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43.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挂断电话,苏华殷慢慢闭上了眼睛,往日的疑惑也渐渐浮上了心头。

    日夜性格很有些差距的小甜甜,当初自己还以为它昼伏夜欢,白天十分黏人,撒欢打滚让自己陪它玩;而到了晚上则十分高冷别扭,都不肯让自己抱一下;

    小甜甜晚上远远要更有灵气,各种贴心的举动连人都比不过它,明明不肯让自己搂着睡觉,却会把小尾巴塞到自己手里,那时候总觉得自己家的小甜甜聪明又贴心,现在想想,这真的是一只猫咪会做出来的举动吗?

    苏华殷以前并没有养过什么小动物,所有的参考来源都是来自于身边的小白猫,她不知道其他人的猫咪是怎么样的,所以也只得疑惑一下。

    而季松朗,则更有几分问题。

    明明只见过一两面,季松朗却仿佛对自己十分熟悉,那一天莫名其妙地就找上门来,说知道幕后主使的事情,可是那时候,自己和季松朗没什么关系吧?

    还有在之前,自己带着小甜甜挑东西,季松朗突然出现,十分肯定小甜甜不会喜欢那个玩具,但是小甜甜自己却选择了那个玩具,白天看起来还十分喜欢,晚上却……

    当时的季松朗十分确定小甜甜不会喜欢那个玩具,那语气笃定而认真,十分胸有成竹。

    还有,那天晚上自己只是顺便吐槽了季松朗的微博私信一句,当时整个卧室只有自己和小甜甜,而转头,季松朗就对微博私信的那件事跟自己道歉了;

    为什么?

    季松朗曾经说过,自己救了他两次,两次?

    苏华殷清楚地记得,她最近只帮过几个人,一是张之鸢,顺路救了季松朗,一个是舒蓓蓓,另一个就是朱言他们,当时季松朗可一直在她身边,自己不可能救了他,这样满打满算,自己也只帮过季松朗一次;

    但是季松朗却说是两次。

    苏华殷轻轻地睁开了眼睛,那一双漂亮的黑眸十分安宁,像极了夜晚天空上的星星,似乎并没有半分情绪波动;

    ——如果小甜甜是他,不不不,应该说,那天晚上的小甜甜是他,那么自己确实可以说得上是救了他两次。

    苏华殷扭头看向病床上的季松朗,那个人安安稳稳地睡着,呼吸平稳而自然,五官完美的如同上帝的杰作,因为沉睡而添了几分柔和,少了几分出鞘般的锐利。

    明明没有见过几次,这个男人就向她告白了,眼神十分真挚诚恳,那炽热而浓烈的感情根本骗不了人;

    他是真的喜欢自己。

    还有今天晚上,突然睡过去人事不知的季松朗,险些就这么直接砸在地上。

    这不像季松朗会做出来的事情,明明在前一刻,他还在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仿佛少看一秒都是一种罪-过。

    可是他的灵气没有任何问题,所以自己也认为他只是睡过去。

    可是不应该啊。

    季松朗,季氏总裁,不可能这么毫无戒心地突然睡过去,如此没有自制力。

    反常即妖。

    苏华殷深深地知道这一句话。

    而季松朗的行为,无疑是非常反常的。

    苏华殷看着自己的右手,上面还插-着针头,透明的液体缓慢地向自己的体内输送,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季松朗是小甜甜?

    不不不,不对,白天的季松朗和小甜甜是同时存在的。

    苏华殷突然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然后猛地把手上的针拔了出来,一只手摁着正在流血的地方,下了床大踏步地走到季松朗的病床前。

    苏华殷居高临下地看着季松朗,那双黑眸格外冷凝,她只感觉心里沉沉的,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绪;

    夜晚突然陷入沉睡的季松朗,才是小甜甜。

    上一次季松朗晚上还送自己回家,这一次似乎也十分意外,季松朗并没有直接像自己说明他和甜甜的关系,那么应该就是不打算让自己知道两者的关系,所以他应该做好了防范才是,那么这一次,应该也让他措手不及;

    也就是说,季松朗的意识附身到甜甜身上的时间,他自己也无法控制,但是应该是在晚上,一旦附身,他本身的身体就会陷入沉睡。

    那么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

    苏华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她还需要最后的定论。

    苏华殷从病房里找到自己的衣服,三两下就穿戴好了,直接打开了病房门,让外面守着的特殊能力组成员都吓了一跳。

    丁穹等几位大师都回去联络自己的同行,试试能不能顺着苏华殷的思路找到一个新的可能性,苏华殷又明确地表示过自己需要休息安静,这样才能思考问题,汪三水再不情愿,也只能带着特殊能力组的成员们退出去,给尊贵的苏大师一些思考时间。

    而现在,这位牵扯特殊能力组十数名成员的女人突然出来,可是把众人吓了一跳。

    汪三水第一个跳了出来,道:“苏大师?发生了什么?您已经想好答案了吗?其实不着急,您可以继续思考思考,思考思考。”

    汪三水侧过身向病房探去,如果他没记错,苏华殷的吊瓶还有很长时间呢,怎么现在就跑出来了?

