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神秘之劫 > 第813章 刺王杀驾(6400补)
    枢密府。

    枢密使、顾命大臣童京刚刚下朝归来。

    如今的他作为三大顾命之一,更是掌握兵权,门口车水马龙,甚至堵塞了街道。

    “老爷,这是近来官员投的拜帖…”

    老管家拿着厚厚一叠各色帖子,喜上眉梢。

    虽然累,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如今这童府的门房,已经变成下人中油水最丰厚的位子了,每天光是收红包就能收到手软。

    “让他们一个一个进来…”

    童京随口吩咐,又叮嘱了一句:“不可怠慢了…之前特意吩咐的那几人,如若来,立即禀告。”

    “小的明白。”

    帖子自然不是谁来得早就先见谁,按照官职、名气大小、事情轻重缓急,有着各种说法。

    如何妥善地安排,也是门房与管家的必修课。

    不过作为枢密府中用老了人,他们自然知道轻重。

    半个时辰之后。

    花厅。

    “既然如此,老夫先告辞了…望童相好好考虑。”

    文若明大袖飘飘,颇有些读书人的风骨,昂然告辞离去。

    童京起身相送,眉宇间满是阴云:“竟然有意以胡人扼制边军,当真是书生见识!”

    如今官家驾崩,新帝即位,内忧外患。

    其中最大的隐患,当然是边军不稳,毕竟书生造反,三年不成,掌握兵权的大将闹起来,却有可能令天翻地覆!

    这文若明就提了一个建议,希望放宽对胡人限制,示之以柔,必要之时可以和亲岁币羁留,然后与边军互相牵制。

    童京当时就差点喷了。

    哪怕三岁小儿,都未必能想出如此‘良策’!

    “蛮夷,虎狼也!其患比边军更甚…何况新帝是官家之子,名正言顺,朝廷最精锐的禁军也掌握在本相手中,天下有何不安?”

    童京心中暗自摇头。

    虽然对于读书人的圈子十分美慕,而这次交了投名状,进去之后却发现…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啊!

    往日令他美慕不已的清贵风流,如今看来,却是不食人间烟火,太过务虚而不注重实务!

    生平第一次,童京心中有了些后悔。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呼。

    “童相…童相救我!”

    却是之前离开的文若明,狼狈不堪地跑了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位提剑的道人。

    噗!

    可惜,文若明还没有跑到童京面前就被亚伦追上,一剑刺入背心,胸口明晃晃半截带血剑尖浮现出来,倒在地上抽搐,显然是不活了。

    “妖道虚灵子!"

    童京怒吼一声:“我府铁卫何在?”

    哗啦啦!

    兵甲拖地之声顿起!

    一排排身披鱼鳞甲的精锐士卒从四面八方扑来,墙壁上还浮现出两排持着强弓硬弩的弓箭手!

    自从知道妖道逃脱之后,童京对于自身安危就有了充足重视,这些一个个都是军中猛士,经过他精挑细选,栽培为亲卫,用银子喂饱了的,不仅忠心耿耿,更有擒狮搏虎之能!

    作为枢密使,他更是懂得治军,一声令下,甲士齐聚,刀剑出鞘,没有半分拖延。

    甚至还有几位道士混杂其中,就是生怕这虚灵子以妖法害人!

    咻咻!

    虚空之中,有七口飞剑掠过。

    一名全身钢盔的甲士眼前一黑,忽然就惨叫一声,倒在地上,顿时气。

    一枚飞针从他头盔眼眶位置飞出,又杀向另外一人!

    拿飞剑砍铁甲是傻子行为…甲再严密,也总有缝隙,特别是眼睛!而我用的也并非正经飞剑,而是飞针!亚伦以手弹剑,手中三尺青锋发出一声龙吟:

    “有请童相上路!”

    “大胆!”

    几名道士跳出来:“崇明无极,天地借法,真君急急如律令!"

    地面似乎变得有些柔软,宛若化为泥沼,要将亚伦的小腿吸附住。

    这几个道士都是崇明道之人,又得了朝廷册封以及童京特许,才能在枢密府中略微施展道法。

    但这显然没什么鸟用!

    亚伦轻轻一点,发髻上的铁簪小剑飞出,轻易洞穿了一个又一个道士。

    “你…你滥杀朝廷大臣,必有反噬!"

    一名道士倒在地上,口中溢血地大喊。

    “有个屁的反噬!”

    换成其它道人,哪怕是真人、真君……要杀一位一品大员,系大松气数于一身的童京,只怕会立即反噬至死!

    但亚伦根本毫无感觉。

    不说别的,之前杀那个文若明,就如杀一狗尔!

    “没想到…咱家竟然是如此结局?”

    望着周围心腹亲兵尽皆被飞针刺杀,童京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继而望着亚伦:“虚灵子…官家对你不薄,你要杀老夫,老夫无话可说,但请你念在官家一点情分上,给老夫…”

    话音未落,一枚小剑就化为一道乌黑光芒,刺入了童京心口。

    他倒在地上,满脸愕然地望着亚伦。

    “我知道……你想说……你此时掌握禁军兵权,是朝廷顾命大臣,一旦身死,

    再无人能立即掌控禁军,必天下大乱哪怕杀了其它两个顾命大臣,危害都没有杀你来得大。

    “你一人身系天下苍生安危,所以我便不能杀你?要任凭你宰割?开什么玩笑呢?”

    “我要杀你,只是因为你要杀我,仅此而已!”

    “至于天下兴亡,与我何干?”

    亚伦冷笑着道。

    “果是…妖道……我恨!恨啊!”童京双手用力抓着泥土,但最终还是无力地松开。

    此时,亚伦若有所觉,抬头望着皇宫方向。

    “杀一人而天下大乱”

    “如果我是本土修行者,恐怕都要立即遭天谴了吧?”

    “可惜啊…我并不是,只相当于本土的一个凡人…凡人哪怕杀了皇帝,也没有气运上的反噬…至于现实中的官兵追捕,呵呵“

    亚伦又踢了踢文若明的尸首,轻笑一声:“文官集团想要掌管朝政?现在死了最大的打手,看你们如何约束穷凶极恶的兵卒,天下要乱,早几年晚几年又有什么区别,"

    文臣本来就知兵的极少,现在最大助力一死.就完了,芭比Q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