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34.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苏华殷今天睡得早。

    季松朗附身到小甜甜身上的时候,苏华殷已经睡了,室内一片昏暗,只有苏华殷和缓的呼吸声在室内缓缓回荡,她的一只手还揽着自己,自己的爪子还搁在她的胳膊上,共同躺在一床被子之下。

    同床共枕。

    季松朗脑海里蹦出来这四个字,让他不由呼吸一窒。

    昏暗的室内似乎添了几乎暧-昧。

    她的手柔软白皙,他们肌肤相贴,靠的又近,季松朗都可以闻到苏华殷发丝的香气,那是一种很淡又很悠长的香气,在昏暗的室内,仿佛像一个小勾子一般勾住了季松朗的心。

    他感觉有些热。

    季松朗的半边身子钻出被子,但是又舍不得完全离开,跟心上人同床共枕的机会可不是时时都有的;

    他安静地趴了一会儿,在黑暗中看着苏华殷安静的睡颜,那张脸有着无与伦比的魅力,不同于白天那般明媚,独属于夜晚的安详静谧;

    没有距离、没有怀疑、没有温柔下深掩的警惕,那睡容毫无防备,像个小孩子一般乖巧可爱,带着一种稚气;

    季松朗认真地凝视着苏华殷,只感觉越来越热。

    形状饱满的唇上下动了动,苏华殷从嘴里喃喃出几个颤音,白色的小猫只觉得尾巴上的毛都要炸了,只牢牢地盯着她的动作,苏华殷在被子上蹭了两下,继续陷入深沉的睡眠;

    那模样看起来可爱极了。

    季松朗心里暗暗唾弃自己,就在刚刚,他心里升腾起一种焦灼的冲动,那一刻,他不管不顾地就想要吻上她的唇;

    那种念头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季松朗,让他的眸子越来越深沉,让他的体内越来越热;

    他从被子里跳了出去。

    夜晚的凉气在刹那间侵-袭,白色的小奶猫打了个哆嗦。

    ——他是很想与她接吻,但不能是这种情况下啊!

    ——初吻,当然要浪漫又唯美,只属于彼此,怎么能便宜了这只猫?!

    季松朗在心里冷哼一声,这只猫已经占了很多便宜了!

    季松朗跳在被子上,微凉的空气让他不由甩了甩自己的毛,体内的燥热也有所消退,他灵巧地在被子上和枕头上走动,那姿态带着猫科动物特有的优雅从容,仿佛是一个巡视领土的王。

    季松朗站在苏华殷枕头最上方,爪子抬了抬,看着渐渐长起来的指甲,有些犹豫地放了下去,然后用自己长了一点的小尾巴小心地将黏在苏华殷脸上的黑色长发拨开,脸上柔柔痒痒的感触让苏华殷不自在地动了动,翻了一个身,身上的被子也被她折腾下去一半,大半边身子都露在了外面。

    会着凉的——!

    白色的小奶猫从枕头上跳了下来,从床间走了好一会儿,找了一个最佳位置,伸出自己的一个小爪子勾住了被子,使劲用力地往上拖。

    但是小奶猫太小了,被子对于一只猫来说实在是太重了,更何况一只小奶猫?

    小奶猫使出了自己吃奶的力气,被子也没有上升一毫米。

    季松朗放弃用爪子勾住被子,他觉得这样他施力借力有些不方便,所以使不出大力气,于是它选择用牙咬住被子,然后四只爪子摁在床上借力。

    这一次是真.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季松朗只觉得他的牙都开始酸痛了,被子的位置依然没有一丝一毫地改变。

    苏华殷晃了晃身子,似乎是觉得不舒服,于是她翻了个身,好像压倒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喵呜!!!”

