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66.第六十六章
    如果看到防盗章,是购买比例不够,向前面多买几张补足比例就成  哦?

    苏华殷挑了挑眉,学着男人的样子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轻轻柔柔道:“张主管,我既然打算出去,就没打算回来。”

    “不吃回头草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一二的。”

    张庭锐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苏华殷,公司培养你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你一红起来就过河拆桥,不大好吧?”

    苏华殷沉默一下,冷笑道:“张主管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也是让我开了眼界。”

    “公司还没计较你擅自妄为给公司带来的损失,你还有什么好闹的?”张庭锐不理会苏华殷的话,只冷笑道,“你可知道你的任意妄为给公司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吗?!”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苏华殷上上下下打量着张庭锐,衷心敬佩道,“大半夜的,让一个男人拿了我的房卡闯入我的房间,公司还真是对我恩重如山啊。”

    “这份恩情我可要不起,要不然张总管自己去感受一下,据说那白小少爷男女通吃,张总管又长了一副好相貌,要不然怎么勾搭上老总的女儿的呢,再勾搭一个想来对张主管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砰——!”

    张庭锐重重地敲在了书桌上,满目怒容,苏华殷这一段含讽带刺的话简直就是在往他心口上扎,多少年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就算这件事是事实,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说!

    “苏!华!殷!”张庭锐眯起眼睛,警告道,“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混下去了。”

    苏华殷没说话,张庭锐以为她怕了,心里这才爽快一点,命令道:“白小公子那里赶紧去给我道个歉,不管你跪着哭着求着还是其他什么,不让白小公子原谅你,你也不用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张庭锐越想越气,一把砸了手中的杯子,白小公子看上了苏华殷,可是他忙前忙后联系的,这事一成他好处少不了,没想到全被苏华殷毁了,他还落了一身-骚!

    白小公子足足昏迷了三天,醒来后也是要疯不疯的样子,医生说是受惊过度!

    受惊过度?苏华殷究竟做了什么才会让白小公子这种霸王性子的人物受惊过度?!

    这两天张庭锐简直是糟心透了,上面对他不满,白氏更是死死地盯着他,他赔着笑脸倒了多少次歉了,就差跪下来叫爸爸了,可是他妈的都没用!

    苏华殷定定地凝视着张庭锐,半晌笑了,气定神闲道:“张主管,最近过得不是很愉快吧?”

    张庭锐的灵气絮乱庞杂,亏心事估计没少干,桃红色一-插-冲天,明显是借势上位,而中间又穿插了大红色的梅花,可见不是借了一个人的势,偏远处有那大红色梅花一样颜色的戒指形状的气体,这是已婚的标志。

    苏华殷冷笑起来。

    “张主管,你说,如果你金主看见了你老婆,会是什么反应呢?”

    “你说,你会不会更不愉快一点?”

    苏华殷的声音轻柔无比,却像惊雷一般在张庭锐耳边炸起,他倏地站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苏华殷,厉声道:“你……你在说什么?!”

    不可能有人知道的!

    张庭锐努力安抚自己,不可能有人知道的!他和那个女人虽然举办了婚礼,但是根本没扯证,更何况那个女人远在偏远地区的小乡村,距首都十万八千里,连蓓蓓都查不到自己曾经有过婚礼的事情,苏华殷怎么可能查得到?!

    这一定是炸他的!

    “你这是诽谤!”张庭锐冷笑道,“苏小姐这是想直接进监-狱坐上两年牢吗?!”

    苏华殷轻蔑地看了一眼张庭锐,慢悠悠地端起自己面前的那杯茶,没有喝的意思,只懒懒道:“那人叫红梅,零一年跟你举办婚礼,没扯证,同年为你生下了一个儿子。”

    晴天霹雳!

    从苏华殷说出“红梅”这两个字来,张庭锐就感觉不妙,待她整句话说完,张庭锐直接就懵了!

    他从未这么慌乱过。

    苏华殷怎么知道的?!苏华殷从哪里知道的?除了苏华殷还有别人知道吗?蓓蓓知道了吗?!如果蓓蓓知道了,他的人生就完了!

    不不不,不能让蓓蓓知道这一切!

    要不然他就完了!

