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44.那四十四章
    如果看到防盗章,是购买比例不够,向前面多买几张补足比例就成  她开始患得患失,她用尽一切来确保他爱她,她开始嫉妒、她再也洒脱不起来、她是真的爱他。

    她就算真的百般不好,对他却从来都是一心一意的。

    这世上,千万人都可以骂她、咒她、厌恶她、轻贱她,只有他不可以。

    舒蓓蓓夺门而出。

    张庭锐惊恐起来,今天真的要是哄不回舒蓓蓓,那他的一生就完了!

    张庭锐的眼睛猛地睁大,他不顾一切地推开苏华殷,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去追舒蓓蓓,苏华殷看着他慌乱的动作,轻轻吐出几个字,“这种形象,你敢出门吗?”

    他不敢。

    苏华殷深深笃定。

    张庭锐猛地僵在那里。

    他回头看向苏华殷,那眼神像是从阴间爬上来的恶-鬼,阴森恶毒,仿佛灌注了世间所有的恶意,正森森地滴出毒液来。

    “苏华殷,你以为,你会好过吗?”张庭锐森森地说着,然后向苏华殷扑了过去!

    “我就是死,也得拖着你陪葬——!!!”

    “啪——!”

    一团常人见不到的淡青色气体从苏华殷的指尖刮到张庭锐脸上,张庭锐重重地跌到地上,扭头竟然吐出一口血来。

    苏华殷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倒在地上的张庭锐,冷冽地声音仿佛一把刀直-插在张庭锐心口,“张主管,我看见了你的未来。”

    “众叛亲离,万人唾弃,世人轻蔑,生不如死。”

    苏华殷那浅浅微笑的侧脸就像一个恶毒的诅咒,随着她的声音,他仿佛真的看到了那一幕——被人轻贱、被人践踏,他曾经玩弄的人统统围在他身上,肆意地玩弄羞辱他。

    ——就像他曾经对她们所做的那般。

    “啊啊啊啊————!!!!”

    张庭锐惨叫出声。

    苏华殷蹲下来,那张精致的可以让任何人心动的容颜上露出浅浅的柔和的笑容,修长白皙的手指挑起张庭锐的下巴,她轻柔道:“好好享受这最后的平静吧,张主管。”

    说完,她站起来,扭头就走。

    将她房间的房卡给一个男人,让他半夜闯进她的屋子,行不轨之事,现在又在她的茶水中下药,企图控制她。

    如果……如果不是自己还有点能力……

    苏华殷的手慢慢的握成拳,

    那么,被人轻贱、被人践踏、被人玩弄、受人控制,生不如死的人就是她了!

    苏华殷冷冷地勾起唇角,

    就凭他做过的这些恶心事,张庭锐死一千遍都不够!

    只是到底可惜了那团“青气”,苏华殷眼眸中略过一丝不舍,如果不是那天偶然救了那个女孩子,她还不舍得用“青气”呢。

    苏华殷走出“红水”,不远处传来女孩子崩溃般的哭叫声,那声音声嘶竭力,仿佛将所有的痛苦和委屈都发泄出来一般。

    紫气穿黑,隐成云星,即将成煞。

    苏华殷走近“红水”旁边的巷子,舒蓓蓓正发疯一般在巷子里哭喊,她跌坐在地上,狼狈地无法形容。

    苏华殷走近了她,居高临下地看着舒蓓蓓,舒蓓蓓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抬起通红的眼睛看向苏华殷,在看清楚苏华殷那张精致完美的面孔时,嫉恨和厌恶在一瞬间充斥着她的眼眸。

    “滚——!”舒蓓蓓嘶哑道,“你他妈想看我笑话?你也配?!老子动动手指就能玩死你!你他妈也配看老子笑话?!”

    被人看到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还是自己瞧不上的人,刹那间,嫉恨和怨恨充斥着她的眼眸,让她的眼睛在一瞬间就烧红了起来。

    舒蓓蓓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高高地抬起手,眼看就要扇过去,苏华殷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扭头就是狠狠地一巴掌。

    “啪——!”

    那一巴掌狠狠地打在舒蓓蓓身上,在那一瞬间直接把她打懵了!

    竟然有人敢打她?!

    “就为了一个男人,”苏华殷牢牢地摁住她的手,把舒蓓蓓抵在墙上,冷冷出声,“堂堂天冠娱乐的大小姐,就低-贱成了一个可怜虫,像一个疯子一样见人就咬,就因为一个渣滓?”

    “你懂什么?!”舒蓓蓓疯狂地扭动着,她的眼睛像是烈火在燃烧,她咆哮道,“你懂什么?!你生来长得好,你怎么知道一张平凡脸的感受?!你懂什么?!”

