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53.第五十三章
    如果看到防盗章,是购买比例不够,向前面多买几张补足比例就成  “小鸢,小鸢!”她的母亲牢牢地抱住她,泪水也在那一刻决堤,“你要吓死妈妈啊?!你要吓死妈妈啊!”

    “你知道我看到那封信的时候多害怕吗?!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想要吓死我吗?!”母亲一边哭一边锤着女孩子,但到底不舍得下力气。

    苏华殷远远地看着,没有打扰两个人,直到两个人的情绪都平静下来,女人才拉着女孩走过来,满怀谢意道:“非常感谢你,这位小姐,如果不是你,我简直不敢相信后面会发生些什么,真的非常感谢你……”

    “没有,”苏华殷微笑,语气软软地说道,“小鸢是个好姑娘。”

    那个母亲脸上还带着泪痕,但是举止非常礼貌周全,一看也是拥有良好教养的,她对苏华殷笑了笑,又深深地向季松朗鞠了一躬。

    “我为我的女儿对你做的一切道歉,非常对不起,这位先生,”一边说,一边扭着女孩,女孩不敢面对季松朗,也学着母亲深深鞠躬,低声道,“对不起。”

    “您所受到的任何伤害,我们都愿意承担责任并且补偿,”那个母亲深吸一口气,道,“我们愿意承担一切。”

    “哦?”季松朗挑了挑眉,“你们想赔些什么?”

    “我们愿意承担您的医疗费、精神损失费等所有费用,您想要什么情提出,我们尽可能地补偿于您,”母亲握了握女儿的手,眼眸里充满了坚定,为了她的女儿,她可以付出一切!

    “母亲……”女孩子喃喃唤道,却被母亲一个眼神吓住。

    她的眼睛里不由又充满了泪水。

    这一次,是悔恨的泪水。

    “精神损失费?”男人动了动脖子,有些嘲讽地念着这几个字,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人,漫不经心道,“给得起吗?”

    “只要你说……”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男人懒懒道:“我姓季。”

    姓季?

    女人的眼睛里闪过迷茫。

    季?!

    那个季?!

    女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惨白。

    她的手指不由发抖,低声道:“季少……”

    张一鸢从未见过一向优雅从容的贵妇人像现在这般低声下气的样子,她的母亲,永远优雅从容,气质高贵,妆容精致,衣着华丽,现在却为了她,这么狼狈,这么难堪,衣服不成样子,脸上也憔悴不堪。

    都是为了她。

    她怎么会认为自己的母亲不爱自己呢?

    这天底下,明明没有人比母亲更爱自己!

    她竟然为了一个男人,去这么狠狠伤害自己的母亲!

    张一鸢直接给了自己一巴掌,响亮的声音在空寂的巷子响起,她咬住下唇,看着那个被她劫持的男人,深深道:“对不起。”

    “你在干什么!”宋雯惠心疼地抚摸女儿的右脸,“疼吗?”

    “这一切都交给妈妈,你不要插手,这是大人的事情!”

    “您的女儿也满十八周岁了吧?”男人漫不经心地说着,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这对母女,似乎是蓄意为难一般,道,“杀人未遂,”

    男人顿了顿,似乎是故意让她们紧张,缓缓道:“你说法院会怎么判呢?”

    会怎么判?

    宋雯惠脸色惨白,就是为了季家,也绝对不会轻判!

    苏华殷忍不住低笑出声,这个男人,还真是……可爱啊。

    训话也这么有意思。

    桃红色气体呈花瓣状,落则无根,漂泊无力,灰黑色气体如针,横穿而过,可见今日命犯桃花,劫难尤重,这也是不小心被那个小姑娘挟持的原因吧?毕竟命犯桃花啊。

    灵气稳固,有条有理,颜色分明,粉红色还占有不少的面积,可见是一个严肃正经又闷骚的男人。

    在场的三个人不由看向苏华殷,季松朗心里有些无力,本来准备好的说词,都在这个笑场中消失殆尽了。

    “你已经十八岁了,在法律上就是成年人,”季松朗淡淡道,“别去做那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刀子也不是你该玩的东西,你玩不起。”

    “多想想你母亲。”

