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28.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五年来,苏华殷从未间断过给两个老人汇款,即使是她在那个家庭里被虐-待被忽视被冷落,她也从没有停止过汇款!

    从五年前第一笔汇款单两千块开始,到最近一笔的五万块,这可是一个月五万块,而不是一年,即使在首都,一个五口之家的小康家庭一个月也花不了五万块啊!苏华殷一个月寄五万块,一年就是六十万啊!她一共寄了两年的每月五万,也就是足足一百二十万啊!再加上那三年寄的数额,即使额度偏小,每个月两千三千,但也是钱啊!这五年下来,苏华殷给他们的数目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苏华殷前三年在娱乐圈根本没有任何名气,即使签约了天冠也没有分配什么经纪人,除了跑跑龙套和天冠的死工资也没什么收入来源,跑龙套能有多少钱?一个跑龙套的现身说法,一天也就拿个五六十,运气好了拿一百,而且也不是日日都能找得着活干!

    也就是说,苏华殷在月入三千的情况下,每个月都会给那两个老人寄两千块!自己只留下一千!

    一千在首都能干点什么?一天一个菜可能都吃不起!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网上几乎掀起滔天巨浪!

    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无耻狠心又毒辣的一家人?

    他们是如何昧着良心,在苏华殷给他们这么多抚养费的时候,站出来在网上控诉苏华殷不孝,控诉苏华殷不尽抚养义务的呢?!

    他们是如何不要脸,才能在收着苏华殷巨额金钱的情况下,站在网上跟幕后主使一起抹黑苏华殷的呢?!

    老虎尚且不食子啊!

    这家人恨不得把苏华殷生-吞-活-剥-榨-干-最后一点利用价值啊!

    网络上的轩然大波可想而知。

    这一家子,对苏华殷忽视冷漠虐待,连个学都不让人家上,现在一边拿着苏华殷的钱,一边从背后捅苏华殷刀子!

    什么叫做道德败坏?这就是道德败坏!

    什么叫做无耻之徒?这一家子都是!

    愤怒的网友铺天盖地地涌入苏耀晨所在的学校官微大肆刷屏,一部分公-安-机-关的官微也被刷屏,甚至跑到一开始爆料抹黑苏华殷的微博大V和营销号下面疯狂刷屏,质问他们是不是为了钱连良心也不要了,更多的人在质问究竟是谁在幕后主使这一切,他们究竟是拿了谁的钱?!

    本来以为胜券在握的营销号和微博大V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彻彻底底地翻转,一时间打了个措手不及,即使他们在之前就已经看出了苗头,但也没想到这件事会把群众的质疑和愤怒掀起到这个高度!

    局面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控制的了!

    微博评论以一种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飞速增长,几个微博大V和营销号掉粉掉的厉害,当初苏华殷掉粉的速度都赶不上这群人,问题是,他们没有苏华殷那么多的粉丝啊!

    这群人之中,最高的粉丝量就只有一百万出头,其他人连一百万都没有,这里面有多少真粉丝有多少买的僵尸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掉的这些粉丝全都是真粉丝啊,哪里能经得起这么掉?!

    一个微博大V一个营销号要养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他们不是明星没有那么高的颜值和曝光率,微博粉丝都是这么日久积累下来的,谁舍得这么掉?那些微博大V和营销号看到粉丝这么哗哗的掉,心里早就肉痛死了。

    自然就一个个的,都拿起手机,给宋之颖打电话去了。

    宋之颖此时也急啊!

    她布置了那么久,就指着这一仗翻身呢,到时候苏华殷被她黑死,天冠娱乐也被苏华殷拖累着,暂时没空找她麻烦,到时候她的工作室都成型了,天冠再想动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她又不是没有金主靠着!

    可是呢?!

    这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开场确实如她想象的一般,舆论一边倒,苏华殷几乎被人黑死,热搜上全是苏华殷的黑料,除了她爆出来的那些,什么耍大牌欺压黑人等等小黑料也是数不胜数,当时她还志得意满地以为苏华殷死定了。

    可是呢?发生了什么?这才几个小时啊,为什么所有黑苏华殷的人就不见了?!为什么苏华殷突然人气那么高?为什么整个微博都是为苏华殷说话的?!

    苏华殷到底做了什么?!!

    宋之颖已经来不及反应了,她的手机就像夺-命-铃-铛一样疯狂地响了起来,就连宋礼的手机都响个不停!那群人可不是像苏建国这么好打发的,她今天不把这群人安抚好,明天就爆出这一切都是她操控的,她才是幕后主使!

    现在还没有证据指向她,宋之颖觉得自己做事情颇为隐秘,苏华殷应该抓不到她的把-柄才是,除了第一件事阴差阳错是苏华殷自己澄清的,其他要不就是国影出面,要不就是五年前的旧帖子让她翻身,这跟她自己没关系!

