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62.第六十二章
    如果看到防盗章,是购买比例不够,向前面多买几张补足比例就成

    前几天天冠还在如火如荼地黑着苏华殷,虽然这是张庭锐下命的,但是现在,天冠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不说,还在似有似无地为苏华殷刷好感度,虽然不好明摆着打自己的脸,但是和天冠有过密切合作的导演大腕等都出来有意无意地夸赞苏华殷。

    如果现在他还不懂,那么他就是个傻子!

    舒蓓蓓是什么人?舒家大小姐,名门千金!

    那能跟她做闺蜜的是什么人?那能被她光明正大护成这个样子的是什么人?

    要不然本身就是这个阶级的,要不然就是凭本事已经要挤进这个阶级!

    不管是哪一种,他都得罪不起!

    想到前两天制定的计划,宋礼心里“咯噔”一下,他可不能为了一个艺人自毁前程!

    心里七上八下的,宋礼也不去拉关系了,扭头就去找宋之颖,他们那个计划,还得从长计议,免得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舒蓓蓓看着宋礼慌慌张张的样子,低头嗤笑一声,就这样的,还算计苏华殷?

    不用苏华殷出手,两三句她就掐了他的狗胆!

    ————————————————————————

    蓝调咖啡厅,包厢:

    苏建国有些局促地看向对面衣着华丽的女子,她带着口罩和墨镜,但依然可以从手镯项链等奢侈品中看出她的不凡。

    苏建国一生没和这么富贵的女子接触过,再加上那女子审视的目光,让他心里不免有些恐慌,忙装作镇定的样子端起咖啡来喝了一口,强压下自己的忐忑。

    那女子好半晌才笑了一下,做出一副亲切和蔼的样子,缓缓道:“听说苏先生家里,遇上了一件不大不小的麻烦,我与苏先生一见如故,对苏先生一家的遭遇深表惋惜。”

    说着,女人惋惜地摇了摇头。

    苏建国有些悻悻然,只觉得这女人的身形和声音都有点熟悉,不由努力回忆起来,那女人见苏建国不为所动,这才继续道:“苏先生的女儿苏华殷小姐可是一线艺人,近几年的代言费就不少了吧?随随便便从指缝中露出来一点,就不止一百万了吧?”

    “父母养育之恩,哪里是金钱可以衡量的呢?要我说,苏小姐这件事,做得也太不地道了,”说着,那女子摇摇头,带着几分批判地说道,“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苏小姐又没成家,这钱不给父母兄弟用,还能给谁呢?”

    这句话简直是说到苏建国心坎里去了!

    前几天被拒绝的火一瞬间就烧了起来,苏建国面上不由带出几分怒色,连声道:“对对对,我们辛辛苦苦养育她这么多年,她就是这么对待我们的?!”

    “唉……”女人叹了一口气,深表同情,“苏小姐这事……唉……”

    “我们国家向来讲究忠孝节义,现在的社会又是孝字当头,父母含辛茹苦把孩子养大,孩子却这般……”她顿了顿,似乎不知道怎么形容,只叹息道,“实在让人心痛啊……”

    苏建国只觉得这个女人一言一字都恰恰好戳到他心底!

    就是!如果没有他,怎么会有苏华殷?苏华殷现在红了翻脸不认人,一百万对她来说算个什么?就一点也不肯给他们!

    这么一想,苏建国的火气烧得更旺了!

    似乎是看出苏建国的怒气和怨恨,那女人的唇角不由勾起,又做出一副哀痛的样子,推了一张卡过来,低低道:“只希望,可以解一解苏先生的燃眉之急。”

    “这怎么好意思呢?!”苏建国连连摆手拒绝,眼睛却一点也离不开那张卡。

    “那里面有三百万,苏先生,就算您不为自己着想,也得想想令公子啊,他前途光明,难道就要毁在这一点小事上?”

    一听说三百万,苏建国眼睛都直了,他急急地摁住了那张卡,又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只是眼神中没有半分为难,片刻,他收起了那张卡,问道:“小姐真是好人啊!”

    “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小姐对我们老苏家有恩,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做到!”

    女子满意地勾起唇角。

    半个小时后,女子离开了咖啡厅,苏建国小心翼翼地护着口袋里的那张卡,脑海中又浮现出当初苏华殷的嚣张,

    “我都退圈了,我怕什么?”

    既然你都退圈了,那舆论就对你没有影响了吧?

