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82.番外七
    如果看到防盗章,是购买比例不够,向前面多买几张补足比例就成  因为他,她迷失了尊严、骄傲、底线;因为他,她丢掉了任性、自信、嚣张;

    她开始患得患失,她用尽一切来确保他爱她,她开始嫉妒、她再也洒脱不起来、她是真的爱他。

    她就算真的百般不好,对他却从来都是一心一意的。

    这世上,千万人都可以骂她、咒她、厌恶她、轻贱她,只有他不可以。

    舒蓓蓓夺门而出。

    张庭锐惊恐起来,今天真的要是哄不回舒蓓蓓,那他的一生就完了!

    张庭锐的眼睛猛地睁大,他不顾一切地推开苏华殷,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去追舒蓓蓓,苏华殷看着他慌乱的动作,轻轻吐出几个字,“这种形象,你敢出门吗?”

    他不敢。

    苏华殷深深笃定。

    张庭锐猛地僵在那里。

    他回头看向苏华殷,那眼神像是从阴间爬上来的恶-鬼,阴森恶毒,仿佛灌注了世间所有的恶意,正森森地滴出毒液来。

    “苏华殷,你以为,你会好过吗?”张庭锐森森地说着,然后向苏华殷扑了过去!

    “我就是死,也得拖着你陪葬——!!!”

    “啪——!”

    一团常人见不到的淡青色气体从苏华殷的指尖刮到张庭锐脸上,张庭锐重重地跌到地上,扭头竟然吐出一口血来。

    苏华殷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倒在地上的张庭锐,冷冽地声音仿佛一把刀直-插在张庭锐心口,“张主管,我看见了你的未来。”

    “众叛亲离,万人唾弃,世人轻蔑,生不如死。”

    苏华殷那浅浅微笑的侧脸就像一个恶毒的诅咒,随着她的声音,他仿佛真的看到了那一幕——被人轻贱、被人践踏,他曾经玩弄的人统统围在他身上,肆意地玩弄羞辱他。

    ——就像他曾经对她们所做的那般。

    “啊啊啊啊————!!!!”

    张庭锐惨叫出声。

    苏华殷蹲下来,那张精致的可以让任何人心动的容颜上露出浅浅的柔和的笑容,修长白皙的手指挑起张庭锐的下巴,她轻柔道:“好好享受这最后的平静吧,张主管。”

    说完,她站起来,扭头就走。

    将她房间的房卡给一个男人,让他半夜闯进她的屋子,行不轨之事,现在又在她的茶水中下药,企图控制她。

    如果……如果不是自己还有点能力……

    苏华殷的手慢慢的握成拳,

    那么,被人轻贱、被人践踏、被人玩弄、受人控制,生不如死的人就是她了!

    苏华殷冷冷地勾起唇角,

    就凭他做过的这些恶心事,张庭锐死一千遍都不够!

    只是到底可惜了那团“青气”,苏华殷眼眸中略过一丝不舍,如果不是那天偶然救了那个女孩子,她还不舍得用“青气”呢。

    苏华殷走出“红水”,不远处传来女孩子崩溃般的哭叫声,那声音声嘶竭力,仿佛将所有的痛苦和委屈都发泄出来一般。

    紫气穿黑,隐成云星,即将成煞。

    苏华殷走近“红水”旁边的巷子,舒蓓蓓正发疯一般在巷子里哭喊,她跌坐在地上,狼狈地无法形容。

    苏华殷走近了她,居高临下地看着舒蓓蓓,舒蓓蓓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抬起通红的眼睛看向苏华殷,在看清楚苏华殷那张精致完美的面孔时,嫉恨和厌恶在一瞬间充斥着她的眼眸。

    “滚——!”舒蓓蓓嘶哑道,“你他妈想看我笑话?你也配?!老子动动手指就能玩死你!你他妈也配看老子笑话?!”