    看着自己的母亲,张一鸢眼睛一酸,低低道:“谢谢你。”

    谢谢你肯原谅我。

    “这位小姐,”宋雯惠深深地松了一口气,避开了男人的眼神,这个男人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烈了,“非常感谢你。”

    宋雯惠把一张名片强硬地塞给了苏华殷,郑重道:“如果您有需要,我们定全力以赴。”

    这已经是非常有诚意的许诺了。

    “等等,”苏华殷把那张名片收了起来,随意地从女孩发丝上将那个粉色发夹拿了下来,宋雯惠和张一鸢疑惑地看着她,苏华殷微微颔首,道:“送给你这东西的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还是离远点好。”

    张一鸢有些茫然地看着苏华殷,宋雯惠到底是经历的多了,豪门世家的底蕴之下,对玄学也多有了解,尤其是她们这种干房地产的,更是对这方面多有涉猎,此时听苏华殷一说,眼神一瞬间就冷厉起来,冷道:“这东西谁给你的?!”

    “……秀秀啊……”张一鸢有些委屈地说道。

    薛甄秀,薛家。

    宋雯惠心里翻江倒海,她就说,她的女儿,虽然有些任性骄纵,脾气火爆,却也绝对不是不分事理为一点事要死要活还拿刀子捅人的人!

    薛家……

    宋雯惠心里恨急,却还是勉强压下自己的火气,看着苏华殷的眼神中也多出几分敬重,“大师,这份大恩,我们张家和宋家磨齿难忘!”

    张一鸢还有些茫然,宋雯惠牵着张一鸢就走,突然,张一鸢扭头,冲着苏华殷大喊道:“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苏华殷对她微笑,她的笑容温柔而诚挚,“你会有一个你深爱也深爱你的伴侣,陪你走过一生。”

    “……”张了张嘴,张一鸢道,“谢谢。”

    即使知道那人说得都是为了她好,不是真的喜欢她,她们真的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还是……有点失望。

    苏华殷勾了勾唇角,道:“水会带给你好运,不妨去海边走走。”

    张一鸢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十九岁的夏天,张一鸢干了一件疯狂又绝望的事情,幸好,结局没有那么绝望。

    她牢牢握住母亲的手,对未来不再迷茫绝望,她知道,她的亲人深爱着她。

    她不是没有人爱的女孩。

    “这么简单就信了你?”男人抿抿唇,微凉的声音透出几分摸不透的情绪,苏华殷摇了摇头,轻声道:“她不是信我。”

    “她只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而已,”苏华殷随意把那发夹扔到一边,低笑道,“那是她的女儿,在她心中,她女儿自然是最好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我的劝诫,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台阶而已,”苏华殷的声音随风而逝,“年少时,总会有几件疯狂又绝望的事情啊。”

    苏华殷微微感叹道,扭过身,对着男人摆了摆手,道,“再见。”

    “等等!”季松朗抿起了唇,“我叫季松朗。”

    “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到季家来找我。”

    苏华殷扭头,微风撩起她的发丝,她轻轻地把发丝别在耳后,那动作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她似笑非笑道:“报恩吗?”

    “嗯。”

    “不用这么麻烦,”苏华殷眯起眼睛,有些恶劣地笑道,“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就好。”

    季松朗:“……”

    良久,季松朗一本正经道:“我不美。”

    眼尖地看着男人的灵气中飘过粉色的气体,苏华殷心知他是害羞了,如果能看到他的耳根,说不定能看到一抹红色,

    只想一想,苏华殷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是一个有意思的男人。

    她轻轻咳了一声,学着男人一本正经道:“你美。”

    季松朗:“……”

    季松朗怀疑自己幻听了,他一米八的大男人,真的能用‘美’这个字吗?

    沉默了好一会儿,季松朗道:“有事找我。”

    说罢,就想要走。

    “等等,”苏华殷含笑道,“既然美人不肯以身相许,那就折现吧。”

    ……

    啥?

    季松朗怀疑自己幻听了。

    “我说,”看男人没有说话,苏华殷含笑重复,“折现就可以了,不需要那么麻烦。”

    季松朗:“……”

    原来没有听错啊。

    “……”张了张嘴,季松朗半晌道,“我没带现金。”

    “没关系,打到卡上就行,”苏华殷张嘴抱上了一连串的数字,挥了挥手,潇洒地扭头走了。

    季松朗:“……”

    这剧本不对啊!