    那你就不需要名声了吧?

    那让我来换些钱,也没关系吧?

    更何况,我也没说谎。

    这般想着,苏建国面上不由露出几分喜色,急忙走到最近的银行,打算把卡上的钱分几批存在不同的卡上。

    一部分解决儿子的问题,一部分自己私藏,一部分拿去逗逗妻子。

    苏建国的心情骤然明媚起来。

    ——————————————

    解决完心腹大患,想象着苏华殷永不翻身的场景,宋之颖恨不得大笑三声来表达她的欢喜,苏华殷,苏华殷,再有几天,有你好受的!

    “喂,”宋之颖心情很好地接通了手机来电,宋礼从那边着急大喊,“宋之颖,我不管你现在在做些什么,把对付苏华殷的活动都给我停了!统统停了!”

    “凭什么?!”宋之颖怒道,“宋礼,你什么意思?!”

    “我没空给你解释那么多,你只要知道,你必须把这一切都停了!”

    “放屁宋礼!”宋之颖怒不可遏,“我折腾了这么多天,你让我停了?做你的大白梦!你自己怕了就给我滚一边去!老娘才不怕!”

    “我这次,一定能把苏华殷踩在泥里!”

    “宋之颖!宋之颖!”宋礼怒道,“你还认不认我这个经纪人?!”

    “那也得看你还认不认我这个艺人!”宋之颖怒喝一声,脸色青白交加,怒气冲冲地向前走了两步,直接挂了电话。

    她好不容易才设计到这一步,绝不允许有任何人破坏!

    苏华殷,这一次,她一定让她再不翻身!

    ——————————————

    因为林栗的话,苏华殷吃过晚饭后,终于想起打开自己万年不用一次的微博,想要看看事情的发展状况。

    小白猫眯着眼睛躺在床的一边,非常注意不靠近苏华殷,白白的尾尖翘着,看起来十分高冷可爱,苏华殷总是忍不住想要抱起它,却被它机警地躲过。

    “好好好,”苏华殷举手投降,“我不闹你了还不行吗?对了,我今天给你准备了礼物,小甜甜,你想看看吗?”

    小甜甜:“……”

    “喵呜——!”白色的小猫咪亮了亮自己的爪子,满目威胁,不许再叫那个恶心巴拉的名字!

    但是这副样子,在苏华殷眼里,就是软软的小白猫满眼都是亮晶晶的期待,但是又别扭地不愿意显现出来,举起的爪子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更像是催促。

    “就知道你期待。”苏华殷趁小猫不注意,揉了揉小白猫的脑袋,顺手蹭了一把小白猫的尾巴,那毛绒绒软绵绵的触感让苏华殷满心欢喜,心满意足地下床去找礼物了。

    小白猫:“……”

    “喵呜—喵呜喵呜—!”

    你你你、你都不懂什么叫做矜持吗——!!!

    那里、那里、那里是你能摸的吗——?!!!!

    小白猫猛地从床上跳到了窗台,身上的绒毛几乎都要炸起来,它从窗台上跳来跳去,还伸出自己短短的前爪想要把窗户打开,结果一个不注意直接跌在了窗台上。

    恰逢苏华殷走了进来,看到那娇娇小小的小猫被窗户的把手打了一下,“啪叽”一声就跌在窗台上,有些委屈又有些茫然地叫了一声:“……喵呜——!”

    ……又忘了自己现在是只猫!

    “甜甜!”苏华殷半是宠溺半是无奈地叫道,“那里太危险了。”

    说着,就想要把小白猫抱回来,小白猫敏锐地跳到床上,叫道:“——喵呜!”

    离我远一点!

    “甜甜,你身上好像有点红,刚刚被撞到了吗?”苏华殷颇为担心地问道,这个时候的小猫,虚弱的很,需要人好好照料。

    季松朗:“……”

    “来,”看出小白猫不想接近自己,苏华殷举起自己给小白猫买的礼物,小心翼翼地凑上前,“看我买个你的礼物,喜欢吗?”

    那是一只和小白猫很像的毛绒绒白胖胖的小白猫玩偶。

    季松朗:“……”

    杀了我吧!

    宋礼觉得自己找到答案了。

    分明就是舒蓓蓓给她的闺蜜的助力!