    惨烈的叫声直冲九天,响彻云霄,苏华殷猛地就坐了起来。

    她第一时间打开了床头的灯,橘色的暖光笼罩着整个屋子,小小的白□□咪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弱声弱气道:“……喵呜……”

    “怎么回事??”苏华殷急忙把自己的小甜甜抱了起来,不顾小甜甜的挣扎,细细地瞧了一下小白猫的身体,小白猫一直在护着自己的右爪,这是被伤害后的条件反射,苏华殷注意它的动作,细细瞧了瞧它的右爪,应该是刚刚自己翻身的时候压到了。

    苏华殷先是轻轻地把小白猫的爪子放在手里,然后轻轻地按了两下,看见小白猫没有什么反应的样子,微微松了口气,然后又稍微加重了点力道,重复个三四回,小白猫依然没什么反应,苏华殷这才放下心来,小甜甜应该是没有伤到骨头。

    但是为了保险,还是去一次宠物医院的好。

    不过,小甜甜是怎么跑到这边来的?

    季松朗羞-耻的整个猫都不好了!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怎么能这样呢?!

    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吗!!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把自己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看了一个遍呢?!

    季松朗羞-耻地连尾巴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苏华殷以为小白猫是疼的,这下更是没有心思去管小甜甜是怎么从另一头跳到这一头了,她小心地安抚着小白猫,给它顺毛挠下巴,小白猫都一副蔫蔫的样子,连平日最喜欢的挠下巴都没有换回它的任何反应。

    苏华殷这下急了,也不再安抚小白猫了,赶忙拿了两件衣服走进换衣间,换了衣服赶紧带小甜甜去医院啊。

    白色的小猫趴在床上独舔伤口,轻柔的顺毛和挠下巴让它舒服地闭起了眼睛,喉咙里条件反射地想要发出舒服的“咕噜”声,但是被他努力压了下去;

    ——他怎么会是那么容易被讨好的?!

    突然,柔软的轻抚顺毛没了,舒服地挠下巴没有了,等小白猫半梦半醒间懵逼地睁开眼睛的时候,苏华殷已经拿着衣服去了换衣间。

    连头都没有回!

    季松朗:“……!!!”

    这是始乱终弃啊!

    刚刚才把人家看光了,现在就把人家扔一边不管了?!

    这是始乱终弃!

    季松朗出离地悲愤了。

    没等他悲愤两分钟,换好衣服的苏华殷一手捞起它,小心地抱在怀里,下巴蹭了蹭它脊背上的绒毛,语气里难掩懊悔:“真是抱歉啊,小甜甜……”

    “一定很疼吧……?”

    “没关系,我们这就去医院,一定不会有事的,”苏华殷锁上门,喃喃道,“马上就不疼了,乖啊,小甜甜,马上就不疼了……”

    “喵……?”季松朗懵逼地歪了歪脑袋,他不是很疼啊,“喵呜……”

    苏华殷上了电梯,听到小甜甜的声音立马看向它,只见小白猫轻轻歪头,漂亮的蓝色-猫瞳里水波漾漾,说不尽的委屈与疼痛,软软糯糯的声音里也满是委屈,一点也不像平时的清亮,苏华殷只觉得心里一抽一抽的疼,她家小甜甜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都是她不好!

    “抱歉,小甜甜,以后不会了……”

    苏华殷蹭了蹭小白猫脊背上的绒毛,那柔柔的暖暖的触感仿佛给了她一些安慰,她从电梯里走了出来,轻声道:“都是我不好……以后不会让你跟我睡在一起了……”

    “栗姐说得对,还是给你自己弄一个小床比较好,免得我压着你……”

    “给你看完病我就去买一个……乖啊,以后这种事不会发生了……”

    “喵……?!”

    “喵呜?!”

    季松朗差点从苏华殷的怀里跳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一扭头,自己的福利就没了呢?!

    为什么要分床?!为什么?!

    “喵呜——!”

    “乖啊,宝贝,马上就没事了……”

    “喵呜——!”

    不不不,我一点事也没有啊!不需要分床!不需要!

