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73.第七十三章
    如果看到防盗章,是购买比例不够,向前面多买几张补足比例就成  “小鸢,小鸢——!”

    “小鸢你在哪里?!你不要吓妈妈啊——!”

    “小鸢——!”

    一个哽咽的女声渐渐传来,女孩子从苏华殷怀中跳了出来,向小巷前跑去,大喊道:“妈妈!妈妈!”

    “小鸢!小鸢!”

    “妈!”看到女人的那一刹那,女孩子直接扑到了母亲怀里,泪水肆意流淌,“妈妈!妈妈!”

    “小鸢,小鸢!”她的母亲牢牢地抱住她,泪水也在那一刻决堤,“你要吓死妈妈啊?!你要吓死妈妈啊!”

    “你知道我看到那封信的时候多害怕吗?!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想要吓死我吗?!”母亲一边哭一边锤着女孩子,但到底不舍得下力气。

    苏华殷远远地看着,没有打扰两个人,直到两个人的情绪都平静下来,女人才拉着女孩走过来,满怀谢意道:“非常感谢你,这位小姐,如果不是你,我简直不敢相信后面会发生些什么,真的非常感谢你……”

    “没有,”苏华殷微笑,语气软软地说道,“小鸢是个好姑娘。”

    那个母亲脸上还带着泪痕,但是举止非常礼貌周全,一看也是拥有良好教养的,她对苏华殷笑了笑,又深深地向季松朗鞠了一躬。

    “我为我的女儿对你做的一切道歉,非常对不起,这位先生,”一边说,一边扭着女孩,女孩不敢面对季松朗,也学着母亲深深鞠躬,低声道,“对不起。”

    “您所受到的任何伤害,我们都愿意承担责任并且补偿,”那个母亲深吸一口气,道,“我们愿意承担一切。”

    “哦?”季松朗挑了挑眉,“你们想赔些什么?”

    “我们愿意承担您的医疗费、精神损失费等所有费用,您想要什么情提出,我们尽可能地补偿于您,”母亲握了握女儿的手,眼眸里充满了坚定,为了她的女儿,她可以付出一切!

    “母亲……”女孩子喃喃唤道,却被母亲一个眼神吓住。

    她的眼睛里不由又充满了泪水。

    这一次,是悔恨的泪水。

    “精神损失费?”男人动了动脖子,有些嘲讽地念着这几个字,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人,漫不经心道,“给得起吗?”

    “只要你说……”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男人懒懒道:“我姓季。”

    姓季?

    女人的眼睛里闪过迷茫。

    季?!

    那个季?!

    女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惨白。

    她的手指不由发抖,低声道:“季少……”

    张一鸢从未见过一向优雅从容的贵妇人像现在这般低声下气的样子,她的母亲,永远优雅从容,气质高贵,妆容精致,衣着华丽,现在却为了她,这么狼狈,这么难堪,衣服不成样子,脸上也憔悴不堪。

    都是为了她。

    她怎么会认为自己的母亲不爱自己呢?

    这天底下,明明没有人比母亲更爱自己!

    她竟然为了一个男人,去这么狠狠伤害自己的母亲!

    张一鸢直接给了自己一巴掌,响亮的声音在空寂的巷子响起,她咬住下唇,看着那个被她劫持的男人,深深道:“对不起。”

    “你在干什么!”宋雯惠心疼地抚摸女儿的右脸,“疼吗?”

    “这一切都交给妈妈,你不要插手,这是大人的事情!”

    “您的女儿也满十八周岁了吧?”男人漫不经心地说着,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这对母女,似乎是蓄意为难一般,道,“杀人未遂,”

    男人顿了顿,似乎是故意让她们紧张,缓缓道:“你说法院会怎么判呢?”

    会怎么判?

    宋雯惠脸色惨白,就是为了季家,也绝对不会轻判!