    不应该是温柔大方地表示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然后潇洒大方离去,做好人不留半点虚名,然后自己就会高看她一眼。

    这不应该才是正常的路线吗?!

    一回神,那女人已经不见了。

    季松朗沉默。

    明明上一刻还要求以身相许,下一秒就要求折现,扭头就直接消失。

    这个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

    季松朗突然有些小委屈。

    沉默了一下,季松朗弯腰将那个粉红色的发夹捡了起来。

    ……等等!

    季松朗身子一僵。

    ……等等!刚刚那女人爆出来的一连串数字是□□号吧?

    ……他好像没记住……

    ……

    ……

    这下要怎么办?

    ……而且,他好像还不知道那个女人叫什么。

    除此之外,为人相当冷漠大牌的徐梁也给了苏华殷一个十分高的评价,他说:“有了苏华殷,才有了《凤还》,这个剧本我压了三年,终于在今年拍出来了。”

    “没有什么比找到一个合适的演员更让一个导演、一个编剧更兴奋的事情了。”

    在《凤还》之前,苏华殷通过《燕宫传》里的贵妃杨氏、《梦幻一生》里的紫莹仙子等几部电视剧的角色有了一定的知名度,《燕宫传》也算是让苏华殷红了一把,而《凤还》确实将她推到了一个高峰,不论是名气上还是地位上。

    金瓶奖影后啊,有些小花一辈子都拿不到的奖杯和荣誉啊!

    就在大家都认为苏华殷前途不可限量,日后绝对又是一个巨星的时候,她竟然要退!圈!了!

    What?!!!

    这么大好前途不要,竟然要退圈了?!

    苏华殷现在是正当红的时候,邀约不断话题度又高,天冠娱乐在圈子里也是数得着的娱乐公司,正式如日中天的时候,竟然要退圈了?!

    退圈也就退圈吧,不是没有女星在最当红的时候隐退嫁入豪门,不提日后她们的结局是什么,但是现在她们嫁了,一开始几乎所有记者都认为苏华殷这是要嫁入豪门了。

    大多数豪门是不能接受这么一个“戏子”媳妇的,那么这些女星就只能退圈了。

    但是!

    苏华殷现在明明白白地说,她退圈不是为了什么嫁入豪门,而是为了保平安!

    保!平!安!

    是什么让一个正当红的影后放弃自己如日中天的事业甘心退圈只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呢?!

    是什么样的威胁让这位正当红的影后不得不退出娱乐圈呢?!

    一时间,在场所有的记者都沸腾了,黑-社-会、潜-规-则、强-取-豪-夺、豪-门-逼-迫、杀-人-灭-口等等猜测在他们脑海里五花八门地炸裂开,以后一周的头条都有了!

    记者们一点也不介意,如果是真的威胁,苏华殷怎么敢说出来,她不要命了吗?

    当然,也许正是要命,苏华殷才要说出来,起码在所有人的关注下,她还得安安全全地活着。

    但是,记者们一点也不在乎这些,他们只在乎新闻价值,只在乎如何吸人眼球,只在乎明天的头条是什么!

    而现在,一条可以连登一周头条的新闻摆在他们面前,他们怎么能不兴奋?!怎么能不暴-动?!

    他们都要兴奋死了!

    在短暂的沉默以后,几乎所有的记者都暴-动-了!

    天冠娱乐的保安们根本拦不住这些陷入暴-动红了眼睛不要命的记者们!

    灯光不停地闪烁着,到处都是拍照的声音,几乎所有的记者都在声嘶力竭地喊着自己的问题,他们目光灼灼,他们根本不需要答案!

    “苏华殷,请问你是受到了什么样的人身威-胁才不得不退圈保平安?!”

    “苏华殷,你是因为取得金瓶奖影后而挡了别人的路所以被警告了吗?!”

    “苏华殷,你要退圈是因为天冠娱乐放弃你了吗?!”

    “苏华殷,你是否遭遇了潜-规-则?!”

    “苏华殷,你是不是因为抗拒潜-规-则所以被人身威-胁了呢?!”

