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37.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六章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块木板之上。

    那木板只有半个手掌那么大,通体银白,上面铭刻着秀丽的银色花纹,有一块因为焚烧而呈现出焦黑色,但是在那焦黑色之中,又有一种红色的纹路在流走。

    苏华殷顺着众人的眼神看向那块木板,有些尴尬地咳嗽两声,道:“我刚刚看见这位同学在这里烧东西,这里都是树林,很容易引起树林火灾,于是便直接把那东西打掉了,为了避免星星之火,便多踩了两下。”

    苏华殷一手拧着那个博国学生,那姿势十分扭曲,一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容中还带着几分小小的尴尬,看起来十分纯良无害。

    可是能把那东西一脚踩成两半、徒手制住一个练过的青年男人的女人,怎么可能真的纯良无害……?

    但是只要她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世界上,多得是隐居于世的高人,大隐隐于世,这世上的高人,绝不在少数。

    现在内忧外患,华国经不起猜疑的风浪。

    丁穹看着地下碎成两半的银白木板,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苍天到底是……待华国不薄啊!

    博国萝国汤国,三个国家联手,玩的好一手声东击西!

    尤其是汤国,汤国向来和华国交好,上一次汤国出事,华国这边出动了好几个玄学大师!结果现在,竟然跟着萝国博国狠狠地摆了华国一道!

    如果不是凑巧被苏华殷打断,那么结局……不敢想象。

    丁穹心里真是庆幸极了,如果苏华殷没有把这东西毁掉,如果苏华殷今天没有来学校没有撞上这件事,说不定,等他们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老章老刘他们今天都被引开了,如果不是他今天总是心神不宁,喝个茶茶杯直接炸了,说不定他今天真的不往国影来走一趟。

    毕竟,为了镇压那一次的瘴气,他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

    那个博国学生心里已经把苏华殷恨死了,他内心的杀意已经翻了天,他的眼睛已经制止不住杀意的泛滥,他感觉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杀了这个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她……如果不是因为她……

    那么这个任务他会完美完成,老师会赞叹他称赞他,他依然是同龄人甚至是学长学姐面前的少年天才,依然是博国未来的第一人!

    可是现在呢……因为这个女人……因为这个女人……

    他竟然被制住了!

    他堂堂博国第一天才,备受期待的明日之星,竟然被一个女人制住了!

    这是羞-辱!这是耻-辱!这简直比老师当场甩他一巴掌都让他难受!

    他不敢想象自己任务失败回去会遭遇些什么,老师的叹息失望,同伴的嘲讽蔑视,只要想想,他就觉得这比杀了他都要难受!

    他迟早要杀了这个女人!

    他一定要杀了她!

    “哦对了,”苏华殷的手指微微动了两下,那学生的杀气浓郁到让她无法忍受,苏华殷巧妙地把那博国学生的手腕挑高了几分,对着校长微笑,“这位学生,在我发现他企图焚烧树林并向他进行询问的时候,他拒绝使用华国语言与我沟通,我严重怀疑这位学生的华语水平,”

    顿了顿,苏华殷又道:“而我再三向他表示友好的时候,他企图攻击我,校内无故攻击老师,校长,我对我的人身安全深表怀疑。”

    校长和丁穹齐齐向那个博国学生望去,校长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他对着身后的保安说道:“我想,我们应该跟博国的随队老师好好交谈一下了,这种肆意攻击老师的行为,在我们华国绝对不允许!”

    校长说的斩钉截铁,并示意身后的保安带走那个博国学生,丁穹弯下腰将那两个碎裂的银白木板捡了起来,阴着脸道:“顺便把这个带给我们亲爱的国际友人看一看。”

    那博国学生身体剧烈地动了一下,但到底还有几分理智,知道此时大势已去,不可轻举妄动,只能咬住了下唇,目光阴狠地扫过地面。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要将今日所受之屈-辱,千倍百倍地还回去!

    “苏老师,”丁穹看向苏华殷,学着国影校长的叫法叫道,现在是关键时候,他们必须团结每一个可以团结的人,获取每一分可以获得的力量,“请问你能跟我们一起,并与我们阐释一下事情经过吗?”

    “我的荣幸。”苏华殷笑了笑,非常自然地跟在了这个男人身后,神情平淡又自然,没有半分不适。

    对于这一种灵气勾勒着一层金芒的人,她始终怀有几分尊敬的。

    博国随队负责人来的速度非常快,她的个头不高,但是踩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长相十分美艳,烈焰红唇,皮肤很白,头发被烫成大波浪,明明是非常保守的职工装,但依然给人一种火-辣的感觉。

    但是在场并没有人欣赏这份美丽。

    博国负责人与校长打了声招呼,又跟博国学生用博国语交流了几句,校长笑眯眯道:“田老师,有什么话不可以让我们听吗?一定要用博国语交流?”