    苏华殷忍不住低笑出声,这个男人,还真是……可爱啊。

    训话也这么有意思。

    桃红色气体呈花瓣状,落则无根,漂泊无力,灰黑色气体如针,横穿而过,可见今日命犯桃花,劫难尤重,这也是不小心被那个小姑娘挟持的原因吧?毕竟命犯桃花啊。

    灵气稳固,有条有理,颜色分明,粉红色还占有不少的面积,可见是一个严肃正经又闷骚的男人。

    在场的三个人不由看向苏华殷,季松朗心里有些无力,本来准备好的说词,都在这个笑场中消失殆尽了。

    “你已经十八岁了,在法律上就是成年人,”季松朗淡淡道,“别去做那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刀子也不是你该玩的东西,你玩不起。”

    “多想想你母亲。”

    看着自己的母亲,张一鸢眼睛一酸,低低道:“谢谢你。”

    谢谢你肯原谅我。

    “这位小姐,”宋雯惠深深地松了一口气,避开了男人的眼神,这个男人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烈了,“非常感谢你。”

    宋雯惠把一张名片强硬地塞给了苏华殷,郑重道:“如果您有需要,我们定全力以赴。”

    这已经是非常有诚意的许诺了。

    “等等,”苏华殷把那张名片收了起来,随意地从女孩发丝上将那个粉色发夹拿了下来,宋雯惠和张一鸢疑惑地看着她,苏华殷微微颔首,道:“送给你这东西的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还是离远点好。”

    张一鸢有些茫然地看着苏华殷,宋雯惠到底是经历的多了,豪门世家的底蕴之下,对玄学也多有了解,尤其是她们这种干房地产的,更是对这方面多有涉猎,此时听苏华殷一说,眼神一瞬间就冷厉起来,冷道:“这东西谁给你的?!”

    “……秀秀啊……”张一鸢有些委屈地说道。

    薛甄秀,薛家。

    宋雯惠心里翻江倒海,她就说,她的女儿,虽然有些任性骄纵,脾气火爆,却也绝对不是不分事理为一点事要死要活还拿刀子捅人的人!

    薛家……

    宋雯惠心里恨急,却还是勉强压下自己的火气,看着苏华殷的眼神中也多出几分敬重,“大师,这份大恩,我们张家和宋家磨齿难忘!”

    张一鸢还有些茫然,宋雯惠牵着张一鸢就走,突然,张一鸢扭头,冲着苏华殷大喊道:“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苏华殷对她微笑,她的笑容温柔而诚挚,“你会有一个你深爱也深爱你的伴侣,陪你走过一生。”

    “……”张了张嘴,张一鸢道,“谢谢。”

    即使知道那人说得都是为了她好,不是真的喜欢她,她们真的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还是……有点失望。

    苏华殷勾了勾唇角,道:“水会带给你好运,不妨去海边走走。”

    张一鸢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十九岁的夏天,张一鸢干了一件疯狂又绝望的事情,幸好,结局没有那么绝望。

    她牢牢握住母亲的手,对未来不再迷茫绝望,她知道,她的亲人深爱着她。

    她不是没有人爱的女孩。

    “这么简单就信了你?”男人抿抿唇,微凉的声音透出几分摸不透的情绪,苏华殷摇了摇头,轻声道:“她不是信我。”

    “她只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而已,”苏华殷随意把那发夹扔到一边,低笑道,“那是她的女儿,在她心中,她女儿自然是最好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我的劝诫,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台阶而已,”苏华殷的声音随风而逝,“年少时,总会有几件疯狂又绝望的事情啊。”

    苏华殷微微感叹道,扭过身,对着男人摆了摆手,道,“再见。”

    “等等!”季松朗抿起了唇,“我叫季松朗。”

    “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到季家来找我。”

    苏华殷扭头,微风撩起她的发丝,她轻轻地把发丝别在耳后,那动作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她似笑非笑道:“报恩吗?”

    “嗯。”

    “不用这么麻烦,”苏华殷眯起眼睛,有些恶劣地笑道,“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就好。”

    季松朗:“……”

    良久,季松朗一本正经道:“我不美。”

    眼尖地看着男人的灵气中飘过粉色的气体,苏华殷心知他是害羞了,如果能看到他的耳根,说不定能看到一抹红色,

    只想一想,苏华殷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是一个有意思的男人。

    她轻轻咳了一声,学着男人一本正经道:“你美。”

    季松朗:“……”

    季松朗怀疑自己幻听了,他一米八的大男人,真的能用‘美’这个字吗?

    沉默了好一会儿,季松朗道:“有事找我。”

    说罢,就想要走。

    “等等,”苏华殷含笑道,“既然美人不肯以身相许,那就折现吧。”

    ……

    啥?