    宋之颖心里疯狂地叫嚣,但是接起电话来还是十分小心翼翼,各种保证和好话一点也没少说,更是把自己的金主搬出来堵这些人的嘴,好不容易把大部分都安抚了下去,宋之颖倒在沙发上,眼神疲累。

    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明明一开始那么顺利不是吗?

    万一自己暴-露了……

    不!不会!

    宋之颖猛地站了起来,眼睛惊恐,她不敢想象幕后主使爆出来是自己以后自己的下场,那样声名狼藉人人喊打的就是她了!

    她绝对不能容忍自己沦落到这种地步!

    宋之颖拿起电话,烂熟于心的号码被她输入进去,手机响了一分钟自动转入人工提示,她又马不停蹄地打了第二个;

    ——这是她最后的希望啊。

    宋之颖都不记得自己重复了多少遍,人工提示的温柔机械的女声几乎让她麻木,这一次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还让她楞了一下,不过也仅仅只有一瞬,宋之颖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大声道:“孟总——!”

    “宋之颖?”

    男人的语气很奇怪,宋之颖的心“咯噔”一声,刚刚升起的惊喜在刹那间烟消云散,她的大脑神经仿佛在提示着什么,这让她的手都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孟、孟总,是我啊,我是之颖……”

    男人轻笑了一声,那声音有几分嘲讽,又有几分冷漠,他徐徐道:“——你还敢给我打电话?”

    宋之颖整个身体都抖了一下。

    “事情办成这样,你竟然敢跟我打电话,”男人的声音充满了不敢置信,他渐渐笑了起来,然后一字一顿缓缓道,“宋之颖,你真的很勇敢啊。”

    “你是打算,”男人顿了顿,含笑道,“再早一点,死吗?”

    手机从手指间滑落,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非常大的声音,那碎开的零件四处飞溅,还割伤了宋之颖的脚踝,

    但是宋之颖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愣愣地站在那里,好半晌,她的身体开始滑落,她跪倒在沙发旁边,突然大笑起来,然后泪流满面;

    她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发出类似野兽般哀嚎的声音,她重重地打着沙发,头发散乱,哭得像个疯-子。

    在那一刻,她无比清晰的认识道,孟总是不会管她的了。

    如果没有孟总,那么在她面前的,就是庞然大物一般的天冠娱乐和网民的愤怒,那些想要击毁她,就像击毁一个蚂蚁一般容易!

    不!她绝不能落到这种地步!

    宋之颖狠狠地掐着自己的手心,孟总是跟她掰了,但是别人不知道啊,在别人眼里,孟总依然是她的靠山;

    最后了,她得好好利用这一点。

    **

    已经快凌晨三点了。

    苏华殷看了一下时间,手指不自觉地碰到柔软的绒毛,不由微微一愣,扭头看了过去。

    白色的小奶猫还趴在床头,一双圆滚滚的蓝色-猫瞳还凝聚在她的手腕上,它不时站起来走两下,然后再趴下,似乎是倦极,但仍然用一双宝石般的眸子注视着自己。

    那双蓝宝石一样的眸子是那般清澈无瑕,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自己,仿佛只能看到自己一般。

    “喵呜~”

    白色的小猫似乎也注意到苏华殷的眼神,它欢喜地站了起来,小步走到她身边,用爪子勾了勾她的衣服,奶声奶气道:“喵呜~喵呜~喵~喵~”

    然后白色的小猫跳到了枕边,趴了下来,一双蓝眸还在认真地看着苏华殷。

    “是在叫我睡觉吗?小东西。”苏华殷心里一软,她自己也说不清什么,是因为那小东西眼睛里满满的自己吗?

    或许是吧。

    苏华殷轻轻笑了,反手把笔记本电脑关了,放在旁边的床头上,把白色的小奶猫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它柔软的绒毛,那绒毛带着小动物特有的温度和暖意,让她不由自主地有些放松,“是困了吗?”

    “很抱歉,一晚上没有顾上你,你还那么小,熬夜对你身体可不好。”

    苏华殷轻轻笑了,她把灯关上,道:“该睡觉了,小甜甜,晚安。”

    “喵~”小白猫叫了一声,似乎在回应。

    空气中渐渐沉静了下来。

    突然,苏华殷说道,“小甜甜,陪我一起睡吧。”

    苏华殷一边说着,一边把白色的小奶猫抱到怀里塞进被子,企图就这么拥抱小甜甜一个晚上。

    “喵~!喵呜!喵喵喵……!”白色的小猫眼看就要炸毛,苏华殷赶忙放开了它,小白猫一跳就是好远,用那双蓝色的猫瞳死死地看着苏华殷。

    苏华殷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寂静的黑夜,那笑容那般清晰,小白猫弓起的背渐渐放松下来。

    苏华殷轻轻道:“在被子里不舒服吗?那就不难为你了,晚安,我的小甜甜。”

    小白猫趴在离苏华殷较远的一个位置,看见她闭起眼睛,这才犹豫地站了起来;

    真是一点警惕心都没有的女人,

    怎么能随意邀请别人共睡呢!