    **

    足足折腾了半个晚上,即使医生再三强调没什么,苏华殷都想要把小甜甜放在医院观察两天,让医生差点翻白眼,小白猫咬着苏华殷的袖子做往前走的动作,一直在催促着苏华殷回家,最后在医生的保证和小白猫的催促下,他们终于在后半夜带着回了家。

    回家以后,苏华殷生怕自己再翻身压着自己亲爱的小甜甜,把小甜甜放在自己床上,准备去客房睡,小白猫声声凄厉地叫着,最后苏华殷才留了下来。

    但总是不敢睡,生怕压着自家小猫咪。

    小白猫咬着被子往上拽,苏华殷吓了一跳,赶忙把小白猫抱在怀里,把被子往上拽了拽,小白猫亮晶晶的蓝瞳看着她,苏华殷只觉得小白猫这个姿势有些眼熟,好像刚刚看到过一般……

    看到过……

    对啊!

    刚刚自己一起来,小白猫似乎就是这样的姿势!

    苏华殷好像懂了些什么一般,问道:“你刚刚,是帮我拽被子,才跳到这边的吗,然后被我压到的吗?”

    “喵呜~”季松朗把头埋在爪子上,他觉得脸上热热的,“喵呜~”

    “真乖,”苏华殷才不在乎小白猫真正做了些什么呢,她笑道,“我家小甜甜真的好乖,乖巧又聪明,一点也不想一个猫咪。”

    想到晚上不肯让自己抱,却又偷偷把尾巴放在自己手心让自己抓住的小甜甜,苏华殷忍不住微笑,她们家小甜甜,怎么这么可爱,这么聪明,这么乖巧,这么招人喜欢呢?

    “如果你是人类就好了……”苏华殷抱着小白猫,喃喃道,“如果你是人类,我就嫁给你。”

    季松朗:“……!!!!”

    这是……求婚吗?!!

    **

    季松朗早上起来的时候,才刚刚六点多一点,太阳才刚刚升起,打开窗帘,室外也有些昏黑。

    他有些心神激荡。

    明明晚上折腾了那么久,明明现在还这么早,但是季松朗却觉得像睡了二十小时再起来一般,神清气爽,精神振奋。

    好想见到她。

    “如果你是人类,我就嫁给你。”

    柔软的女声仿佛还在耳边呢喃,季松朗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打开灯,从衣柜里挑选衣服。

    我真的是人类,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自己亲口说的,总不会赖掉吧?

    季松朗只感觉心间有一种十分饱胀的感觉,他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此时也不觉得这感觉有什么不好,只觉得满满的,很舒服。

    他看着满柜子的黑西装,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衣柜这么单调,黑西装平时是没有问题,但是今天这种场合下,太正式太有距离感了吧!

    季松朗满柜子地翻衣服,如果他没记错,他应该有几件深蓝色的西装,深蓝色,总比黑色好一点吧?

    季松朗挑了七八件衣服扔在床上,犹豫不决。

    这一件有暗绣暗纹,看起来是不是要好一些?这一件是深蓝色的,颜色要比黑色好一点啊?这一件有装饰,会不会看起来休闲一些?

    当管家王伯在清晨敲响自家少爷的卧室门的时候,真的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

    “王伯,”季松朗面无表情道,“你觉得这几件衣服,哪一件更适合休闲场所?”

    王伯:“……”

    王伯怀疑自己幻听了。

    “王伯?”季松朗又叫道,“你觉得哪一件比较好?”

    王伯有些恍惚地看着那七八件西装,原来不是自己幻听啊……

    “王伯?”

    季松朗又道。

    王伯定了定神,扫了那七八件西装,然后沉默了,除了个别颜色外,他真的找不到其他什么区别。

    但是,看着自家少爷的表情,王伯淡定地指了一件深蓝色的西装,道:“我觉得这一件比较好。”

    “是吗……?”季松朗喃喃道,又看向王伯指的那间深蓝色西装,微微蹙了蹙眉。

    ……好像确实要比其他几件好一些啊。

    王伯游魂般飘了出去。

    他还是觉得自己走错了房间。

    自家少爷,什么时候开始纠结于衣着?