    仿佛是看穿了他的想法,苏华殷笑了起来,气定神闲道:“你说,我们大小姐看见你的小儿子,会作何想法呢?”

    张庭锐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他惊疑不定地看向苏华殷,那一瞬间,他只感觉冷风飕飕地刮来,冷得彻骨。

    他如今的一切都指着蓓蓓,如果蓓蓓知道了这件事……

    张庭锐的脸色登时变得无比灰败,他的手指微微抖动起来,惊惧不安地看着苏华殷。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噗嗤——”苏华殷一声冷笑,一把将手中的茶水尽数泼向张庭锐,顿时将黄绿色的茶水和茶叶尽数泼在张庭锐身上,让他无比狼狈。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苏华殷温和的笑容在那一张堪称完美的面孔上彻底消失,她深黑色的眸子如何利刃一般死死凝视着张庭锐,好像在一刀一刀割着张庭锐的肉,强悍的压迫感在瞬间席卷了张庭锐,让他整个人都颤抖不安。

    苏华殷冷冷地、不含一丝感情地说道:“这才只是个开始。”

    “我会好好报答你的,张总管。”

    语罢,苏华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张庭锐办公室,张庭锐还未从那令人颤抖的感觉中缓过来,他跌坐在椅子上,心脏依然强烈而不安地跳动着,

    他隐隐有一种感觉,他要完了。

    走了几分钟,苏华殷仿佛受到了什么感应一般,停了下来。

    只见半空中漂浮着红色气体,已成燎原之势,如火烧云一般蓬勃而起,带着碾压一切的气魄和冲力。

    苏华殷愣愣地看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摁住了自己的眼睛,不含任何意义地勾起唇角。

    火烧云之形,大厦将倾之态,不出半年,这娱乐圈必定灾祸,整个圈子皆动荡不安。

    时至今日,还真是……退圈保平安啊。

    苏华殷不由得又回想起前一世。

    那光怪陆离、波谲云诡的前一世,她是神殿圣女,天生就拥有看到“灵气”的能力,是非善恶、万事万物都逃不开她的眼睛,这样身负特殊能力还十分年幼的她,是神殿和国王互相妥协而推到前台相互制约的棋子。

    当棋子不再听话的时候,自然不会被“主子”所容。

    不过幸好,她也没有输。

    苏华殷微微勾起唇角,不知道上一辈子的国王和神殿有没有收到她的那份大礼,她的能力,可不仅仅是看见“灵气”啊。

    苏华殷缓缓地睁开眼睛,光滑的地板才一起映入眼帘。

    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年了。

    从不被重视的三四十线刚毕业的小艺人,到如今的影后,已经两年过去了啊,她总算完成了原主的心愿。

    本来想安安静静地走,但是他们偏不让,非得弄出什么血雨腥风来。

    那可真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张庭锐狼狈地跌坐在椅子上,好几分钟后才反应过来,他的身上还有残留的茶渍和茶叶,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慌张,白小公子被吓成那个样子,白家肯定不会放过苏华殷的,苏华殷绝对没有那个能力报复他。

    但是他的心跳依然强烈而慌张,仿佛在提前预警一般。

    “砰——!”

    桌上的东西被张庭锐一扫而光,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张庭锐大口大口地喘息,神情如困兽一般狼狈而狰狞。

    “张总,不好了!”一个女人闯了进来,大喊,“张总!”

    “砰——!”

    一个茶杯砸到女人的脚下,飞起的碎片差点割到她的脸颊,她愣愣地看着眼前狼狈狰狞的张庭锐,仿佛吓坏了一般。

    “滚!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张庭锐失控般大叫,女人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没一会儿,张庭锐的心腹走了进来,他忽视眼前所有的一切,低头沉声道,“张总,楼下突然来了大量记者。”

    “什么?!”张庭锐猛地抬头,惊诧道,“召集保安啊!”

    “……来不及了,”那助理低声道,“苏小姐,已经走出去了。”

    “……”

    张庭锐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他失控般低吼,“苏华殷想要做什么?!她不打算在圈子里混了吗?!她不要前途了吗?!”

    “快去召集保安拦住他们!快!”

    “效率真不错,”苏华殷看着大楼外面那一圈记者,意味不明地笑道。

    不远处,成群结队的保安向这边奔来。

    “苏华殷,请问你是否要退出娱乐圈?”