    前几天天冠还在如火如荼地黑着苏华殷,虽然这是张庭锐下命的,但是现在,天冠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不说,还在似有似无地为苏华殷刷好感度,虽然不好明摆着打自己的脸,但是和天冠有过密切合作的导演大腕等都出来有意无意地夸赞苏华殷。

    如果现在他还不懂,那么他就是个傻子!

    舒蓓蓓是什么人?舒家大小姐,名门千金!

    那能跟她做闺蜜的是什么人?那能被她光明正大护成这个样子的是什么人?

    要不然本身就是这个阶级的,要不然就是凭本事已经要挤进这个阶级!

    不管是哪一种,他都得罪不起!

    想到前两天制定的计划,宋礼心里“咯噔”一下,他可不能为了一个艺人自毁前程!

    心里七上八下的,宋礼也不去拉关系了,扭头就去找宋之颖,他们那个计划,还得从长计议,免得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舒蓓蓓看着宋礼慌慌张张的样子,低头嗤笑一声,就这样的,还算计苏华殷?

    不用苏华殷出手,两三句她就掐了他的狗胆!

    ————————————————————————

    蓝调咖啡厅,包厢:

    苏建国有些局促地看向对面衣着华丽的女子,她带着口罩和墨镜,但依然可以从手镯项链等奢侈品中看出她的不凡。

    苏建国一生没和这么富贵的女子接触过,再加上那女子审视的目光,让他心里不免有些恐慌,忙装作镇定的样子端起咖啡来喝了一口,强压下自己的忐忑。

    那女子好半晌才笑了一下,做出一副亲切和蔼的样子,缓缓道:“听说苏先生家里,遇上了一件不大不小的麻烦,我与苏先生一见如故,对苏先生一家的遭遇深表惋惜。”

    说着,女人惋惜地摇了摇头。

    苏建国有些悻悻然,只觉得这女人的身形和声音都有点熟悉,不由努力回忆起来,那女人见苏建国不为所动,这才继续道:“苏先生的女儿苏华殷小姐可是一线艺人,近几年的代言费就不少了吧?随随便便从指缝中露出来一点,就不止一百万了吧?”

    “父母养育之恩,哪里是金钱可以衡量的呢?要我说,苏小姐这件事,做得也太不地道了,”说着,那女子摇摇头,带着几分批判地说道,“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苏小姐又没成家,这钱不给父母兄弟用,还能给谁呢?”

    这句话简直是说到苏建国心坎里去了!

    前几天被拒绝的火一瞬间就烧了起来,苏建国面上不由带出几分怒色,连声道:“对对对,我们辛辛苦苦养育她这么多年,她就是这么对待我们的?!”

    “唉……”女人叹了一口气,深表同情,“苏小姐这事……唉……”

    “我们国家向来讲究忠孝节义,现在的社会又是孝字当头,父母含辛茹苦把孩子养大,孩子却这般……”她顿了顿,似乎不知道怎么形容,只叹息道,“实在让人心痛啊……”

    苏建国只觉得这个女人一言一字都恰恰好戳到他心底!

    就是!如果没有他,怎么会有苏华殷?苏华殷现在红了翻脸不认人,一百万对她来说算个什么?就一点也不肯给他们!

    这么一想,苏建国的火气烧得更旺了!

    似乎是看出苏建国的怒气和怨恨,那女人的唇角不由勾起,又做出一副哀痛的样子,推了一张卡过来,低低道:“只希望,可以解一解苏先生的燃眉之急。”

    “这怎么好意思呢?!”苏建国连连摆手拒绝,眼睛却一点也离不开那张卡。

    “那里面有三百万,苏先生,就算您不为自己着想,也得想想令公子啊,他前途光明,难道就要毁在这一点小事上?”

    一听说三百万,苏建国眼睛都直了,他急急地摁住了那张卡,又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只是眼神中没有半分为难,片刻,他收起了那张卡,问道:“小姐真是好人啊!”

    “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小姐对我们老苏家有恩,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做到!”

    女子满意地勾起唇角。

    半个小时后,女子离开了咖啡厅,苏建国小心翼翼地护着口袋里的那张卡,脑海中又浮现出当初苏华殷的嚣张,

    “我都退圈了,我怕什么?”

    既然你都退圈了,那舆论就对你没有影响了吧?

    那你就不需要名声了吧?

    那让我来换些钱,也没关系吧?