    季松朗在心里唾弃道,但是小身子又不由自主地走向苏华殷,她今天晚上看起来,似乎很伤心的样子。

    也是,

    季松朗心想,

    摊上那种事情,谁能不伤心呢?

    已经尽可能对他们好了,结果人心不足蛇吞象,反过来捅了她一刀,

    这个女人,本来就够善良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看到他一个大男人被劫-持还出来帮忙,要不然也不会还给那一家人寄钱;

    但是当善良成为被伤害的理由时,这个女人,还是会很伤心的吧……?

    要不然也不会熬夜到这么久。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不由自主地走到苏华殷身前,季松朗犹豫了一下,还是在苏华殷伸出的手旁边趴了下来,然后用毛绒绒的小尾巴轻轻碰了碰她的手心;

    下一秒,颇为敏-感的尾巴受到温柔的抚摸,季松朗并未觉得有什么不适,反而觉得有一种温暖;

    就一晚,季松朗心想,看在她这么可怜这么喜欢自己的份上,就一晚……

    小白猫渐渐陷入沉睡。

    苏华殷感受到手指间那毛绒绒的触感,嘴角无声上扬,

    她的小甜甜啊,又乖又可爱,真的特别甜。

    **

    第二天:

    国影此时非常火爆,不仅有乔装的记者混进国影校园,更有完全没有乔装过的记者围在国影门口,幸好昨天国影就已经预想到了这个情况,再加上近些天学校一直处于高度戒备之中,这才没出什么问题。

    到最后,国影索性安排了几十个保安守住国影的各个大门,没有学生证和工作证的人一律不许进入,学生们的影响还小,毕竟大部分都是住校,倒是老师麻烦可就大了,一走到附近几十个记者就蜂拥上来,好几个老师都被吓了一跳,最后还是保安给救下来的。

    学校没有办法,只得发动学校保安,这几天就算学校高度戒备保安多了不少也不能这么浪费啊!没办法,最后只得给警-察-局-报-案来维护学校附近的正常秩序,还特意通知苏华殷最近两天不需要来上课,一切等事情平息了再说。

    即使是这样,一开始混进国影的记者也是混进去了,现在舆论正是沸反盈天的时候,现在网上对苏华殷及苏家一家和幕后主使都是非同一般的关注,哪一家传媒公司和娱乐杂志新闻不想得到第一手资料?不想第一个采访到苏华殷?

    现在的记者耍-起-手-段-来,那真是防不胜防!

    混进国影的记者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现在网上舆论那么大,苏华殷会出家门才有鬼了,国影估计会给她放上两天假,与其从门口等着那不切实际的点滴希望,还不如混迹进来采访一下学生对苏华殷的印象,起个劲爆点的题目,又是一个头条!

    “同学,”那记者拦住了走过来的几位学生,微笑道,“你们对苏华殷怎么看?”

    几个学生面面相觑,虽然他们没有听过苏华殷的课,但是当时苏华殷智斗三位萝国学生的视频可是流传了很久,她们可都看过那视频,有的还反复看了好多遍,此时当然不会说苏华殷一个不好,满口都是赞美。

    那记者又问了不少学生,发现这些学生对苏华殷的态度都十分一致,赞美欣赏崇拜,偶尔有几个含蓄地也绝不会说苏华殷一个不好,采访了半个多小时,记者都要怀疑国影给学生们下个什么指令了!

    打起精神,记者又向其他学生走去。

    **

    苏华殷的事情虽然爆发点是晚上六点,但是苏华殷开始反击的时间已经不早了,而苏家那家人的事情爆出来是在零点,本来已经是很多人的睡眠时间,但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爆出来,导致很多人根本没有睡,今天这边一监-测流量,昨天晚上凌晨的网络流量猛地蹿高了一大截,而早上一起来,苏华殷的事情依然爆炸热搜,实时热搜前五十位,几乎都是和昨天晚上那群事有关的!

    这样一来,这件事的热度又蹿高了一截!