    “苏华殷,请问是什么让你放弃这如日中天的事业退出娱乐圈的,是真的打算嫁入豪门吗?”

    “苏华殷,请问你是否因为对老东家不满而决定退圈?”

    “苏华殷,天冠娱乐曾说你是这些年他们最看好的新人,定会全力培养,你是否是因为对天冠娱乐曾经冷藏你的行为不满才决定退圈?”

    “苏华殷……”

    “苏华殷……”

    保安们非常及时地赶了过来,正努力护着苏华殷,想要把苏华殷拉入大楼,保安大声维护秩序的声音和记者层出不穷的问题交织在一起,完全不给苏华殷插话的机会。

    突然,天冠娱乐的大楼前响起了警笛声。

    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苏华殷抓住机会,温声道:“没别的什么,”

    “只是,退圈保平安啊。”

    退圈保平安?

    退圈保平安!

    刹那间,所有记者都沸腾起来!

    ……改学生手册?

    ……就因为她一句话?

    苏华殷觉得自己有点懵。

    “既然他们那么仰慕华国文化,国影的学生手册也是华国文化的结晶,不妨多誊写几遍,”孙院长不紧不慢道,“有利于他们对华国文化的积累。”

    苏华殷:“……??!!!”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苏华殷肃然起敬。

    什么叫护短?这就叫护短!

    什么叫阴-人?这才是阴-人!

    想到那些萝国学生将学生手册誊写了很多遍以后,孙院长轻飘飘地说,学生手册改版了,这一次的学生手册是国影集体智慧的结晶,你们仰慕中国文化?先了解了解国影的学生手册吧。

    抄完了旧版抄新版,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苏华殷觉得自己都忍不住给那几位萝国学生点一根蜡烛了。

    “在国影这几天,感觉怎么样?”孙院长放缓了语气,显出几分长辈的和蔼,“还适应吗?”

    “挺好的,”苏华殷回答道,“国影是一个很理想的工作环境,孩子们都很可爱,气氛也是轻松愉悦。”

    “嗯,”孙院长点了点头,眼睛里露出几分自豪和笑意,“学生们对你评价很高啊。”

    “啊?”苏华殷楞了一下,爽朗地笑了笑,“我对他们的评价也很高啊,我们互相欣赏,有利于良好师生关系的建设。”

    孙院长摇头笑了笑,这时候,院长办公室的门响了起来,孙院长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严肃,沉声喊道:“进来!”

    两个中年人同时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人苏华殷认得,这是国影校长,当初就是他亲自跟她谈的,最后才决定录用她,另一个人五官硬朗面色冷淡,一眼望去就容易让人心生畏惧,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

    但是他的灵气,却呈现出脉脉流淌的温红色,像是流动的岩浆所氤氲出的红色液体,在空气中静静流动,宛若红宝石一般的颜色,澄澈,透明,散发着勃勃生机。

    拥有这种灵气的人,本质仍然是个热血青年,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用更温和沉静的方式表达出来,但是本质是不会发生改变的。

    那些红色气体的边角处勾勒着淡淡的金光,在空气中闪着动人的光泽,这份光芒苏华殷十分熟悉,曾经,每当她做了什么利国利民的实事,她的气的边角处就会勾出几分金色,她没办法看到自己的气,却可以明白地看见这些金光。

    最显赫的时候,那些金边连成了线,日-日生辉。

    与此相应的,是她与日俱增的强悍能力。

    这也是那些人越来越容不下她的原因吧。

    明明只是皇室和神殿相互妥协而推出的棋子,虽然被扣上“圣女”的名声,但实际上皇室和神殿并没有让她摸到任何权利的打算,从一个“有名无实”的“圣女”一路走来,苏华殷不知道吃过多少次亏,到后来,她这个棋子在民间的声望已经远远大于皇室和神殿,自然不再被他们容下,她虽然一路走来,但到底,势单力薄了些。

    “苏老师?苏老师……?!”

    有些诧异的男声微微抬高,苏华殷从自己的思绪中走来,歉意地笑了笑,道:“周校长,有什么事吗?”