    “你知道我有多爱他吗?!你知道我为了他付出了多少吗?!你什么都不懂!你什么都不懂——!”

    “我为他做了那么多,他却喜欢上了你,你很得意是不是?!你很得意是不是?!”

    “你什么都不懂——!”

    “我是不懂,”苏华殷冷冷道,“你有钱,你年轻,你有学历,你背后有个疼你宠你的父亲,你可以任意妄为、恣意人生、潇潇洒洒,任人羡慕,”

    “而就因为一个渣滓,你活成了一个可怜虫,”苏华殷的眼眸里没有一点情绪,平静而冷漠,“他有妻有子,他背着你玩弄过无数女星,他从头到尾都是肮-脏而令人唾弃的,他有什么值得你喜欢和留恋?”

    “我爱他——!”舒蓓蓓尖声道。

    “他爱你的财和权。”苏华殷淡淡道。

    舒蓓蓓剧烈的喘息,她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女人,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知道,这个女人说的,是事实。

    苏华殷的手指擦过舒蓓蓓的泪,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语气颇为波澜不惊,“你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女,任意妄为,潇洒恣意,你有这个资本,你年轻、你聪慧、你有钱,你理应过得恣意而张扬,而不是为了一个男人,活生生把自己变成这么一副温柔小意的样子。”

    “你跟他在一起,快乐吗?那么小心翼翼地讨好着,快乐吗?”

    “你曾经张扬肆意,雪肤红唇,冷艳妖冶,活得精彩自信,让人艳羡,那时候追在你身后的男人,有多少?”苏华殷轻轻拍着舒蓓蓓的脸颊,“你再看看你现在,画着所谓的清新淡雅的妆容,笑得小意又温柔,这还是你自己吗?”

    “平凡?不好看?你连自我都不要了,还奢望些别的什么?!”

    “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却非得去做依人的小鸟,”

    “舒蓓蓓,你是女王,历经千山万水,独自熠熠生辉,如果一桩恋情需要靠委曲求全才能继续,那么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呢?”

    “你可以委屈一时,却不可以委屈一世。”

    苏华殷掐着舒蓓蓓的下巴,并没有用力,只是用一双深黑的眸子紧紧地盯着舒蓓蓓的眸子,郑重而简短,“别让自己后悔,我的女孩。”

    舒蓓蓓呜咽一声,只觉得心尖最柔软的部分被人以雷霆之势击中,那姿态冷冽又温柔,让她在刹那间泪流满面,她嘶哑道:“我只是不甘心而已!”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我付出了那么多,我费尽了心思,我一切都依他,我第一次那么认真,为什么却是这样的结局?!

    “有什么可不甘心的?不是他抛弃你,而是你不要他,丢了一个渣滓,你应该高兴啊,”苏华殷轻柔地拭去舒蓓蓓眼角的泪珠,柔声道,“曾经有人告诉我,女孩子的眼泪是她们最宝贵的东西,珍惜她们的人不会让她们流泪,而渣滓不值得女孩子哭泣。”

    “女孩子的眼泪,是最珍贵的,只能流给自己。”

    “告诉我,你的眼泪是为了自己而流,是为了曾经真挚、勇敢、无畏的自己,”苏华殷的语气很轻,低沉的声音如同陈年的美酒,只一声,便让人迷醉其中。

    “我是……为……了……自己……”当磕磕巴巴地说出这一句的时候,舒蓓蓓只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抹杀消解,那种绝望的、痛苦的、挣扎的疮痍都随着那句话而远离自己的身体。

    记忆中,只剩下苏华殷温柔而鼓励的眼眸,就像一束暖光,穿过层层阴雨,终于照-射至心尖。

    黑色散落,紫意成形,**已过,春暖花开。

    眼前的气又清晰了一些,隐隐能看出更细致的花纹和条路,苏华殷轻轻叹气,要恢复前世的水平,还早得很呢。

    舒蓓蓓愣愣地看着向远处走的女子,她捂着自己的脸颊,大声道:“喂!你叫什么?!”

    苏华殷的脚步未停,只是随意挥了挥手,舒蓓蓓大喊道:“你还欠我一个巴掌呢!”

    “你打了我一巴掌,我要还!”

    苏华殷停在巷口,回头看向舒蓓蓓,那个女孩子一手扶墙一手摸着自己的脸颊,高高地昂着头,目光灼灼,像一个不败的战士。

    苏华殷笑了,“我是苏华殷。”

    “我随时等着你来给我一巴掌。”

    舒蓓蓓看着那个女子优雅的背影,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唇角,眼眸中闪过异样的神采,低声道:“……苏华殷?”

    “哼,”舒蓓蓓冷冷哼了一声,“我记住你了。”

    “我迟早……要讨回来……哼……”

    一巴掌,谁敢给她一巴掌?