    被人看到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还是自己瞧不上的人,刹那间,嫉恨和怨恨充斥着她的眼眸,让她的眼睛在一瞬间就烧红了起来。

    舒蓓蓓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高高地抬起手,眼看就要扇过去,苏华殷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扭头就是狠狠地一巴掌。

    “啪——!”

    那一巴掌狠狠地打在舒蓓蓓身上,在那一瞬间直接把她打懵了!

    竟然有人敢打她?!

    “就为了一个男人,”苏华殷牢牢地摁住她的手,把舒蓓蓓抵在墙上,冷冷出声,“堂堂天冠娱乐的大小姐,就低-贱成了一个可怜虫,像一个疯子一样见人就咬,就因为一个渣滓?”

    “你懂什么?!”舒蓓蓓疯狂地扭动着,她的眼睛像是烈火在燃烧,她咆哮道,“你懂什么?!你生来长得好,你怎么知道一张平凡脸的感受?!你懂什么?!”

    “你知道我有多爱他吗?!你知道我为了他付出了多少吗?!你什么都不懂!你什么都不懂——!”

    “我为他做了那么多,他却喜欢上了你,你很得意是不是?!你很得意是不是?!”

    “你什么都不懂——!”

    “我是不懂,”苏华殷冷冷道,“你有钱,你年轻,你有学历,你背后有个疼你宠你的父亲,你可以任意妄为、恣意人生、潇潇洒洒,任人羡慕,”

    “而就因为一个渣滓,你活成了一个可怜虫,”苏华殷的眼眸里没有一点情绪,平静而冷漠,“他有妻有子,他背着你玩弄过无数女星,他从头到尾都是肮-脏而令人唾弃的,他有什么值得你喜欢和留恋?”

    “我爱他——!”舒蓓蓓尖声道。

    “他爱你的财和权。”苏华殷淡淡道。

    舒蓓蓓剧烈的喘息,她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女人,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知道,这个女人说的,是事实。

    苏华殷的手指擦过舒蓓蓓的泪,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语气颇为波澜不惊,“你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女,任意妄为,潇洒恣意,你有这个资本,你年轻、你聪慧、你有钱,你理应过得恣意而张扬,而不是为了一个男人,活生生把自己变成这么一副温柔小意的样子。”

    “你跟他在一起,快乐吗?那么小心翼翼地讨好着,快乐吗?”

    “你曾经张扬肆意,雪肤红唇,冷艳妖冶,活得精彩自信,让人艳羡,那时候追在你身后的男人,有多少?”苏华殷轻轻拍着舒蓓蓓的脸颊,“你再看看你现在,画着所谓的清新淡雅的妆容,笑得小意又温柔,这还是你自己吗?”

    “平凡?不好看?你连自我都不要了,还奢望些别的什么?!”

    “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却非得去做依人的小鸟,”

    “舒蓓蓓,你是女王,历经千山万水,独自熠熠生辉,如果一桩恋情需要靠委曲求全才能继续,那么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呢?”

    “你可以委屈一时,却不可以委屈一世。”

    苏华殷掐着舒蓓蓓的下巴,并没有用力,只是用一双深黑的眸子紧紧地盯着舒蓓蓓的眸子,郑重而简短,“别让自己后悔,我的女孩。”

    舒蓓蓓呜咽一声,只觉得心尖最柔软的部分被人以雷霆之势击中,那姿态冷冽又温柔,让她在刹那间泪流满面,她嘶哑道:“我只是不甘心而已!”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我付出了那么多,我费尽了心思,我一切都依他,我第一次那么认真,为什么却是这样的结局?!

