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88.番外十三
    如果看到防盗章,是购买比例不够,向前面多买几张补足比例就成

    一个哽咽的女声渐渐传来,女孩子从苏华殷怀中跳了出来,向小巷前跑去,大喊道:“妈妈!妈妈!”

    “小鸢!小鸢!”

    “妈!”看到女人的那一刹那,女孩子直接扑到了母亲怀里,泪水肆意流淌,“妈妈!妈妈!”

    “小鸢,小鸢!”她的母亲牢牢地抱住她,泪水也在那一刻决堤,“你要吓死妈妈啊?!你要吓死妈妈啊!”

    “你知道我看到那封信的时候多害怕吗?!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想要吓死我吗?!”母亲一边哭一边锤着女孩子,但到底不舍得下力气。

    苏华殷远远地看着,没有打扰两个人,直到两个人的情绪都平静下来,女人才拉着女孩走过来,满怀谢意道:“非常感谢你,这位小姐,如果不是你,我简直不敢相信后面会发生些什么,真的非常感谢你……”

    “没有,”苏华殷微笑,语气软软地说道,“小鸢是个好姑娘。”

    那个母亲脸上还带着泪痕,但是举止非常礼貌周全,一看也是拥有良好教养的,她对苏华殷笑了笑,又深深地向季松朗鞠了一躬。

    “我为我的女儿对你做的一切道歉,非常对不起,这位先生,”一边说,一边扭着女孩,女孩不敢面对季松朗,也学着母亲深深鞠躬,低声道,“对不起。”

    “您所受到的任何伤害,我们都愿意承担责任并且补偿,”那个母亲深吸一口气,道,“我们愿意承担一切。”

    “哦?”季松朗挑了挑眉,“你们想赔些什么?”

    “我们愿意承担您的医疗费、精神损失费等所有费用,您想要什么情提出,我们尽可能地补偿于您,”母亲握了握女儿的手,眼眸里充满了坚定,为了她的女儿,她可以付出一切!

    “母亲……”女孩子喃喃唤道,却被母亲一个眼神吓住。

    她的眼睛里不由又充满了泪水。

    这一次,是悔恨的泪水。

    “精神损失费?”男人动了动脖子,有些嘲讽地念着这几个字,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人,漫不经心道,“给得起吗?”

    “只要你说……”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男人懒懒道:“我姓季。”

    姓季?

    女人的眼睛里闪过迷茫。

    季?!

    那个季?!

    女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惨白。

    她的手指不由发抖,低声道:“季少……”

    张一鸢从未见过一向优雅从容的贵妇人像现在这般低声下气的样子,她的母亲,永远优雅从容,气质高贵,妆容精致,衣着华丽,现在却为了她,这么狼狈,这么难堪,衣服不成样子,脸上也憔悴不堪。

    都是为了她。

    她怎么会认为自己的母亲不爱自己呢?

    这天底下,明明没有人比母亲更爱自己!

    她竟然为了一个男人,去这么狠狠伤害自己的母亲!

    张一鸢直接给了自己一巴掌,响亮的声音在空寂的巷子响起,她咬住下唇,看着那个被她劫持的男人,深深道:“对不起。”

    “你在干什么!”宋雯惠心疼地抚摸女儿的右脸,“疼吗?”

    “这一切都交给妈妈,你不要插手,这是大人的事情!”

    “您的女儿也满十八周岁了吧?”男人漫不经心地说着,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这对母女,似乎是蓄意为难一般,道,“杀人未遂,”

    男人顿了顿,似乎是故意让她们紧张,缓缓道:“你说法院会怎么判呢?”

    会怎么判?

    宋雯惠脸色惨白,就是为了季家,也绝对不会轻判!

    苏华殷忍不住低笑出声,这个男人,还真是……可爱啊。

    训话也这么有意思。

    桃红色气体呈花瓣状,落则无根,漂泊无力,灰黑色气体如针,横穿而过,可见今日命犯桃花,劫难尤重,这也是不小心被那个小姑娘挟持的原因吧?毕竟命犯桃花啊。

    灵气稳固,有条有理,颜色分明,粉红色还占有不少的面积,可见是一个严肃正经又闷骚的男人。

    在场的三个人不由看向苏华殷,季松朗心里有些无力,本来准备好的说词,都在这个笑场中消失殆尽了。

    “你已经十八岁了,在法律上就是成年人,”季松朗淡淡道,“别去做那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刀子也不是你该玩的东西,你玩不起。”

    “多想想你母亲。”

    看着自己的母亲,张一鸢眼睛一酸,低低道:“谢谢你。”

    谢谢你肯原谅我。

    “这位小姐,”宋雯惠深深地松了一口气,避开了男人的眼神,这个男人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烈了,“非常感谢你。”

    宋雯惠把一张名片强硬地塞给了苏华殷,郑重道:“如果您有需要,我们定全力以赴。”

    这已经是非常有诚意的许诺了。

    “等等,”苏华殷把那张名片收了起来,随意地从女孩发丝上将那个粉色发夹拿了下来,宋雯惠和张一鸢疑惑地看着她,苏华殷微微颔首,道:“送给你这东西的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还是离远点好。”

    张一鸢有些茫然地看着苏华殷,宋雯惠到底是经历的多了,豪门世家的底蕴之下,对玄学也多有了解,尤其是她们这种干房地产的,更是对这方面多有涉猎,此时听苏华殷一说,眼神一瞬间就冷厉起来,冷道:“这东西谁给你的?!”