    苏华殷绕过了汪三水,对着一个女工作人员浅浅一笑,柔声细语道:“请问,你有口红和其他化妆品吗?可以借我一下吗?”

    女工作人员看着苏华殷苍白的脸颊和柔弱的笑容,整个人都心疼坏了,急忙道:“我们没有,我们不让用这个,我下去问一下啊。”

    “谢谢,”苏华殷轻声道,“真的太谢谢你了,毕竟我这副样子,也不大好出去。”

    女工作人员刹那间就红了脸,脚步有些跌撞地向外面走去,不就是口红和化妆品吗?女神就是要天上的星星自己都能给她摘下来!

    旁观了这一切的汪三水:“……”

    怎么可以就这么被敌人的糖衣炮弹俘虏?!!你的思-想-政-治课都上到哪里去了?!!你当初怎么从学校毕业的啊你说!!!

    “苏大师,”汪三水看到病房里还有大半瓶的液体,扭头不赞同道,“医生说过,您的身体太差了,一定要把那瓶吊瓶输完。”

    “汪先生,”苏华殷揉了揉手背上刚刚针扎的位置,那一下拔得有点猛了,她现在手背还有些疼,但还是若无其事地抬头向着汪三水笑了一下,平平淡淡道:“你有什么很重要的人吗?”

    汪三水直觉这个问题有陷阱,生怕苏华殷要跟他说什么为了那个人我要背-叛全世界这种糟心又中二的话,他斟酌再三,答道:“我当然有重要的人,每个人心中都有重要的人,但是这世界上,没有国哪里来的家?……”

    汪三水还没说完,就被苏华殷打断了,她说得十分简短,但是非常有力量,“我也有重要的……生物啊,汪先生。”

    苏华殷看向走廊,那目光深远又悠长,汪三水心里“咯噔”一下,满脑子都是些什么为了他我不能加入、我不能不顾他的意志等等标准套路答案,还没等他想好对策,就看到苏华殷回过头,轻轻淡淡道:“所以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当然得跟他商量一二,你觉得呢,汪先生?”

    “啊?……当然当然……”意识到与自己胡思乱想的答案不一样,汪三水抽了抽嘴角,悄悄擦了一把额角的冷汗,肃然道,“这是当然的,在做决定前想想自己重要的人,想想自己的家自己的国,想想自己的朋友爱人,这是每个人都会做的。”

    苏华殷意味不明地挑挑眉,对着汪三水笑了一下,直笑得汪三水心里七上八下的。

    妈的,汪三水从心里苦笑,这苏大师也太厉害了吧?这哪是二十三岁的小孩啊,二百三十岁的老妖怪也比不上她!

    这时候,那个女工作人员拿着一根口红急急忙忙地跑了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苏华殷笑了一下,愧疚道:“只找到了这个……抱歉……”

    “已经很好了,”苏华殷露出了一个满含惊喜的笑容,那眼眸里的喜悦可以感染人,让工作人员都感到有些喜悦,不由露出笑容。

    “真的很感谢你,”苏华殷抱住了那个女工作人员,轻声道,“你挽救了我的形象,让我避免上明天的头版头条~”

    苏华殷略带笑意的说道,那工作人员的脸一瞬间就红了起来,苏华殷扭开口红在自己嘴唇上试了一下,又抹了一点在纸巾上,然后轻轻拍到自己的脸上,把口红揉匀。

    比起刚刚脸色惨白一副大病未愈命不长久的样子,现在起码好看多了,不仔细瞧也瞧不出什么问题,苏华殷轻轻松了口气,只要把林栗骗过去就成。

    前几天刚刚出事,现在要是再出事,被林栗知道的话,她非得强制自己卧床休息不准出门不成。

    苏华殷做好这一切,然后潇洒地对汪三水挥了挥手,意味深长地笑道:“汪先生,我这个人呢,最是护短了。”

    “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自家人被欺负。”

    说完,苏华殷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那步子肆意又从容,一点病态都看不出来。

    汪三水愣愣地看着苏华殷的背影,喃喃道:“……她什么意思?”