    “有什么可不甘心的?不是他抛弃你,而是你不要他,丢了一个渣滓,你应该高兴啊,”苏华殷轻柔地拭去舒蓓蓓眼角的泪珠,柔声道,“曾经有人告诉我,女孩子的眼泪是她们最宝贵的东西,珍惜她们的人不会让她们流泪,而渣滓不值得女孩子哭泣。”

    “女孩子的眼泪,是最珍贵的,只能流给自己。”

    “告诉我,你的眼泪是为了自己而流,是为了曾经真挚、勇敢、无畏的自己,”苏华殷的语气很轻,低沉的声音如同陈年的美酒,只一声,便让人迷醉其中。

    “我是……为……了……自己……”当磕磕巴巴地说出这一句的时候,舒蓓蓓只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抹杀消解,那种绝望的、痛苦的、挣扎的疮痍都随着那句话而远离自己的身体。

    记忆中,只剩下苏华殷温柔而鼓励的眼眸,就像一束暖光,穿过层层阴雨,终于照-射至心尖。

    黑色散落,紫意成形,**已过,春暖花开。

    眼前的气又清晰了一些,隐隐能看出更细致的花纹和条路,苏华殷轻轻叹气,要恢复前世的水平,还早得很呢。

    舒蓓蓓愣愣地看着向远处走的女子,她捂着自己的脸颊,大声道:“喂!你叫什么?!”

    苏华殷的脚步未停,只是随意挥了挥手,舒蓓蓓大喊道:“你还欠我一个巴掌呢!”

    “你打了我一巴掌,我要还!”

    苏华殷停在巷口,回头看向舒蓓蓓,那个女孩子一手扶墙一手摸着自己的脸颊,高高地昂着头,目光灼灼,像一个不败的战士。

    苏华殷笑了,“我是苏华殷。”

    “我随时等着你来给我一巴掌。”

    舒蓓蓓看着那个女子优雅的背影,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唇角,眼眸中闪过异样的神采,低声道:“……苏华殷?”

    “哼,”舒蓓蓓冷冷哼了一声,“我记住你了。”

    “我迟早……要讨回来……哼……”

    一巴掌,谁敢给她一巴掌?

    那些愤怒失望、那些徐徐善诱、那些温和劝导、那些鼓励关怀,舒蓓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除了这个女人,谁还敢给她一巴掌?

    谁还敢在她晕头转向眼瘸心瞎的时候,狠狠给她一巴掌?

    舒蓓蓓抬头看着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摁下快捷键,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她张了张嘴,欲语泪先流,只听那边慌乱而暴怒的声音,哽咽道:“爸……”

    “你来接我……我在红水……”

    张庭锐……张庭锐……

    舒蓓蓓默默地咀嚼着这三个字,眼眸中骤然闪过狠戾的光芒!

    ——我舒蓓蓓,从来不是一个善良人!

    ——敢轻-贱我,就要付出代价!

    舒蓓蓓靠在墙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我舒蓓蓓确实不怎么样,但是那个女人说得对,我有一个疼我、宠我、把我放在第一位的父亲,

    我想要报仇,比任何人都轻松。

    张-庭-锐!

    刚才那群记者讨论得那么热烈,方寻自然都听见了。

    方寻年纪小,据说刚从警校毕业,此时这一抽一抽的样子倒像一个被抛/弃的小动物一般可怜,苏华殷也说不出什么生硬的话,只能柔和地微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方寻看着她那个笑容,仿佛知道了什么一般,低着头楚楚可怜道:“我知道了……”

    “娱乐圈这么乱,女神退圈才是正确的选择,可是……”

    “可是以后我们就看不到女神了啊——!”

    方寻的声音非常凄凉,他的队长终于是看不下去了,直接把人从窗户里摁了回去,对着苏华殷道:“麻烦了。”

    话音刚落,就像逃难一样开车跑了,方寻在车子里奋力挣扎,希望给他的女神一个晚安吻。

    他的队长十分绝望地喊道:“你别闹了!她都被你吓着了,你是想成为苏姐的拒绝来往户不成?!”

    话音刚落,就看见车子在道路上打了一个危险的S形,队长怒喝道:“怎么开车的?!”

    方寻一脸不敢置信,哆哆嗦嗦道:“郑队,你也是苏姐的粉丝?”