    如此高的流量和强烈的民意自然引起了上面的观察,这一观察发现还不是普通娱乐圈撕-逼-黑-幕事件,这还牵扯到重男轻女家庭暴-力等等一系列新闻热点,当天,苏华殷就出现在早间新闻报纸的社会版面,题目就叫做“寒门女的励志路”,苏华殷大早上起来看新闻的时候,愣是没把这题目和自己联系在一起。

    事情持续发酵,网上对于苏华殷的心疼有多么大,对于苏家一家子和幕后主使者的愤恨就有多么大,但是目前幕后主使者并没有确凿证据可以指认出,所以民众的愤怒完全集中在苏家一家人身上。

    苏耀晨昨天晚上看微博的时候就非常害怕,今天早上看到网络上的评论更是心慌不安,索性干脆连家门都不肯出,苏父苏母只能在家陪着他,但是因为苏父是真身录视频上热搜控诉,他的同事自然认得出他,再加上曾经的帖子,以前的邻居也自然认得出他,虽然他们一家现在搬到郊区的一个套房,那小区安保物业很好,可以止得住记者,但是挡不住邻里邻居的眼神啊!

    苏建国也是心疼父母的,所以这套房买的是三室一厅,当然是只交了首付,用的自然是苏华殷给的那些钱,他们把老两口也接过来住了,现在一家五口窝在家里连门都不敢出,唯一做的事情就是痛骂苏华殷。

    但是亏心事做了,就不是他们不出门可以解决的了。

    记者们兵分两路,一路去苏耀晨的学校采访苏耀晨的同学,一路去老城区采访苏家祖父母的邻居,曾经的老城区现在都要变成贫-民-区了,那乌乌压压矮小拥挤的平房以及坑坑洼洼的脏泥路,说是老城区,城区都不愿意认,现在这个地方,比郊区离市区还要远上不少呢!

    记者的摄像头忠实地记录下这一幕幕,此时他们心里才突然明白帖子里那一句小姑娘没被拐走真的是命好。

    在这个地方,没被拐走可不是命好吗?

    老城区住的都是一些老人,和苏家祖父母年纪相差不大,有一些被自家儿女接出去享福了,但也有一些还留在这里,他们对苏家祖父母和苏家那个小姑娘的事可是清楚地很,当初那苏家小姑娘没被饿死,也是有他们心善的原因,这些老人一提起苏家小姑娘,都是一拍大腿,口里喊着,“造孽啊。”

    “苏家那小姑娘当时才多么小?我瞅着也就不到一岁,那么一点点,眼瞅着就要从床上摔下去,老两口一个也不管,造孽啊……”

    “苏家小姑娘在床上哭得那么厉害,老两口就没一个给喂饭的,还是我看不过去帮着照顾照顾,这老两口一点也没有把那姑娘当孙女看,作孽啊……”

    “当初苏家姑娘考上大学,听说还是重点大学,多大的好事啊,一辈子的前途都指望着这个了,那老两口还不让姑娘去,你瞅瞅咱这房子有什么隔音?嘴上说着是孩子不想去,背地里把姑娘打的哭天抢地……”

    “……”

    “……”

    记者一路走过来,听到这些话真是心惊,她虽然也是个社-会-新-闻记者,这些事情早就听多了,但是此时听到那么一个小姑娘从小到大遭受过这么多不公与暴力,还是忍不住心疼;

    她也是当妈的,她有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的心肝都掏给自己的女儿,现在听到这小姑娘多么多么可怜,心里更是一阵阵泛酸;

    这世上,怎么有如此对亲孙女的祖父母?!

    当天中午十二点,那记者今天上午的采访经过一系列的剪辑,就这么登上了首都台的《生活派》节目,一时间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苏华殷小时候的遭遇与她现在的成就简直就是山岳般的落差!

    而此时,对国影学生的采访和对苏耀晨同学的采访也都上了微博,那强烈的反差纷纷引起网友的大力批判。

    **

    中午十二点,苏华殷公寓。

    “叮咚……叮咚……”

    苏华殷开了门,她看着外面器宇轩昂的男人,微微沉默了一下,道:“季先生?”

    男人点了点头,似乎是回应,他深黑的眸子越过苏华殷看向屋内,没有看见那只愚蠢的白色小猫,这让他的心情骤然上升了不少。

    他缓缓道:“……这里,不大安全。”

    苏华殷:“……??”

    季松朗仿佛没有看到苏华殷的表情,沉沉道:“我找到了证据,关于幕后主使,你想要看一看吗?”

    苏华殷的眼神刹那间变得警惕起来,季松朗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他微微垂下了头,低沉道:“你救了我两次。”

    季松朗觉得自己的手心在冒汗。

    所以,这是来,报恩咯?

    苏华殷眯起了眼睛。

    可是她不想,让幕后主使,这么早暴露呢。

    苏华殷微微垂了垂头,露出一小段线条优美的脖颈,她向房间内退后一步,缓缓道:“季先生,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