    “……秀秀啊……”张一鸢有些委屈地说道。

    薛甄秀,薛家。

    宋雯惠心里翻江倒海,她就说,她的女儿,虽然有些任性骄纵,脾气火爆,却也绝对不是不分事理为一点事要死要活还拿刀子捅人的人!

    薛家……

    宋雯惠心里恨急,却还是勉强压下自己的火气,看着苏华殷的眼神中也多出几分敬重,“大师,这份大恩,我们张家和宋家磨齿难忘!”

    张一鸢还有些茫然,宋雯惠牵着张一鸢就走,突然,张一鸢扭头,冲着苏华殷大喊道:“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苏华殷对她微笑,她的笑容温柔而诚挚,“你会有一个你深爱也深爱你的伴侣,陪你走过一生。”

    “……”张了张嘴,张一鸢道,“谢谢。”

    即使知道那人说得都是为了她好,不是真的喜欢她,她们真的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还是……有点失望。

    苏华殷勾了勾唇角,道:“水会带给你好运,不妨去海边走走。”

    张一鸢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十九岁的夏天,张一鸢干了一件疯狂又绝望的事情,幸好,结局没有那么绝望。

    她牢牢握住母亲的手,对未来不再迷茫绝望,她知道,她的亲人深爱着她。

    她不是没有人爱的女孩。

    “这么简单就信了你?”男人抿抿唇,微凉的声音透出几分摸不透的情绪,苏华殷摇了摇头,轻声道:“她不是信我。”

    “她只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而已,”苏华殷随意把那发夹扔到一边,低笑道,“那是她的女儿,在她心中,她女儿自然是最好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我的劝诫,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台阶而已,”苏华殷的声音随风而逝,“年少时,总会有几件疯狂又绝望的事情啊。”

    苏华殷微微感叹道,扭过身,对着男人摆了摆手,道,“再见。”

    “等等!”季松朗抿起了唇,“我叫季松朗。”

    “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到季家来找我。”

    苏华殷扭头,微风撩起她的发丝,她轻轻地把发丝别在耳后,那动作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她似笑非笑道:“报恩吗?”

    “嗯。”

    “不用这么麻烦,”苏华殷眯起眼睛,有些恶劣地笑道,“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就好。”

    季松朗:“……”

    良久,季松朗一本正经道:“我不美。”

    眼尖地看着男人的灵气中飘过粉色的气体,苏华殷心知他是害羞了,如果能看到他的耳根,说不定能看到一抹红色,

    只想一想,苏华殷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是一个有意思的男人。

    她轻轻咳了一声,学着男人一本正经道:“你美。”

    季松朗:“……”

    季松朗怀疑自己幻听了,他一米八的大男人,真的能用‘美’这个字吗?

    沉默了好一会儿,季松朗道:“有事找我。”

    说罢,就想要走。

    “等等,”苏华殷含笑道,“既然美人不肯以身相许,那就折现吧。”

    ……

    啥?

    季松朗怀疑自己幻听了。

    “我说,”看男人没有说话,苏华殷含笑重复,“折现就可以了,不需要那么麻烦。”

    季松朗:“……”

    原来没有听错啊。

    “……”张了张嘴,季松朗半晌道,“我没带现金。”

    “没关系,打到卡上就行,”苏华殷张嘴抱上了一连串的数字,挥了挥手,潇洒地扭头走了。

    季松朗:“……”

    这剧本不对啊!

    不应该是温柔大方地表示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然后潇洒大方离去,做好人不留半点虚名,然后自己就会高看她一眼。

    这不应该才是正常的路线吗?!

    一回神,那女人已经不见了。

    季松朗沉默。

    明明上一刻还要求以身相许,下一秒就要求折现,扭头就直接消失。

    这个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

    季松朗突然有些小委屈。

    沉默了一下,季松朗弯腰将那个粉红色的发夹捡了起来。

    ……等等!

    季松朗身子一僵。

    ……等等!刚刚那女人爆出来的一连串数字是银行卡号吧?

    ……他好像没记住……

    ……

    ……

    这下要怎么办?

    ……而且,他好像还不知道那个女人叫什么。

    苏华殷看着漂亮的小白猫撤退几步,然后趴在床上,小小的头搁在爪子上,整个猫缩成小小的一团,看起来格外让人心怜。

    不喜欢吗……?