    身边的女工作人员愣愣地看着苏华殷的背影,手里还放着那一根略带温度的口红,满目兴奋喜悦,双手握成拳放在自己下巴旁边,无限激动与喜悦。

    汪三水一扭头看见自己平时能一拳打到一个受过训练的成年男子的同事露出这般少女心的举动,险些直接吓趴下。

    “哼,”那女工作人员看见顶头上司这般柔弱的举动,非常不屑地冷哼了一声,道,“我家女神的意思,就是她不能忍受自家人被欺负啊,翻译一下就是,她是华国人,不能忍受华国人被欺负,懂?”

    “就是她同意了,懂?”

    汪三水:“……”

    女工作人员扭头,气宇轩昂地走了。

    汪三水:……现在的女人啊,真是一言难尽……

    **

    林家: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小白猫瞬间一跳三步远,一只脚还踩到了给它准备好的猫咪奶粉中,湿了半个脚掌,林栗赶忙给苏华殷开了门,然后去屋里找毛巾。

    “快给你家小心肝擦擦,”林栗递了一条毛巾给苏华殷,叹息道,“你家小心肝根本不让我碰,等你等了大半个晚上了,快安慰安慰去吧。”

    “好,”苏华殷微微一笑,拿着那条毛巾弯下腰把小白猫的脚掌擦了擦,然后顺势把它裹了起来,对林栗笑道,“那我先把它带回去了,怎么也得让它乖乖回去吃饭啊。”

    “行吧,”林栗有点舍不得,但是看苏华殷那样子,还是道,“过两天来吃饭啊,我跟你有事商量一下。”

    “成,”苏华殷点了点头,道,“那我先走了。”

    外面的风有些凉,苏华殷伸手揉了揉小白猫的下巴,小白猫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只听苏华殷低笑道:“……季松朗?”

    小白猫猛地僵硬住了!

    那一双宝蓝色的猫瞳颤颤巍巍地看向苏华殷,有些无措地唤道:“……喵……喵呜……喵……”

    苏华殷高深莫测地看着小白猫,季松朗半晌收回了声音,迎着苏华殷的眼神,只觉得今天的夜风十分寒冷。

    “啧,”苏华殷语气不明地感叹了一下,慢悠悠地走着,半晌才对着小白猫露出了一个笑容,“行,我们回去慢慢说。”

    那笑容让季松朗通体生寒。

    对季松朗来说,现在的日子,就是死-缓。

    每走一步,都离死-刑更进一步。

    曾经那个温暖的小屋,现在仿佛就是断-头-台,如果可以,季松朗希望这辈子都走不完这段路。

    但是很可惜,苏华殷和林栗住一个小区,就是楼号不一样,从林栗家到苏华殷家,也就十几分钟,很快就到了。

    苏华殷打开客厅的灯,把小白猫放在地上,那条毛巾也一起放在地上,她站在它面前,居高临下道:“季先生。”

    季松朗条件反射地瑟缩了一下身子,低声叫道:“……喵呜。”

    “也就是说,那天晚上我救下的小猫,就是你咯?”苏华殷漫不经心地说道,季松朗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是她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让他不由有些害怕。

    “喵呜……”

    “每天晚上的小甜甜都是你咯?”苏华殷又笑了一下,“难怪你说我救了你两次,难怪你那么确信小甜甜不会喜欢那个玩具,”

    “季先生啊季先生,”苏华殷围着那只小白猫转了转,微微摇头,语气低沉而缓慢,“你还有什么在骗我呢,嗯?”

    “喵呜……喵呜……!”

    我从来没有骗过你!

    小白猫有些着急地团团转,苏华殷指尖蹿出一小团浅绿色的气,很快在小白猫身上蹿了一遍,又跑回苏华殷的指尖。

    苏华殷微微皱起眉。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得离开这个身体了,季先生,”苏华殷居高临下地看着站在地上的小白猫,语气毫无温度,“我家小甜甜当然是要一个只属于自己的身体了,可不能跟人共用。”

    白色的小猫虚弱地张了张嘴,软软地叫道:“……喵……”

    那一瞬间,季松朗只感觉自己身体的每一分力气都被掏空,他的腿都是软的,他觉得自己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好像下一秒就能倒下去。

    下一秒,他被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喵……?”白色的小奶猫愣愣地叫道。

    季松朗觉得自己的大脑都糊了。

    “唉,”苏华殷叹了一口气,“我家小甜甜,当然是需要一个独属于自己的身体了,要不然每天晚上挤在小白猫的身体里,是不打算要夜-生-活了吗?”