    “苏华殷,你是不是……”

    “苏华殷,你……”

    “苏华殷,……”

    整个场面十分混乱,保安们极尽所能护住苏华殷,又因为接受到了上面的命令,知道不能让苏华殷说话,而有意打断苏华殷即将说出的话。

    “退后……退后……保持秩序啊!”

    “退后……!苏华殷没有打算退圈!”

    “退后……!!!苏小姐只是开个玩笑!”

    一时间,保安试图维持秩序并试图洗白,但是这时候的记者们已经完全不在乎他们所说的是什么了!

    天冠娱乐大楼前十分混乱,张庭锐从上方看到下面那种混乱的场景,太阳穴一抽一抽地疼,他忍不住对助理大喊:“还不赶紧去报警!”

    他虽然不知道苏华殷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看着这些记者暴-动的样子也知道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话!

    张庭锐一边说着一边想要冲出去,但是在走出办公室的那一瞬间,他又走了回来,脸色极其难看地看着自己身上这狼狈的茶渍。

    那一刻,他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让他根本无法现身,这才是苏华殷泼他一杯茶水的用意。

    苏华殷……苏华殷……

    张庭锐近乎咬牙切齿地咀嚼着这个名字,他的牙齿都在抖动,似乎想要不顾一切扑上前把敌人咬死!

    苏华殷……

    在仇恨的同时,张庭锐又感觉到一种彻骨的寒意,他没有想到,苏华殷竟然真的这么不顾一切!

    她都已经是影后了,以后大好前途一片璀璨光芒,她舍得放弃吗?她怎么舍得放弃?!好不容易走上这人上人的位置,她怎么舍得放弃呢?!

    张庭锐赌得就是这一点,他赌苏华殷再气愤再恼怒再绝望再痛苦再仇恨也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为了前途为了地位,她就只能忍下去。

    可是现在,苏华殷的举动明明确确地告诉他——什么狗屁前途,见鬼去吧,老子就要弄死你!

    张庭锐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悸,又想到赵红梅和那个孩子,他的心底里便涌上来一些惊慌和悔意,他当初,为什么要在苏华殷这事上插/一脚?!

    上面张庭锐难受得很,下面这群保安也是难受得厉害,这群记者打不得骂不得,行动之间不自觉就带了几分瑟缩,但是这群记者可没有顾忌啊!

    他们巴不得受点“工伤”呢,明天又是一条新闻!

    直到警笛声长鸣,这些保安和上面的张庭锐等人才松了口气,在警/察的协助下,记者们陆续退场,不是他们给警/察和天冠面子,而是今天的新闻已经拿到手了,现在需要赶紧回去写一篇震撼心灵引起轰动的稿子!

    看到警/察们帮着把这些记者送走,张庭锐的助理兼心腹田栋才走到苏华殷面前,压低声音微笑道:“苏姐,有什么事不能跟公司商量呢?闹成这样,对你我都没什么好处,还不如老老实实地……”

    田栋的话还没说完,苏华殷就叫道:“警/官!”

    田栋登时愣住了,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苏华殷冷笑着指着田栋道:“警/官,这人威-胁我人身安全,我需要帮助。”

    警-察察觉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田栋连忙解释道:“警-官先生,我没……”

    “行了,”警-察毫不犹豫道,“人一女孩子还没说什么呢,你一大男人先嚷嚷起来,也不嫌丢人!”

    田栋:“……”

    扭头看向苏华殷,小警-察笑得温柔极了,“苏姐,你放心,我们送你回去,不会让你受到一点威-胁的!”

    苏华殷正想说声谢谢,就看小警-察从身后捉了只笔出来,眼睛闪亮亮的,道:“苏姐,能给我签个名吗?”

    田栋:“……”

    擦,说好的秉-公-执-法呢?公家队伍中也出现了个-人-崇-拜,可耻不可耻?!可耻不可耻!

    前几天天冠还在如火如荼地黑着苏华殷,虽然这是张庭锐下命的,但是现在,天冠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不说,还在似有似无地为苏华殷刷好感度,虽然不好明摆着打自己的脸,但是和天冠有过密切合作的导演大腕等都出来有意无意地夸赞苏华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