    难不成是交了女朋友?

    等等!

    ——交了女朋友?!

    这可是大喜事!

    **

    早上八点半,季松朗来接苏华殷。

    他一看就是经过精心打扮的样子,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扣子扣得整整齐齐,皮鞋也散发着光泽,整个人容光焕发,全是似乎都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

    “季先生,”苏华殷诡异地沉默了一下,然后道,“李导和朱先生呢?”

    “他们让我来接你的。”季松朗毫不犹豫地说道。

    苏华殷沉默了片刻,心知李明乾和朱言夹在中间十分为难,便道:“那好,我们走吧。”

    这姿态不咸不淡,不冷不热,与昨天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季松朗内心有一点小小的失落,果然,他就不应该相信别人的眼光,这件深蓝色的西装一点也不休闲,他应该穿那件有装饰的黑西装!

    不不不,他今天晚上回去,一定会立刻定做休闲装的!

    衣服太正式了很容易让人产生距离感的。

    一路无话。

    苏华殷似乎十分疲累的样子,上了车她就闭上了眼睛,似乎想要补眠,季松朗本来打算直接去朱言公司的,但是一看苏华殷这个样子,方向盘一转,换了个方向。

    这两天她都睡得很晚,肯定很困,昨天还因为自己半夜爬起来去医院。

    季松朗有些心疼。

    她困成这个样子,肯定没吃早饭。

    但是肯定给那只愚蠢的猫准备好了早餐。

    一时间,季松朗心里五味杂陈,有一种想把那只蠢猫扔出去然后再告诉苏华殷自己才是那只猫的冲动。

    但是他还是压下去了。

    不能太着急,太着急是追不到人的。

    季松朗回忆起自己看过的#拿下女神的一百种方式##教你带回高冷女神##女神追求宝典#,不由在心里默念了几句要有耐心,这些“秘籍”里提供的方法不一,但无疑都提到了要耐心不能着急,对女神要用持之以恒的深情来打动。

    季松朗停下了车,苏华殷睁开了眼睛,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问道:“到了?”

    “没有,”季松朗留下一句,就下了车,苏华殷听到没到,又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

    很快,季松朗又回来了,苏华殷闻到了一种香气,有些迷茫地睁开眼睛,季松朗道:“醒醒,别睡了,一会儿就到了。”

    “先吃点东西。”

    季松朗递给苏华殷一个纸袋,几个小笼包和一杯粥,苏华殷接了过来,问道:“你吃了没?”

    “……吃……没有,”话到嘴边,季松朗突然改口,苏华殷扭头看他,却发现他目不斜视,看着前方的道路,面色冷淡。

    苏华殷:“……”

    苏华殷突然觉得季松朗这性子十分可爱,就像一只猫,虽然偶尔会傲娇,但是十分可爱,还很温暖。

    苏华殷突然觉得季松朗顺眼不少,又想起昨天季松朗那通红的耳根,易害羞、别扭、好话反说、傲娇,还真的很像是一只猫啊;

    尤其是像自家小甜甜。

    “那……谢谢季总了,”苏华殷心情不错,她晃了晃手中的纸袋,拿起纸袋中的一次性手套,平平淡淡道,“季总需要尝尝吗?”

    “……那谢谢你了。”季松朗答道。

    季松朗只感觉心里一阵神清气爽,他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改口。

    与心上人分食一袋食物,接受心上人的投喂,真的是让人志得意满啊。

    季松朗遏制不住心口那满胀的情绪,扭头看了苏华殷一眼,看见那人小口小口吃着自己买回来的包子,红唇上沾了一点点汤汁,季松朗更是觉得有一种情绪在心头涌动,那情绪让他心里暖暖的、热热的,仿佛有一种什么东西要喷发出来。

    他看着苏华殷,目光十分认真,语气十分郑重地承诺道:“我一定会让那些人向你公开道歉的。”

    “不管是宋之颖,还是那些营销号和微博大V。”