    更何况,我也没说谎。

    这般想着,苏建国面上不由露出几分喜色,急忙走到最近的银行,打算把卡上的钱分几批存在不同的卡上。

    一部分解决儿子的问题,一部分自己私藏,一部分拿去逗逗妻子。

    苏建国的心情骤然明媚起来。

    ——————————————

    解决完心腹大患,想象着苏华殷永不翻身的场景,宋之颖恨不得大笑三声来表达她的欢喜,苏华殷,苏华殷,再有几天,有你好受的!

    “喂,”宋之颖心情很好地接通了手机来电,宋礼从那边着急大喊,“宋之颖,我不管你现在在做些什么,把对付苏华殷的活动都给我停了!统统停了!”

    “凭什么?!”宋之颖怒道,“宋礼,你什么意思?!”

    “我没空给你解释那么多,你只要知道,你必须把这一切都停了!”

    “放屁宋礼!”宋之颖怒不可遏,“我折腾了这么多天,你让我停了?做你的大白梦!你自己怕了就给我滚一边去!老娘才不怕!”

    “我这次,一定能把苏华殷踩在泥里!”

    “宋之颖!宋之颖!”宋礼怒道,“你还认不认我这个经纪人?!”

    “那也得看你还认不认我这个艺人!”宋之颖怒喝一声,脸色青白交加,怒气冲冲地向前走了两步,直接挂了电话。

    她好不容易才设计到这一步,绝不允许有任何人破坏!

    苏华殷,这一次,她一定让她再不翻身!

    ——————————————

    因为林栗的话,苏华殷吃过晚饭后,终于想起打开自己万年不用一次的微博,想要看看事情的发展状况。

    小白猫眯着眼睛躺在床的一边,非常注意不靠近苏华殷,白白的尾尖翘着,看起来十分高冷可爱,苏华殷总是忍不住想要抱起它,却被它机警地躲过。

    “好好好,”苏华殷举手投降,“我不闹你了还不行吗?对了,我今天给你准备了礼物,小甜甜,你想看看吗?”

    小甜甜:“……”

    “喵呜——!”白色的小猫咪亮了亮自己的爪子,满目威胁,不许再叫那个恶心巴拉的名字!

    但是这副样子,在苏华殷眼里,就是软软的小白猫满眼都是亮晶晶的期待,但是又别扭地不愿意显现出来,举起的爪子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更像是催促。

    “就知道你期待。”苏华殷趁小猫不注意,揉了揉小白猫的脑袋,顺手蹭了一把小白猫的尾巴,那毛绒绒软绵绵的触感让苏华殷满心欢喜,心满意足地下床去找礼物了。

    小白猫:“……”

    “喵呜—喵呜喵呜—!”

    你你你、你都不懂什么叫做矜持吗——!!!

    那里、那里、那里是你能摸的吗——?!!!!

    小白猫猛地从床上跳到了窗台,身上的绒毛几乎都要炸起来,它从窗台上跳来跳去,还伸出自己短短的前爪想要把窗户打开,结果一个不注意直接跌在了窗台上。

    恰逢苏华殷走了进来,看到那娇娇小小的小猫被窗户的把手打了一下,“啪叽”一声就跌在窗台上,有些委屈又有些茫然地叫了一声:“……喵呜——!”

    ……又忘了自己现在是只猫!

    “甜甜!”苏华殷半是宠溺半是无奈地叫道,“那里太危险了。”

    说着,就想要把小白猫抱回来,小白猫敏锐地跳到床上,叫道:“——喵呜!”

    离我远一点!

    “甜甜,你身上好像有点红,刚刚被撞到了吗?”苏华殷颇为担心地问道,这个时候的小猫,虚弱的很,需要人好好照料。

    季松朗:“……”

    “来,”看出小白猫不想接近自己,苏华殷举起自己给小白猫买的礼物,小心翼翼地凑上前,“看我买个你的礼物,喜欢吗?”

    那是一只和小白猫很像的毛绒绒白胖胖的小白猫玩偶。

    季松朗:“……”

    杀了我吧!

    苏华殷远远地看着,没有打扰两个人,直到两个人的情绪都平静下来,女人才拉着女孩走过来,满怀谢意道:“非常感谢你,这位小姐,如果不是你,我简直不敢相信后面会发生些什么,真的非常感谢你……”

    “没有,”苏华殷微笑,语气软软地说道,“小鸢是个好姑娘。”

    那个母亲脸上还带着泪痕,但是举止非常礼貌周全,一看也是拥有良好教养的,她对苏华殷笑了笑,又深深地向季松朗鞠了一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