    苏姐这个称呼,只有粉丝才会叫的!

    郑队:“……”

    郑队顿了一会儿,义正辞严道:“胡说八道什么?!明明是小雅喜欢苏姐,我只是被逼无奈的时候陪了她一会!”

    方寻:“……你胡说!你要不是粉丝怎么知道苏姐这个爱称的?!”

    郑队一把抢过方寻手上有着苏华殷签名的笔记本,冷笑道:“你这做叔叔的,想来也不介意给小雅一点礼物。”

    方寻:“……”

    “嗷嗷嗷嗷我介意!!!”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吃过晚饭,苏华殷决定去散步。

    夜色朦胧,微风拂面,带来缕缕清香。

    苏华殷慢慢地走在小花园附近,看着含苞待放的花朵,空气中传来缕缕清香,深深地呼吸,只觉得整个人心情都好了起来。

    “喵……”

    软软的、有气无力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苏华殷望了过去,不由微微皱眉,透明的颜色横穿大地,不留任何遮拦,远处两只麻雀飞过,带来几分别样的色彩。

    “喵……”

    弱弱的、软软的声音。

    苏华殷向那里走去。

    那是一只小猫,大约一个半手掌那么大,缩在花园的一个小角落,极力想要站起来,却没有成功,它一次又一次地倒在地上,压倒了几株鲜嫩的花。

    没有气。

    苏华殷近乎震惊地看着这只小奶猫。

    ——她竟然,看不到它的气!

    心里泛起滔天巨浪,眼眸里不由带出几分惊喜,这世上,竟然有她看不到“灵气”的生物!

    苏华殷缓缓蹲下,看着那只娇小柔软的小生命,不屈不挠地想要站起来,白色的绒毛都被泥土染成灰色,蔚蓝色的眼眸宛若天空,闪烁着骄傲的光芒,熠熠生辉,不由轻声道:“倔强的小家伙……”

    “你愿意跟我回家吗?”

    苏华殷伸出手,放在那只小奶猫跟前,柔软又期待地微笑起来。

    “喵……呜……”

    小奶猫的爪子似乎是想要攻击,但是它太小了,又没有力气,反而让自己在花丛里摔了个跟头,往后倒了几十厘米,所有的绒毛仿佛都要炸了,它弓起背,警惕地看着苏华殷。

    好像要是苏华殷敢上前,它就会直接咬上来。

    苏华殷有些无奈,看来这小家伙是不愿意跟她一起走了。

    猫咪都是警惕又骄傲的生物,一味威逼肯定不是一个好方法。

    “好好好,我走,”苏华殷举起双手,投降道,“我走,我马上走。”

    一边说,苏华殷一边向后退,但是那只小奶猫眼眸中的警惕神色并未有半分减少,不由温声道:“我真得走。”

    这小家伙的警惕心,可真够强的啊。

    不过,这么小的小家伙,就这么警惕,可见是吃过不少亏了吧。

    苏华殷微微闭上眼睛,微风挑起她黑亮的发丝,她的脑海中不由又回想起刚刚见到的小奶猫,柔弱的四肢,小小的身躯,扁扁的肚子……

    等等,扁扁的肚子?

    苏华殷沉思几十秒,微微叹了口气,真是个倔强的小家伙。

    远远地看不见那个女人的身影。

    小小的猫咪才一瞬间放松下来,柔弱的四肢现在根本撑不起它的架势,一放松下来立马扑在地上,一阵风刮过,忍不住蜷缩起来。

    没有进食,绒毛稀疏,根本抵御不了严寒,小奶猫喉咙里发出几声模糊的声音,把自己缩得更紧了一些,这种天气,这种身体,这是让自己来体验死亡的吗?