    被称为田老师的女人抿唇笑了,那笑容坦荡极了,她说:“我们这位刘同学,紧张的时候就喜欢用博国语说话,他现在太紧张了,就像华语说的,当你紧张的时候,会下意识地使用自己最熟悉的语言。”

    “也是,刘同学的华语确实不大好,”校长笑得高深莫测,不咸不淡道,“想必在华国也有许多不适应吧?据苏老师说,刚刚刘同学已经不能用华语正常与人交流了,刘同学通过当初的华语等级测试了吗?”

    田老师嘴角的笑意一僵,对着国影校长道:“放心,校长,我们当初选拔的学生,都是从小学习华语,对华国十分向往的孩子,请不要怀疑我们孩子的华国语能力,这会让他们伤心的。”

    说完,田老师看向那位学生,问道:“刘同学,请你跟我阐述一下具体的事情经过。”

    “是啊,刘同学快说说看,我也想知道是什么深-仇-大-恨,才能让刘同学企图引发火灾来解恨,被发现之后还要殴打老师,要不是校长及时赶到,那我的生命健康安全可就受到了威-胁,”苏华殷含笑道,她的语气十分柔和,只是意思就不是那么友好了,“作为一个优秀的博国学生,我相信刘同学一定具有诚实守信的传统美德,肯定不会说谎的。”

    “这位老师,”田老师有些愤怒地说道,“请不要对我们的学生施加心理压力!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据我所知,博国法律规定,十六岁就已经是成年人了,请问田老师称刘同学为孩子,那么他多少岁了?我记得我们学校对交流生中的规定里有一条,必须成年啊。”苏华殷轻飘飘地说道。

    这几句话说的大快人心,国影校长和丁穹这两年没少吃这博国的亏,一边打着我们国家法律规定十六岁成年的旗号把人送来了,一出事就是我们的孩子还小,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云云,偏偏他们在自己国家,要做出东道主的态度来,维护华国形象,不能跟一个女人计较太多,没少被气到胃疼。

    而现在苏华殷在前面对敌,简直不要太爽快!

    田老师心头梗了一口血,华国电影学院里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牙尖嘴利的女人?要知道,平时这群高知分子根本不会舍下脸皮跟他们扯皮!

    “孩子”两个字一出,以前可是无往而不利的!

    “既然如此,那么这位老师又为何去了树林那么偏僻的地方?”田老师默默把那口气咽了下去,一如既往笑得美艳,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来国影日子不长,还没好好逛过国影,今天没有课,我打算把国影逛一个遍,于是就逛到小树林里去了。”苏华殷笑眯眯地给出了一个十分正当的理由。

    田老师咬牙,死命地从这句话里抠字眼,“那小树林那么偏僻的地方,这位老师也愿意去逛?”

    “是啊,多么诗情画意的地方,我不只今天要去,我还打算每日一去呢,这有利于我灵感的抒发,要知道,那里可是一个诗人最喜欢的地方,”苏华殷四两拨千斤地打发了田老师,指了指那位博国学生,“田老师,我们是来讨论这刘同学的,你转移话题也转移得够久了吧?”

    “谁说我转移话题?!这位老师,你这可是赤-裸-裸的污蔑!”可算是逮着语句中的问题,田老师一脸大义凛然道,“我只是对……”

    “好的,是我的错。”苏华殷笑眯眯道,“田老师怎么会转移话题呢?都是我的错,非常抱歉给田老师带来的困扰,相信田老师不会跟我计较这些的,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做,您说是吗,田老师?”

    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华国女人!

    骑虎难下!

    田老师这一次深刻地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田老师胸膛剧烈的起伏,她半晌才从嘴里挤出几个字,“当然,这位老师,我怎么会跟你计较这些小事呢,毕竟,我不像你这样……”

    田老师本来还期待着苏华殷还击,但是苏华殷一副“是是是你说得对”的模样,让她根本没办法接下自己的话茬!

    头一次,田老师在嘴上输给了别人!

    不,不是输,她明明才是占上风的那一个,可是却总有一种这一次都被那女人计划好的感觉!

    真是……太憋屈了!

    田老师阴着脸看向刘同学,眸子里闪过一丝厉芒,这个废物,那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那么完美的计划就毁在这个废物手里了!他们这一次是利用汤国和华国一直以来的友好关系才设了这么一个套,以后哪里还有这么好的机会?!