    那些愤怒失望、那些徐徐善诱、那些温和劝导、那些鼓励关怀,舒蓓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除了这个女人,谁还敢给她一巴掌?

    谁还敢在她晕头转向眼瘸心瞎的时候,狠狠给她一巴掌?

    舒蓓蓓抬头看着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摁下快捷键,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她张了张嘴,欲语泪先流,只听那边慌乱而暴怒的声音,哽咽道:“爸……”

    “你来接我……我在红水……”

    张庭锐……张庭锐……

    舒蓓蓓默默地咀嚼着这三个字,眼眸中骤然闪过狠戾的光芒!

    ——我舒蓓蓓,从来不是一个善良人!

    ——敢轻-贱我,就要付出代价!

    舒蓓蓓靠在墙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我舒蓓蓓确实不怎么样,但是那个女人说得对,我有一个疼我、宠我、把我放在第一位的父亲,

    我想要报仇,比任何人都轻松。

    张-庭-锐!

    宋之颖怒骂,顺势躺在沙发上,家里什么也没有,只有茶几上有一杯不知道放了多久呈现黑红色的茶水,宋之颖气得头疼,索性闭起眼睛,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晚上喝了太多,宋之颖有些昏昏欲睡,眼睛一闭起来,就没有睁开的欲-望。

    她这几天,着实太累了。

    尖锐的手机铃声在刹那间响起。

    宋之颖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她揉了揉自己的额角,看了一眼来电提示,是宋礼的,这才缓缓舒了一口气,懒洋洋地接了起来,道:“喂?”

    “宋之颖!你到底想干什么?!”宋礼愤怒的声音几乎划破天际,宋之颖把手机拿远了一点,冷笑道,“我想干什么?我想自救啊。”

    宋之颖阴阳怪气道:“生死关头,宋大经纪人不想拉我一把,我还不能自救咯?”

    “你他妈这是在找死!”宋礼几乎咆哮地喊道,“公司的态度就摆在那里,你他妈不说夹着尾巴做人,也他妈的老实一点吧?!你再折腾出什么幺蛾子,神仙都救不了你!”

    “他妈的就是我什么都不做,公司也不会放过我!”宋之颖的声音也陡然尖利起来,“你他妈以为他们会放过你吗?!你他妈以为公司对付我是因为苏华殷和舒蓓蓓吗?!我告诉你,我告诉你,真相就是他妈的我和张庭锐的事情舒蓓蓓知道了!知道了!”

    “你他妈以为舒蓓蓓会放过我?!!你看看张庭锐!张庭锐他妈的她都不放过,她会放过我?!”

    “你以为她会放过你?!你做梦!”

    “舒蓓蓓和苏华殷是什么关系?苏华殷和林栗是什么关系?林栗和你是什么关系?!我的宋大经纪人,你不会全忘了吧?你以为你能讨到好?你做梦!”

    宋之颖声嘶力竭地喊道,泪水在那一刹那流了下来,她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哽咽道:“宋哥,舒总什么脾气你知道,为了他女儿,别说一个金牌经纪人一个一线艺人,就是把天冠拱手相让,他也做得出来。”

    “你还真信舒蓓蓓和苏华殷是闺蜜,舒蓓蓓帮苏华殷出头?”宋之颖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宋礼耳边响起,“苏华殷出道以来,公司就不捧她,如果她真的是舒蓓蓓的闺蜜,会是这待遇?白小公子打苏华殷的注意,张庭锐中间牵线,如果真的是闺蜜,张庭锐敢做这种事?”

    “那不过就是个借口——!”

    空气里是长久的沉默。

    宋礼也知道,那是个借口,可是那又怎么样?

    他们又不能以卵击石。

    “宋哥,天冠,业内又不是只有一个天冠!”宋之颖的声音渐渐坚定起来,“我们,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蝼蚁,我们费了多少心血花了多少时间踩过多少人才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你舍得放弃吗?”

    ……

    良久,宋礼淡淡道:“你想,怎么办?”

    “宋哥,你想不想,单干……?”宋之颖的声音缓缓地响起,轻柔无比,却重重地击在宋礼的心房。

    “宋哥,这是个机会,天冠不仁不义,逼迫艺人,扭头又肆意辱-骂-陷-害,只要稍加引导,舆论就是我们这边的,”宋之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她当然知道如何恰当地引导舆论,如何恰当地摆正自己的位置。

    人啊,都是这样的,这要稍加引导,定然都站到弱势的一边,人向来对弱势的一边有着非凡的感情。

    与天冠这种“庞然大物”相比,他们这些艺人,自然就是弱者,在舆论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

    “而且,孟总愿意给我们提供帮助。”宋之颖含蓄地说道,“我找到了曾经苏华殷的视频。”

    宋礼的呼吸陡然加重,

    宋之颖脸上浮现出几分笑意,轻声道:“她崛起的那么快,拥有那么好的资源,怎么可能那么干净呢?”