    “你能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完整地叙述一下吗?”周校长看她回神,礼貌地说道。

    “可以,”苏华殷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腼腆地笑了笑,回忆道,“今天我出现在校园里,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找我要签名,她有些害羞,所以我逗了她几句,然后就有很多可爱的孩子上前……”

    “……”

    “……”

    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完,苏华殷接过周校长递来的矿泉水,抿唇笑了一下,周校长跟那个男人对视一眼,那男人神情有几分凝重,淡淡道:“这次多谢你了,你走吧。”

    苏华殷看他们并不想与自己多说,也就点了点头,礼貌地跟几人告别,扭头就走了出去。

    没几分钟,电话响了起来,林栗从那边大声道:“华殷,你跟天冠那边达成了什么协议啊?今天天冠那边的黑粉全部停止了活动,一些大V还倒戈相向,变着法地说你敬业温和待人礼貌,那形容词我都看不下去了,啧啧啧,起一身鸡皮疙瘩。”

    “从天冠待了那么久,还从没看他们水军这么向着咱们呢!”

    “还有那个新人许心仪,你还没走利索呢那边就开始踩着你上位了,真是为了红连脸都不要了,这下可好,被天冠重重地削了面子,那条微博都给删了,这两天许心仪的黑料爆出来不少,也没见天冠那边有反应,据说,有一些料干脆是天冠自己爆出来的,你说他们打算干什么?”

    林栗颇为大快人心地把八卦说完,顿了一顿,又道:“你没背着我去找天冠谈判什么的吧?我说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可别……”

    “我没有,”苏华殷颇为无奈地开口道,“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

    “我看也不像……”林栗喃喃道,颇为不解道,“那他们那么向着你是怎么回事?”

    苏华殷抬头看向远处的天空,耀眼的红痕划过,带来激烈而绚丽的痕迹,她浅笑道:“或许有人……报恩吧。”

    “什么鬼?”林栗懵了一秒,又道,“总之你别插手……我靠,天冠娱乐明天要召开发布会,这可真是大手笔,我先去联系联系啊,这事晚上再说!”

    话音未落,林栗直接挂了电话,苏华殷都能想象到那头林栗风风火火的样子。

    挂断电话后,手机显示有陌生人的短信,苏华殷打开,不由微微勾起了唇。

    “这下欠我人情了吧?记得来领你那巴掌!”

    隔着屏幕苏华殷仿佛都能感受到那种浓浓的嚣张的味道。

    “最近忙,没时间,大小姐来自取吧。”

    五指翻飞,迅速发完一条短信,苏华殷想想那位大小姐的反应,不由微微勾起了唇,眼眸里闪过一分笑意。

    手机震动了一下。

    舒蓓蓓下意识地拿起手机,眼睛里蹿出几分光亮,后来似乎意识到自己这情绪太过高昂,轻咳一声压抑下去,施施然地拿起手机,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解锁手机,打开那条等待已久的短信。

    看完以后,脸色就沉了下来。

    转念一想,这不是在邀请她去找她吗?

    心情一瞬间就愉悦起来。

    施施然地回道:“想让我去看你,嗯哼?”

    开了一下午的会议,舒蓓蓓本来有些心浮气躁,现在却觉得神清气爽,心情大好地走出办公室,准备去吃晚饭。

    刚出门就撞上了宋礼,舒蓓蓓不由从心里骂了一句晦气。

    宋礼也看到了舒蓓蓓,连忙上前恭维,这大小姐不比以前,脾气大着呢,张庭锐已经被她撵出了公司,现在舒蓓蓓就在以前张庭锐的位置上,可以说是宋礼的顶头上司,不巴结讨好是不行的。

    宋礼也听说了,据说舒蓓蓓与张庭锐分手了,张庭锐以前做的那些事被她知道了,现在可是被一撸到底,直接被撵出了天冠,舒蓓蓓更是放出话去了,张庭锐手脚不干净,出-卖公司商-业-机-密赚取高额利益,如果不怕公司倒了,尽管雇佣他。

    先不说这到底是真是假,倒是出-卖-公-司-机-密这种事向来是为人不齿的,不雇佣这样的员工几乎是业界共识,而张庭锐怎么爬上天冠高层的,大家也心知肚明,现在人家“金主”摆明了要封杀他,没人那么不长眼色会去插-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