    季松朗怀疑自己幻听了。

    “我说,”看男人没有说话,苏华殷含笑重复,“折现就可以了,不需要那么麻烦。”

    季松朗:“……”

    原来没有听错啊。

    “……”张了张嘴,季松朗半晌道,“我没带现金。”

    “没关系,打到卡上就行,”苏华殷张嘴抱上了一连串的数字,挥了挥手,潇洒地扭头走了。

    季松朗:“……”

    这剧本不对啊!

    不应该是温柔大方地表示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然后潇洒大方离去,做好人不留半点虚名,然后自己就会高看她一眼。

    这不应该才是正常的路线吗?!

    一回神,那女人已经不见了。

    季松朗沉默。

    明明上一刻还要求以身相许,下一秒就要求折现,扭头就直接消失。

    这个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

    季松朗突然有些小委屈。

    沉默了一下,季松朗弯腰将那个粉红色的发夹捡了起来。

    ……等等!

    季松朗身子一僵。

    ……等等!刚刚那女人爆出来的一连串数字是银行卡号吧?

    ……他好像没记住……

    ……

    ……

    这下要怎么办?

    ……而且,他好像还不知道那个女人叫什么。

    言下之意就是说自己记错了。

    孙院长没说话,苏华殷也保持沉默,几分钟后,孙院长抬头看她,轻描淡写道:“国影学生手册用了几十年了,也没有改版,早就该改改了。”

    苏华殷:“……??!!!!”

    ……改学生手册?

    ……就因为她一句话?

    苏华殷觉得自己有点懵。

    “既然他们那么仰慕华国文化,国影的学生手册也是华国文化的结晶,不妨多誊写几遍,”孙院长不紧不慢道,“有利于他们对华国文化的积累。”

    苏华殷:“……??!!!”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苏华殷肃然起敬。

    什么叫护短?这就叫护短!

    什么叫阴-人?这才是阴-人!

    想到那些萝国学生将学生手册誊写了很多遍以后,孙院长轻飘飘地说,学生手册改版了,这一次的学生手册是国影集体智慧的结晶,你们仰慕中国文化?先了解了解国影的学生手册吧。

    抄完了旧版抄新版,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苏华殷觉得自己都忍不住给那几位萝国学生点一根蜡烛了。

    “在国影这几天,感觉怎么样?”孙院长放缓了语气,显出几分长辈的和蔼,“还适应吗?”

    “挺好的,”苏华殷回答道,“国影是一个很理想的工作环境,孩子们都很可爱,气氛也是轻松愉悦。”

    “嗯,”孙院长点了点头,眼睛里露出几分自豪和笑意,“学生们对你评价很高啊。”

    “啊?”苏华殷楞了一下,爽朗地笑了笑,“我对他们的评价也很高啊,我们互相欣赏,有利于良好师生关系的建设。”

    孙院长摇头笑了笑,这时候,院长办公室的门响了起来,孙院长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严肃,沉声喊道:“进来!”

    两个中年人同时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人苏华殷认得,这是国影校长,当初就是他亲自跟她谈的,最后才决定录用她,另一个人五官硬朗面色冷淡,一眼望去就容易让人心生畏惧,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

    但是他的灵气,却呈现出脉脉流淌的温红色,像是流动的岩浆所氤氲出的红色液体,在空气中静静流动,宛若红宝石一般的颜色,澄澈,透明,散发着勃勃生机。

    拥有这种灵气的人,本质仍然是个热血青年,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用更温和沉静的方式表达出来,但是本质是不会发生改变的。

    那些红色气体的边角处勾勒着淡淡的金光,在空气中闪着动人的光泽,这份光芒苏华殷十分熟悉,曾经,每当她做了什么利国利民的实事,她的气的边角处就会勾出几分金色,她没办法看到自己的气,却可以明白地看见这些金光。

    最显赫的时候,那些金边连成了线,日-日生辉。

    与此相应的,是她与日俱增的强悍能力。

    这也是那些人越来越容不下她的原因吧。

    明明只是皇室和神殿相互妥协而推出的棋子,虽然被扣上“圣女”的名声,但实际上皇室和神殿并没有让她摸到任何权利的打算,从一个“有名无实”的“圣女”一路走来,苏华殷不知道吃过多少次亏,到后来,她这个棋子在民间的声望已经远远大于皇室和神殿,自然不再被他们容下,她虽然一路走来,但到底,势单力薄了些。

    “苏老师?苏老师……?!”