    机会就这么一次,还被这个废物毁了!

    田老师看见他就来气,还什么博国第一天才,呸,蠢材还差不多!

    “刘同学,”田老师的声音很平淡,但是却让那个刘同学心里一抖一抖的,“请你阐述一下今天的事情,记住,不要说谎。”

    说着,她意味深长地看向苏华殷,眼睛里满是嘲讽与不屑,还微微抬了抬下巴,以示她的傲慢,她研究这些华国人几十年,当然知道哪一种姿态最能忍华国人生气上火,尤其是对付这些小年轻!

    苏华殷友好地对她笑了笑,还点了点头,似乎对她的行为深表赞同,那一双澄澈黑亮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友好与欢喜,温柔的不可思议。

    田老师被苏华殷那么看着,差点就一口血喷出来!

    她气的手都在抖,这个厚颜无耻的卑鄙华国女人!

    这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恶毒有恶心的华国女人?!

    苏华殷看着田老师那副气得吐血还得往嘴里咽的样子,有些愉悦地勾了勾唇角,所以说,她最喜欢对付这些博国人了。

    只需要挖个坑,让他们自己往里面跳,面上永远保持一副亲切又热情的友好模样,看着他们一次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后气的吐血还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咬碎了牙混着血再咽下去;

    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v=

    有一句话怎么说得来着?

    我就喜欢看你想弄死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v=

    那刘同学看到田老师这幅样子,心里的胆怯又升了一分,没有人比他们更熟悉这个看似美艳热情的女人私底下有多么狠戾,曾经有一个天赋还算不错的术师,差点被这个女人活生生抽废了!

    “我……”那刘同学看了看田老师的样子,小心翼翼开口道,“我下午……”

    跟人打赌,所以去小树林烧那个木板。

    刘同学张了张嘴,却发现他完全发不出声音!

    刘同学大骇,反复说了好几次,其他人只能看到他张嘴,却根本听不到他出声!

    田老师感受到对面三个华国人的眼神,心里的怒火一涨再涨,怒声道:“刘同学,你在玩什么?!张嘴不出声吗?!”

    “我没有!”刘同学急忙辩驳,他是真的发不出声音!他没有玩!

    可是“我没有”这三个字在颇为安静的办公室里分外响亮!

    田老师的脸色更难看了。

    丁穹和校长默默对视一眼,皆从心底里对苏华殷的战斗力升起了无限好奇,就这么一个看起来十分无辜温和又柔弱的女人,把这位博国十分厉害的田老师气成这个样子,却一个不好也说不出来,这战斗力……

    真可怕。

    刘同学又张开嘴,众人都可以看到他的嘴张张合合,但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一个字也没有。

    田老师的脸色已经沉入锅底。

    她冷冷道:“够了!”

    已经够丢人的了,这个混蛋还在这里玩这么一套把戏!

    人家华国目前已经逮着你了,你他妈还不赶紧上前洗白,从这里玩我说不出话的把戏??!

    要是玩就从头玩!刚刚博国语说得那么溜,现在华语说不出来?

    你当那几个华国人是傻子吗?!

    连个话都说不利索吗?当初上的课全都白上了吗?!姓杨的真是脑子残了才选了这么一个蠢货!

    敌方战斗力太过强悍,己方又是猪队友,田老师气得眼睛都红了,如果不是这几个华国人还在这里,她一巴掌就能抽过去!

    蠢货!

    “噗嗤……”一个轻笑的女声打破了此时沉静的气氛,苏华殷看向田老师,温柔浅笑,“这下田老师肯相信我们了吧?我刚刚在树林里询问刘同学,他也是一个字都不肯对我说,后来还想要对我动手。”

    “放心,校长,我们当初选拔的学生,都是从小学习华语,对华国十分向往的孩子,请不要怀疑我们孩子的华国语能力,这会让他们伤心的。”苏华殷惟妙惟肖地学着田老师的语气,一双黑亮的眸子含笑看着田老师,“刘同学却连一句顺畅的华语都说不出来,与田老师说得可一点也不一样啊,难不成……是中途被人掉包了?”

    田老师呼吸一窒!

    怎么……怎么可能有人知道?!

    过于震惊让她大脑短暂失去了反应的能力,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苏华殷已经含笑道:“开个玩笑,气氛太压抑了,田老师不要生气。”

    “我知道田老师想要满足学生愿望的心意,但是华语不过关,就不适合留在华国,这不是害了孩子吗?”苏华殷语重心长道,“来国影的孩子,无论是华国还是其他国家,我们做老师的,都希望孩子能学到知识,提高能力,可是孩子在一个语言不通的地方,怎么能够学习知识提高能力呢?”