    “难道,你打算谈柏拉图恋爱吗?”苏华殷眯起了眼睛,调侃道,“其实我倒是不介意啊,小甜甜~”

    那一声“小甜甜”叫的亲昵又温柔。

    季松朗整个都懵了。

    满脑子都是“夜-生-活-夜-生-活-夜-生-活”。

    “喵——喵呜!”

    你你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这种事,这种事怎么可以让你来说!

    季松朗只觉得全身都要烧起来了!

    “不是说喜欢我,要追我吗?怎么给了你机会,还不知道好好把握呢?”苏华殷遗憾地摇了摇头,轻轻弹了弹小白猫的额头,含笑道,“这是不打算追我了吗,嗯?”

    上挑的尾音带着丝丝难言的韵味,季松朗腿一歪,差点从苏华殷的怀抱里跌出去。

    ——用这么诱-惑的声音,太、太过分了!!!

    他们靠的太近了。

    苏华殷的鼻尖都快要抵在小白猫的鼻尖上了。

    “喵呜——!”小白猫的毛都要炸了,白色的猫上面似乎是飘了一层淡淡的粉色,它利落地从苏华殷的怀里跳了出来,有些恼怒道,“喵呜……喵呜!”

    “行了,小甜甜,”苏华殷坐在沙发上,揉了揉小白猫的绒毛,漫不经心道,“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如果你是人,我就嫁给你。”苏华殷意味深长地看着小白猫,黑亮的眸子里满是让人看不懂的情绪,“可是你现在,只是半个人啊。”

    季松朗:………………卧槽?!

    “那我现在就给你个追求我的机会,”苏华殷猛地站起来,居高临下道,“就看你能不能把我拐回家了,季先生。”

    “不过,从今天开始,你还是睡在吧,”苏华殷微微笑了起来,走到卧室门口,含笑道,“毕竟,男女有别。”

    季松朗:“……”

    ……什、什么?!!

    ——手下留情不要关门啊喂!!!

    “哦,对了,”苏华殷突然打开了门,小白猫眼前一亮,“明天记得来找我,我想我需要拜访一下伯父伯母,关于怎么解决你占用小猫身体的问题。”

    “喵~”

    季松朗叫了一声,正打算走过去,只听“砰”得一声,卧室门关上了。

    季松朗:“……”

    季松朗一只猫,孤单寂寞冷地在外面的沙发上躺了一夜。

    还没有吃饭。

    只能靠着回忆过活。

    所以一个晚上,苏华殷总是听到外面各种“喵呜喵呜”的声音。

    宛若春-叫。

    **

    第二天一早,苏华殷就听到门铃响了,那时候她才刚刚喂完小白猫。

    “季松朗?”苏华殷靠在门上,漫不经心地说道。

    看得出来,季松朗绝对是用心打扮过的,从头到脚无一不在发光,苏华殷竟然还能闻到他身上男士香水的味道!

    一时间苏华殷的心情格外复杂。

    “嗯,”季松朗点了点头,面无表情道,“我来接你。”

    “行,走吧,”苏华殷也早就收拾好了,听到这句话干脆就把门关了,在季松朗的目光下锁好了门,慢悠悠道,“走啊。”

    季松朗:“……”

    仿佛又回到了以前,那个连门都进不去的日子。

    苏华殷轻轻叹息了一声,其实比起白天的小甜甜,她更喜欢晚上的小甜甜,她本身喜欢的,就是那个高冷别扭又体贴的小甜甜;

    那个在夜晚,那么警惕又柔弱、睡着了又无比温暖可爱的小甜甜。

    而那个小甜甜、从一开始想让她收养陪伴的小甜甜,是季松朗啊。

    第一个给她感动的,是小甜甜;

    第一个向她告白的,是季松朗;

    它们是一个人。

    苏华殷说不清楚自己的感情,她的心似乎有些满胀,又似乎感觉到几分理所当然;

    她微微笑了一下,她从来不是扭捏的人,她把追求的权力交给季松朗,她把选择留给自己;

    就看季松朗,能不能带她走吧。

    车子停了下来。

    苏华殷刚从车上走下来,就看到一个短发娇俏的女孩子愣愣地盯着她,半晌一般向里面跑去一边大喊,“妈,妈,讨债的来了!讨债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