    苏华殷看着手里的毛绒玩具,有些失落地把它放到了床头,

    明明在商场里,她一眼就看中了那只毛绒玩具,实在是和家里的甜甜太像了,

    栗姐也说,小猫咪会喜欢毛绒玩具的。

    “甜甜,”苏华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把趴在床上的小猫抱了起来,白色的小猫“喵呜”一声,奋力挣扎起来。

    但是它到底还是太小了,那力道就跟撒娇一样,苏华殷心满意足地揉捏着它爪子上软软的肉垫,语气软软地说道:“真的很抱歉呢……没有买到甜甜喜欢的礼物。”

    “不要闹脾气了好不好?明天我再去选,一定能买到甜甜喜欢的礼物的,”苏华殷抚摸着小白猫背脊上的软毛,像安慰闹脾气的小孩子一般笑道。

    小白猫从她怀里挣扎了几下,爪子不留意间隔着布料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登时整只猫都僵硬住了,缩手缩脚地依偎在苏华殷的怀里,叫道:“……喵呜……喵呜……”

    ——这是一只公猫啊!

    ——有没有点防范意识!

    “好啦,”苏华殷抱起小白猫,用脸颊蹭了蹭它柔软的绒毛,勾着它的下巴笑道,“那也是我认真选的呢,第一次选礼物,结果你还不满意,”

    叹了一口气,漆黑的眸子亮若星辰,乌黑的长发顺着白皙的脖颈柔顺地滑了下来,有一些还扫在小白猫的背脊上,轻飘飘地扫过去,还有来自温热的柔嫩的肌肤的触感,暖洋洋的呼吸扑在它的背脊上……

    “喵呜……!”

    从未跟任何异性有过如此直白简单的接触的季松朗感觉自己整个猫都要烧起来了!

    ——这可是个公猫!

    ——你为什么没有一点点防范意识!

    季松朗用爪子捂着自己的脸,他感觉自己的脸都烧起来了!

    没有注意到小白猫的异状,苏华殷叹了口气,“在商店逛了一天,一眼就相中了这个,结果你还不喜欢,我可是第一次挑礼物啊,果然还是要仔细询问专业人士吧?那甜甜喜欢什么?逗猫棒吗?”

    第一次挑礼物……

    ……吗?

    毛绒绒的、白胖胖的小白猫玩偶,如果是一只猫咪的话,应该会对此很感兴趣吧……?

    季松朗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又看了看那只玩偶的爪子,看起来还真的很像啊,连下面的肉垫……都很像呢……

    逛了一天,也是很用心的吧……?

    小白猫缓慢地、一步三晃地向那只玩偶走去。

    苏华殷疑惑地看着它,就看到小白猫靠在那只玩偶身边,两只小猫出奇地像,小白猫歪着脑袋看着那只玩偶,就好像在研究着什么一样……

    蔚蓝色的眸子清澈明亮,仿佛含着蓝色的水珠一般,歪着头而露出的纯粹的疑惑光芒,伸出自己的爪子小心地扒拉了一下那只玩偶……

    苏华殷一手摁住了自己的心脏,强迫自己咽下那即将冲出口的尖叫声,但是,真的好萌啊——!

    最后,无法忍受的苏华殷一手搂住小白猫,蹭着小白猫软软的皮毛,笑道:“甜甜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

    “喵——呜——!”

    你真的不能有一点防范意识吗?!

    也就是我,还是一个讲究礼仪的绅士,如果是别人……

    小白猫的身子猛地僵硬了。

    ……白天,当我不在这个身体的时候,你也是这么对它的吗?

    季松朗突然觉得,今天不是很开心。

    苏华殷愉悦地搂着自己的小甜心,但是她的小甜心抛弃了她,与玩偶‘愉悦’地玩耍着,苏华殷半是愉快半是哀怨地看了小甜心一眼,扭头开始做正事。

    搜索了几个前几天黑她黑的欢快的大V,一打开,发现他们的微博都换了一个“画风”。

    前几天还在微博似有似无地批判她,言谈之中多次提到天冠对她的“知遇之恩”,现在绝口不提她,有一个“粉丝”还在他的微博下询问关于苏华殷的为人,结果八娱乐回了一句,“从相貌到人品都无可挑剔”。

    那人很显然没有想到会得到这种答案,竟然再也没有回复过,反而是苏华殷的粉丝及时赶到,在这条回复下面刷起了评论。

    前两天还被天冠追着打呢……

    今天就已经成了“从相貌到人品都无可挑剔了”……

    苏华殷有些感叹地说道。

    微微感叹了一下,苏华殷又从微博搜索引擎上重新输入了张庭锐这三个字,回车,查不到用户。

    动作真快。

    苏华殷摸了摸下巴,又想起那个曾经活在原主记忆中的女子,烈焰红唇,火红色的大波浪卷,凛冽又高傲的神情,仿佛全天下都不足以让她入眼,又嚣张又恣意又傲慢,脾气还差,却救了原主一次。

    这样爱恨都鲜明浓烈的人,报复自然来的又快又狠,张庭锐应该很不好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