    “孟总帮我查到了,”

    “潜-规-则。”

    足够可以让苏华殷一辈子都翻不了身的视频。

    宋之颖无声地笑了起来。

    退圈保平安?

    退圈保平安?

    哈!

    不管是玩笑还是戏谑,我都让你这句话,变成名副其实的保平安!

    宋之颖嘴角的笑容掺杂了无尽的恶意。

    苏华殷啊苏华殷,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迫不及待地看到你零落成泥、受尽践踏与欺辱的样子了。

    半晌,宋礼低低道:“好。”

    成了!

    宋之颖的眼睛里闪烁着几抹光亮。

    苏华殷,舒蓓蓓,天冠……

    宋之颖冷笑道:“……你们,”

    “……都给我去死——!!”

    **

    第二天清晨,季松朗睁开眼睛,一缕阳光照射-进来,让他有一阵的恍惚。

    他看着自己的手,骨节分明,白皙修长,

    那是与女子的软嫩白皙完全不一样的观感。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他以前,从来不会在一个生物上附身两次。

    这是否……预示着什么?

    “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季松朗的思绪,管家恭敬道:“先生,早饭是否到楼下去吃?”

    “嗯。”季松朗应了一声,简单又迅速地收拾了一下,年少时曾经被老爷子扔去军营,到底还是有些习惯的。

    恍惚间,好像又看见了那个笑颜如花的女子,坐在床前明媚如花。

    季松朗暗下了眼眸。

    微博私信是他考虑不周全了,

    他会护着她的。

    他不想去调查她,那微博就是他唯一联系到她的方式了;

    到底是思虑不周。

    为猫,她护他性命,带他回家,

    为人,他总会护着她的。

    **

    苏华殷发现今天课堂上的人格外多。

    很多不是这个班的学生也出现在这个课堂上。

    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出现在教室门外的萝国三学生。

    “苏老师,”萝国的学生很明显是有备而来,他们清晰地叫出苏华殷的名字,笑容礼貌又客气,像一个真正的求贤若渴的学生一般说道:“我们听闻您的课幽默风趣,让人受益颇多,我们在萝国就对华国文化非常热爱,所以慕名前来听一听您的课,我们相信,您的课一定能让我们受益终身。”

    苏华殷客气地笑了,温言道:“我来国影到现在,满打满算三天,在今天之前,只上过一次课。”

    那萝国学生脸上的笑容一僵。

    这女人说话连讥带讽的能力……可真是厉害了!

    “苏老师来国影三天就受到那么多学生的爱戴,可见是真厉害了,”那萝国女生做出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眼睛里满是仰慕,“我更想听苏老师的课了,一听能让我受益匪浅!”

    苏华殷似笑非笑,缓缓道:“国影里有不受学生爱戴的老师吗?”

    挑拨?苏华殷挑了挑眉,也得先有那个挑拨的能力啊。

    语言游戏……可是她除了演戏之外最擅长的了。

    那女生的脸也僵了一僵。

    旁边的男生不动声色地用胳膊撞了撞那个女生,张开口想要解围,苏华殷笑眯眯地抢在他之前开口,道:“马上上课了,这几位同学,不妨先找个位置坐下?”

    那男生脸色一变,他的伙伴正想要说什么,上课铃骤然响了起来。

    “三位同学,上课了。”苏华殷不咸不淡道,声音里带了几分警告。

    那三个人没能抢到一丁点好处,此时脸色都有几分难看,倒是那个一开始开口的男生,颇为恭敬地向苏华殷道谢,拉着两个同伴到后面找位置。

    前几天这几位萝国学生的事情已经在各大校园论坛火了一遍,现在这个班的学生鲜有不知道的,本来就是个小教室,这种一个班上的选修课所在的教室本来就不大,大约也就容纳八十几人,一排容纳四人,有的位置坐两个人有的坐三个人,本来位置就不是很多,他们三个还想要坐在一起,最后只有最后一排留给他们了,待他们坐好位置,上课铃已经过去三分钟了,他们是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坐下的。

    几个人脸色本来就不是很好看,此时还有做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心里都窝火不已。

    “那我们现在开始上课,”苏华殷敲了敲黑板,《女帝》两个漂亮的大字出现在屏幕上,“我们接着上节课的讲。”

    “咚,咚——!”

    苏华殷楞了一下,从讲台上走了下来,打开门,一个看起来十分精练的女人带着几个记者走进来,笑道:“小苏啊,没事没事,我们来听个课。”

    萝国三个学生看着走进来的几个记者,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里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