    “我知道,我们都不想耽误孩子的,田老师心软,就让我们来做一次恶人吧,怎么样,校长?”苏华殷询问地看向国影校长,“田老师是个好人,我们就帮他们做一次坏人吧,不能耽误了孩子啊,重新做一次外国学生的华语检测,如何?”

    “好,”国影校长也是人精,借杆上爬的能力绝对是有的,“我知道这些负责人都是好人,对孩子容易心软,也罢,就让我们来做这个恶人吧,过两天,我们会重新做一次外国学生的华语检测,绝对不能耽误了他们的学业。”

    “请放心吧,田老师。”校长郑重地承诺道。

    田老师恨不得直接晕过去!

    放心?!放心个屁?!

    好人?!好人个鬼?!

    她的呼吸剧烈而局促,胸膛起伏幅度十分之大,苏华殷都担心她一个控制不好,就这么直接厥过去!

    但是她没有,她只是死死地看着苏华殷,半晌道:“这件事,我得跟大使馆……”

    “放心吧,田老师,”国影校长笑眯眯道,“我们知道你心善心软为学生着想,这一次,我们国影会负责到底的,你就不要担心了。”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带刘同学回去吧,别耽误了上课。”

    田老师的呼吸更加剧烈,但是她所有的后路已经被国影校长和苏华殷堵死了,他们一口一个“好人”、“心软”、“心善”、“为学生着想”,已经把她的后路堵得死死的!

    她除了离开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田老师脸色十分难看得带着刘同学走了,走的时候看向苏华殷的那个眼神,苏华殷觉得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那她现在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博国的两个人走后,办公室里突然一片安静,苏华殷微笑道:“事情差不多解决了,校长,我可以先离开吗?”

    “我叫丁穹,”丁穹突然出声,他牢牢地盯着苏华殷的脸,生怕自己错过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哦,”苏华殷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如善从流道,“丁先生。”

    她的表情真的太正常了,就像每一个听到陌生名字的人一样,点头问好,别的什么都没有。

    “你不认识我?”丁穹忍不住问道。

    “我该认识你吗?”苏华殷诧异地看向丁穹,沉思半晌,道,“好像上一次,我在院长那边的时候,看到过丁先生跟着校长一起来。”

    丁穹沉默半晌,他直觉苏华殷并没有说谎,正因为如此,他才不知道如何开口。

    如果苏华殷真的是一个普通人,那么把事情告诉她,无疑是有风险的,但是苏华殷,真的是一个普通人吗?

    第一次萝国的计划,是被她顺手破坏的;第二次萝国博国汤国三国的计划,也是被她恰巧破坏的;

    而她,还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借口,让他们可以有效镇压这些不怀好意的力量。

    华国不是不想把这些不怀好意的外国势力统统扔出去,但是不行,国影这几十年来都是收外国留学生和交流生的,突然不要了,会怎么样?

    更何况,现在还是国影一百周年的周年庆。

    而国影不要留学生和交流生,华大呢?清大呢?华大清大的留学生和交流生进入国影,也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难不成全体华国大学都不要留学生和交流生?

    那就不是舆论影响,那是舆论高-潮!

    而且,比起他们千方百计在暗处想方设法买通别人混进来,还不如把他们圈在自己地盘看着,起码现在,因为那一次萝国事件,视频在各个校园论坛传播,国影学生对这一届交流生态度都比较冷淡。

    国影这件事,绝不能让普通人知道,这么多年国家都是大力宣传科学破除迷信的,要是这件事真爆出去,那就不是一时混乱了。

    那么到底,要不要信任苏华殷?

    “为什么那位博国学生不能说华语呢?”丁穹转移了一个方向,问道。

    苏华殷含笑道:“不是田老师她们自己说的,不能说谎吗?”

    所以谎言,怎么能说出口呢?

    苏华殷意味深长地看着丁穹。

    这句话说得轻描淡写,却让丁穹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她这句话的意思,是跟她有关吗?

    不不不,或许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表明,她不是一个普通人?

    不,冷静,丁穹;

    不要胡乱猜测,与其猜测,不如亲自询问。

    丁穹缓缓地吐出一口气,两次破坏敌国计划,对博国更是毫不留情,这个人的心,到底是向着华国的。

    他们已经老了,还不知道能再护着这片土地多少年,必须让小一辈肩负起更多的担子了。

    “苏小姐,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与你商量。”

    “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与我定下一个契约?此契约是用来保护这件事情的机密,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