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16.第十六章
    苏华殷默默地看着手中由孙院长友情提供的学生手册,第八十二条校规果然与刚刚她胡编乱造的完全不相同,苏华殷默默地扣上了手中的小册子,严肃道:“我的记忆力果然有待加强和提高。”

    言下之意就是说自己记错了。

    孙院长没说话,苏华殷也保持沉默,几分钟后,孙院长抬头看她,轻描淡写道:“国影学生手册用了几十年了,也没有改版,早就该改改了。”

    苏华殷:“……??!!!!”

    ……改学生手册?

    ……就因为她一句话?

    苏华殷觉得自己有点懵。

    “既然他们那么仰慕华国文化,国影的学生手册也是华国文化的结晶,不妨多誊写几遍,”孙院长不紧不慢道,“有利于他们对华国文化的积累。”

    苏华殷:“……??!!!”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苏华殷肃然起敬。

    什么叫护短?这就叫护短!

    什么叫阴-人?这才是阴-人!

    想到那些萝国学生将学生手册誊写了很多遍以后,孙院长轻飘飘地说,学生手册改版了,这一次的学生手册是国影集体智慧的结晶,你们仰慕中国文化?先了解了解国影的学生手册吧。

    抄完了旧版抄新版,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苏华殷觉得自己都忍不住给那几位萝国学生点一根蜡烛了。

    “在国影这几天,感觉怎么样?”孙院长放缓了语气,显出几分长辈的和蔼,“还适应吗?”

    “挺好的,”苏华殷回答道,“国影是一个很理想的工作环境,孩子们都很可爱,气氛也是轻松愉悦。”

    “嗯,”孙院长点了点头,眼睛里露出几分自豪和笑意,“学生们对你评价很高啊。”

    “啊?”苏华殷楞了一下,爽朗地笑了笑,“我对他们的评价也很高啊,我们互相欣赏,有利于良好师生关系的建设。”

    孙院长摇头笑了笑,这时候,院长办公室的门响了起来,孙院长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严肃,沉声喊道:“进来!”

    两个中年人同时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人苏华殷认得,这是国影校长,当初就是他亲自跟她谈的,最后才决定录用她,另一个人五官硬朗面色冷淡,一眼望去就容易让人心生畏惧,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

    但是他的灵气,却呈现出脉脉流淌的温红色,像是流动的岩浆所氤氲出的红色液体,在空气中静静流动,宛若红宝石一般的颜色,澄澈,透明,散发着勃勃生机。

    拥有这种灵气的人,本质仍然是个热血青年,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用更温和沉静的方式表达出来,但是本质是不会发生改变的。

    那些红色气体的边角处勾勒着淡淡的金光,在空气中闪着动人的光泽,这份光芒苏华殷十分熟悉,曾经,每当她做了什么利国利民的实事,她的气的边角处就会勾出几分金色,她没办法看到自己的气,却可以明白地看见这些金光。

    最显赫的时候,那些金边连成了线,日-日生辉。

    与此相应的,是她与日俱增的强悍能力。

    这也是那些人越来越容不下她的原因吧。

    明明只是皇室和神殿相互妥协而推出的棋子,虽然被扣上“圣女”的名声,但实际上皇室和神殿并没有让她摸到任何权利的打算,从一个“有名无实”的“圣女”一路走来,苏华殷不知道吃过多少次亏,到后来,她这个棋子在民间的声望已经远远大于皇室和神殿,自然不再被他们容下,她虽然一路走来,但到底,势单力薄了些。

    “苏老师?苏老师……?!”

    有些诧异的男声微微抬高,苏华殷从自己的思绪中走来,歉意地笑了笑,道:“周校长,有什么事吗?”

    “你能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完整地叙述一下吗?”周校长看她回神,礼貌地说道。

    “可以,”苏华殷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腼腆地笑了笑,回忆道,“今天我出现在校园里,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找我要签名,她有些害羞,所以我逗了她几句,然后就有很多可爱的孩子上前……”

    “……”

    “……”

    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完,苏华殷接过周校长递来的矿泉水,抿唇笑了一下,周校长跟那个男人对视一眼,那男人神情有几分凝重,淡淡道:“这次多谢你了,你走吧。”

    苏华殷看他们并不想与自己多说,也就点了点头,礼貌地跟几人告别,扭头就走了出去。

    没几分钟,电话响了起来,林栗从那边大声道:“华殷,你跟天冠那边达成了什么协议啊?今天天冠那边的黑粉全部停止了活动,一些大V还倒戈相向,变着法地说你敬业温和待人礼貌,那形容词我都看不下去了,啧啧啧,起一身鸡皮疙瘩。”

    “从天冠待了那么久,还从没看他们水军这么向着咱们呢!”

