,这就是莽夫的表现。镖局还没开业就得罪了东平府原来的镖局车行,陈府尹自然是要重用哥哥了。”

    晁盖拍无奈的摇摇头:“我这可不是装的,难道我真的莽夫?”

    吴用笑道:“哥哥大运加身,做甚么事都有贵人相助,不管什么夫都会成就非凡。因为哥哥舍得钱财,丝毫不吝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