    他的语气那般郑重,仿佛是穷极一生的承诺。

    苏华殷楞了一下,笑了,“现在舆论压力那么大,还有国影在上面撑着,他们道歉是迟早的事情。”

    季松朗抿了抿唇。

    苏华殷收拾了一下吃完的纸袋,随意挥了挥手,十分随意道:“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了啊,季总。”

    季松朗抿起的唇角放松,半晌后微微勾起。

    明明是一句很随意的话,却让他感觉到春暖花开般的喜悦。

    苏华殷……苏华殷……

    嘴角不自觉地咀嚼着这三个字,季松朗突然感觉心情很好。

    季松朗心情十分愉悦,到了朱言的公司,看到朱言和李明乾的时候,还破天荒地点了点头,颇有几分温和的意思,直把朱言和李明乾看的一愣一愣的。

    季总竟然是这么平易近人的人?

    简直不敢置信!

    朱言和李明乾齐齐地看向苏华殷,苏大师和季总发生了什么?

    哦不对!

    是苏大师做了些什么,让季总这么开心?

    苏华殷走到朱言面前,笑着打了声招呼,“李导,朱先生。”

    李明乾和朱言也纷纷跟两人打招呼,苏华殷问道:“朱先生,你们公司今天的员工,都来了吗?”

    “都来了,”朱言一听是正事,也立马认真道,“今天没有请假的。”

    “那就好,”苏华殷认认真真地看着朱言的灵气,若有所思地说道,“请问今天早上,朱先生接触了谁?”

    “接触了谁?”朱言一边引着几个人向里面走,一边重复了这个问题,他皱起眉,认真思索道,“就是我的那几位秘书和助理吧?还有几位前来汇报工作的部门主管和经理,现在才九点多钟,我没有接触过很多人。”

    “那就先从这些人开始排查吧,朱先生,”苏华殷语气平淡道,“如果没有意外,就是在你今天上午到现在接触的这些人中。”

    朱言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苏华殷微微笑道:“朱先生,还记得我跟你解释过的吗?你身上的厄运,不是来自于你自己,是沾染上的,是一种指引,有人通过接近你,来把这种厄运给你,昨天晚上,你身上最后的一丝黑气已经被我抹掉,而你又是直接回家,那个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苏华殷顿了顿,缓缓道:“而现在,你身上又沾上了这股气,你说,是来自于谁呢?”

    朱言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苍白,他忍不住摇了摇头,又伸手摁了摁自己的额头,语气里难掩迷茫,“……我今天接触过的那些……公司带他们不薄,为什么……”

    “朱先生,”苏华殷拔高声音,朱言看向她,苏华殷目光冷淡而清明,那种清明十分震撼人心,似乎能让所有望向她眼睛的人慢慢冷静下来,朱言只感觉自己热血上头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苏华殷又道,“到了。”

    朱言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领着几个人下了楼梯。

    他的公司位于这座写字楼的九、十、十一、十二、十三楼,他的办公室在十三楼,他们刚刚走得也是专有通道,直达他办公室,所以并未引起注意,一行人进了朱言的办公室,朱言张罗着给几个人倒茶,被苏华殷制止了。

    “朱先生,我们可以先从最常接触你的秘书和助理开始查起,”苏华殷坐在沙发上,随意翻动着一本财经杂志,道,“你不觉得让他们进来嘱咐他们为我们准备饮品是一个十分正大光明的理由吗?”

    朱言恍然大悟般看向苏华殷,道:“谢谢苏大师,谢谢苏大师。”

    苏华殷没说话,她感觉朱言情绪不是很对,也是,经常接触他的秘书和助理大多是他的心腹吧,一想到他们很可能背-叛他,他不好受也是应该的。

    苏华殷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朱言开始叫人。

    第一位进来的是一位中年女士,她穿着一身职业套装,看起来十分严肃,进来下意识地就看向苏华殷等人,目光中有着明显的疑惑,道:“朱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