    “还有那个新人许心仪,你还没走利索呢那边就开始踩着你上位了,真是为了红连脸都不要了,这下可好,被天冠重重地削了面子,那条微博都给删了,这两天许心仪的黑料爆出来不少,也没见天冠那边有反应,据说,有一些料干脆是天冠自己爆出来的,你说他们打算干什么?”

    林栗颇为大快人心地把八卦说完,顿了一顿,又道:“你没背着我去找天冠谈判什么的吧?我说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可别……”

    “我没有,”苏华殷颇为无奈地开口道,“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

    “我看也不像……”林栗喃喃道,颇为不解道,“那他们那么向着你是怎么回事?”

    苏华殷抬头看向远处的天空,耀眼的红痕划过,带来激烈而绚丽的痕迹,她浅笑道:“或许有人……报恩吧。”

    “什么鬼?”林栗懵了一秒,又道,“总之你别插手……我靠,天冠娱乐明天要召开发布会,这可真是大手笔,我先去联系联系啊,这事晚上再说!”

    话音未落,林栗直接挂了电话,苏华殷都能想象到那头林栗风风火火的样子。

    挂断电话后,手机显示有陌生人的短信,苏华殷打开,不由微微勾起了唇。

    “这下欠我人情了吧?记得来领你那巴掌!”

    隔着屏幕苏华殷仿佛都能感受到那种浓浓的嚣张的味道。

    “最近忙,没时间,大小姐来自取吧。”

    五指翻飞,迅速发完一条短信,苏华殷想想那位大小姐的反应,不由微微勾起了唇,眼眸里闪过一分笑意。

    手机震动了一下。

    舒蓓蓓下意识地拿起手机,眼睛里蹿出几分光亮,后来似乎意识到自己这情绪太过高昂,轻咳一声压抑下去,施施然地拿起手机,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解锁手机,打开那条等待已久的短信。

    看完以后,脸色就沉了下来。

    转念一想,这不是在邀请她去找她吗?

    心情一瞬间就愉悦起来。

    施施然地回道:“想让我去看你,嗯哼?”

    开了一下午的会议,舒蓓蓓本来有些心浮气躁,现在却觉得神清气爽,心情大好地走出办公室,准备去吃晚饭。

    刚出门就撞上了宋礼,舒蓓蓓不由从心里骂了一句晦气。

    宋礼也看到了舒蓓蓓,连忙上前恭维,这大小姐不比以前,脾气大着呢,张庭锐已经被她撵出了公司,现在舒蓓蓓就在以前张庭锐的位置上,可以说是宋礼的顶头上司,不巴结讨好是不行的。

    宋礼也听说了,据说舒蓓蓓与张庭锐分手了,张庭锐以前做的那些事被她知道了,现在可是被一撸到底,直接被撵出了天冠,舒蓓蓓更是放出话去了,张庭锐手脚不干净,出-卖公司商-业-机-密赚取高额利益,如果不怕公司倒了,尽管雇佣他。

    先不说这到底是真是假,倒是出-卖-公-司-机-密这种事向来是为人不齿的,不雇佣这样的员工几乎是业界共识,而张庭锐怎么爬上天冠高层的,大家也心知肚明,现在人家“金主”摆明了要封杀他,没人那么不长眼色会去插-两手。

    而天冠娱乐的敌对企业,倒是对张庭锐很是感兴趣,但是当初舒家大小姐对张庭锐的疯狂和爱慕还有目共睹,现在这天翻地覆的转变……天知道是真是假!

    所以,现在业界根本没人敢要张庭锐。

    舒蓓蓓懒得听宋礼多说什么,当初宋礼就跟张庭锐关系很好,张庭锐一开始还真的有几分淳朴,后来变成那个样子宋礼也功不可没,舒蓓蓓也承认自己这是迁怒,但是那有怎么样?

    苏华殷说得对,她堂堂舒家大小姐,特-权阶级,为什么不用呢?

    “宋经纪人,”舒蓓蓓似笑非笑地看着宋礼,“许心仪小姐是你手下的艺人吧?”

    “是是,”宋礼点头道,颇为讨好道,“请问是小仪做错了什么?舒小姐你只管说,我教训她!”

    “她没得罪我,”舒蓓蓓敲了敲自己的指甲,漫不经心道,“我有一个好闺蜜,谁跟她作对,谁就是我的敌人。”

    “宋经纪人明白吧?”

    “应该的应该的,”宋礼赞叹道,“舒小姐果然义气,为朋友两肋插刀,我真是佩服之极。”

    “宋经纪人知道我那位闺蜜叫什么吗?”舒蓓蓓扭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宋礼。

    “是谁?我认识吗?”宋礼有些疑惑地问道。

    “她叫苏华殷,”舒蓓蓓笑着看着宋礼,眼眸却有着十分的冷意,斩钉截铁道,“谁要是让我闺蜜不痛快了,我就让谁全家不痛快!”

    “宋经纪人是个聪明人,懂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