    有些诧异的男声微微抬高,苏华殷从自己的思绪中走来,歉意地笑了笑,道:“周校长,有什么事吗?”

    “你能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完整地叙述一下吗?”周校长看她回神,礼貌地说道。

    “可以,”苏华殷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腼腆地笑了笑,回忆道,“今天我出现在校园里,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找我要签名,她有些害羞,所以我逗了她几句,然后就有很多可爱的孩子上前……”

    “……”

    “……”

    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完,苏华殷接过周校长递来的矿泉水,抿唇笑了一下,周校长跟那个男人对视一眼,那男人神情有几分凝重,淡淡道:“这次多谢你了,你走吧。”

    苏华殷看他们并不想与自己多说,也就点了点头,礼貌地跟几人告别,扭头就走了出去。

    没几分钟,电话响了起来,林栗从那边大声道:“华殷,你跟天冠那边达成了什么协议啊?今天天冠那边的黑粉全部停止了活动,一些大V还倒戈相向,变着法地说你敬业温和待人礼貌,那形容词我都看不下去了,啧啧啧,起一身鸡皮疙瘩。”

    “从天冠待了那么久,还从没看他们水军这么向着咱们呢!”

    “还有那个新人许心仪,你还没走利索呢那边就开始踩着你上位了,真是为了红连脸都不要了,这下可好,被天冠重重地削了面子,那条微博都给删了,这两天许心仪的黑料爆出来不少,也没见天冠那边有反应,据说,有一些料干脆是天冠自己爆出来的,你说他们打算干什么?”

    林栗颇为大快人心地把八卦说完,顿了一顿,又道:“你没背着我去找天冠谈判什么的吧?我说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可别……”

    “我没有,”苏华殷颇为无奈地开口道,“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

    “我看也不像……”林栗喃喃道,颇为不解道,“那他们那么向着你是怎么回事?”

    苏华殷抬头看向远处的天空,耀眼的红痕划过,带来激烈而绚丽的痕迹,她浅笑道:“或许有人……报恩吧。”

    “什么鬼?”林栗懵了一秒,又道,“总之你别插手……我靠,天冠娱乐明天要召开发布会,这可真是大手笔,我先去联系联系啊,这事晚上再说!”

    话音未落,林栗直接挂了电话,苏华殷都能想象到那头林栗风风火火的样子。

    挂断电话后,手机显示有陌生人的短信,苏华殷打开,不由微微勾起了唇。

    “这下欠我人情了吧?记得来领你那巴掌!”

    隔着屏幕苏华殷仿佛都能感受到那种浓浓的嚣张的味道。

    “最近忙,没时间,大小姐来自取吧。”

    五指翻飞,迅速发完一条短信,苏华殷想想那位大小姐的反应,不由微微勾起了唇,眼眸里闪过一分笑意。

    手机震动了一下。

    舒蓓蓓下意识地拿起手机,眼睛里蹿出几分光亮,后来似乎意识到自己这情绪太过高昂,轻咳一声压抑下去,施施然地拿起手机,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解锁手机,打开那条等待已久的短信。

    看完以后,脸色就沉了下来。

    转念一想,这不是在邀请她去找她吗?

    心情一瞬间就愉悦起来。

    施施然地回道:“想让我去看你,嗯哼?”

    开了一下午的会议,舒蓓蓓本来有些心浮气躁,现在却觉得神清气爽,心情大好地走出办公室,准备去吃晚饭。

    刚出门就撞上了宋礼,舒蓓蓓不由从心里骂了一句晦气。

    宋礼也看到了舒蓓蓓,连忙上前恭维,这大小姐不比以前,脾气大着呢,张庭锐已经被她撵出了公司,现在舒蓓蓓就在以前张庭锐的位置上,可以说是宋礼的顶头上司,不巴结讨好是不行的。

    宋礼也听说了,据说舒蓓蓓与张庭锐分手了,张庭锐以前做的那些事被她知道了,现在可是被一撸到底,直接被撵出了天冠,舒蓓蓓更是放出话去了,张庭锐手脚不干净,出-卖公司商-业-机-密赚取高额利益,如果不怕公司倒了,尽管雇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