    忽然,整个身体都悬空起来,小猫睁开自己蔚蓝色的眸子,狠狠地咬在女人的手上,苏华殷挑了挑眉,小奶猫牙都没长几颗,这种气势汹汹的眼神和架势,落在手上就跟温柔的舔舐一般,真是一种强烈的……反差啊。

    苏华殷轻轻地敲了一下小奶猫的头,挑眉道:“别这么不乖。”

    下一秒,小奶猫的四肢落在地上,不是坚硬的地面和偶尔碰触到的花刺,而是柔软的、暖洋洋的绒毛。

    女人给它带来了一个小小的‘屋子’。

    小奶猫看向苏华殷,那蔚蓝色的眸子明亮的像宝石,却暗含警惕,苏华殷挥了挥手,洒脱道:“行了小家伙,我这就走,回见。”

    柔软的、温暖的笑容,在那一瞬间,春暖花开、遍地生辉。

    小猫有些发愣。

    女人大步离开,小猫在这个小小的堆满绒毛的‘屋子’里趴下,温暖柔软的感觉让它四肢都恢复了力气,暖意在身体中遨游。

    只是……更饿了。

    忍不住饥饿的感觉,小猫从温暖的‘屋子’里爬出来,想咬片花瓣吃,就看见正前方有一个小小的碗,乳白色的牛奶散发着甜蜜的香气。

    那个女人……

    小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乖巧地舔起那散发着香气的牛奶。

    还是温热的。

    那个女人,好像是个明星吧……

    似乎经常从海报和电视上看到呢,既然这样,如果她有需要,他可以拉他一把。

    算是今天晚上的报酬吧。

    这么想着,小猫有些发困,温暖的绒毛麻-痹了神经中枢,吃饱的肚子让整个身体都变得懒洋洋起来,它有些困倦了,蔚蓝色的眼眸慢慢合了起来;

    梦中,有一个女人靠近它,小心地抚摸着它柔软的绒毛,温热的手指带来一阵阵暖意,让它不由从喉咙里发出喜欢的声音;

    ……其实那个女人的手指,真的很温暖。

    苏华殷有些心疼地看着怀中娇小的猫咪,软软的肚皮下可以清晰触摸到一根根肋骨,小小的猫咪在她怀里还有些抖,似乎睡不安稳的样子,

    苏华殷拿来一个毯子盖在小猫咪身上,白色的毛毯和小白猫十分相配,小白猫缩进了毯子,把自己缩成一团,像一个小小的球。

    苏华殷本来想给它洗个澡,看着它睡得那么香根本舍不得打扰,轻轻地摸了摸小猫小巧的耳朵,苏华殷轻轻笑了笑。

    来这里两年了,从一个被人欺负的小明星成为影后,完成了原主的愿望,倒突然有几分无所适从起来。

    养养这个小东西也不错啊。

    它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对自己而言最为特殊的生物了。

    苏华殷看着睡得香甜的小猫,心里突然涌上一片柔软。

    下一秒,四个手机同时响了起来,那音乐声莫名地透着一股子凄厉,把苏华殷吓了一跳。

    她摸摸自己的鼻子,讪笑一声,赶忙走到阳台,拿起手机,也没看来电提示,张口道:“栗姐……”

    “苏华殷!!”吼叫般的声音在手机里炸裂,苏华殷赶紧把手机拿的远了一点,林栗气势汹汹地呐喊几乎要掀了房顶。

    “……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你把我当什么了?!你还把我当你的经纪人吗?!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只有我不知道啊!苏华殷,你……!”

    结结实实地发了一顿脾气,林栗顿了一下,道:“真的要退?”

    “真的,”苏华殷认真道,“我想了好久了。”

    “……”林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你退圈是对的,再在天冠待着,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是我没本事,如果我能……”

    “栗姐——!”苏华殷高声打断了林栗,“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经纪人。”

    她说得如此真诚恳切又坦率直白。

    林栗深吸一口气,只感觉眼角有些湿润,却还是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嗤笑一声,“行了小崽子,姐也不跟你扯了,你就算要退圈,也得风风光光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