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10.第十章
    天空是靛蓝的湖,微波起涟漪,半空处飘过一丝红霞,迅速向东方飘走,最后化成雨珠之形,落入湖潭之中。

    东方、红色、水。

    苏华殷微微勾起唇角,带着三分温柔的笑意,道:“那张主管,我们去‘红水’谈吧,保密性好。”

    “我在那定了位置,本想自己好好享受一番,今日遇到张主管,不如一起前往?”苏华殷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说不出的蛊惑动人。

    张庭锐有些心猿意马,他突然有些明白白小公子为什么会看上这个女人了,那一笑的明媚,当真是蛊惑人心。

    而今天的苏华殷,和前两天的强势真的是一种强烈的反差,张庭锐心里不由升起几抹得意,白小公子都搞不定的人,现在不还是对他温柔谄媚主动示好吗?

    更何况,‘红水’是个保密性极好的高端会所,也不用担心什么意外。

    张庭锐脸上的笑意不由更加意味深长,他深沉地看着苏华殷,微微一笑,绅士十足道:“当然是听苏姐的安排了。”

    哦?

    苏华殷挑挑眉,意味深长地笑了。

    红水会所,‘红’字包厢。

    红水会所中,‘红’字包厢和‘水’字包厢是最为特殊的两个包厢,因为是用会所名称直接用作的包厢名,所以十分尊贵,能订到的人一般非富即贵。

    苏华殷自然是没在“红水”订包厢的,但是张庭锐已经起了几分心思,这个时候又怎么会让苏华殷为难?

    当场便订了‘红’字包厢,来彰显自己的地位。

    而他能订到这特殊包厢,自然也是托了舒家大小姐舒蓓蓓的福。

    “苏姐,”张庭锐温尔有雅道,“我自罚一杯,为我曾经做下的错事,感谢苏姐不计前嫌,还愿与我和睦相处。”

    不动声色地看着张庭锐喝下三杯酒,苏华殷轻笑道:“张主管客气了。”

    眼前又是一缕红霞,苏华殷站了起来,微微笑道:“我去补个妆。”

    张庭锐想要拦下她,但转念一想,又怕自己表现得太过急迫,毕竟现在还是需要跟苏华殷交好的时候,最好能让苏华殷把一切责任都担过去。

    那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让苏华殷爱上自己。

    既满足了某种欲-望,又能完美解决这件事情,还可以把人送给白小公子赚个前途。

    女人能为爱情牺牲到什么地步,张庭锐最是清楚不过了。

    那赵红梅,不也因为自己三言两语,就不要结婚证只走了酒席给自己生了孩子照顾父母吗?还花了大力气把自己从那穷沟沟里送了出来。

    那舒蓓蓓,骄纵任性不可理喻,不也为了自己做小伏低哄自己高兴吗?

    女人啊……

    张庭锐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眼里闪过一抹轻蔑。

    袁珍觉得自己很幸运,她在‘红水’当服务生,竟然遇到了自己的女神!

    自从女神宣布退出娱乐圈之后,她这几天一直都在关心女神的下落,生怕她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

    而今天,她竟然在‘红水’遇到了她的女神!

    她的女神柔和温暖,优雅从容,客气礼貌,简直值得这世界上一切完美的词汇!

    “麻烦你,小姐,”苏华殷客客气气地笑道,“一会儿‘水’字包厢的舒蓓蓓小姐出来,你来帮我把这个交给她吗?今天是她的生日,她男朋友想要给她一个惊喜,我们准备了好几天了,可以吗?”

    “可以可以可以!”袁珍利落地点头,近距离看着女神,女神更美了!

    肌肤吹弹可破,五官精致完美,笑容温暖动人,声音柔软悦耳,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加粗的女神!

    “那真的谢谢你了。”苏华殷非常真挚的说道,她笑得温柔愉悦,像一个得到满足的小女孩。

    袁珍紧紧地握着那封信,眼睛几乎要黏在苏华殷上,她的女神……她的女神……她的女神怎么可以在这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她在这里干了一年多的服务员了,平时进入‘红水’的也有很多明星艺人,也有很多豪门新贵,但是有不少人和他们的荧屏形象相差很远,就是那种努力摆出一副平易近人的面孔,也透着一股子高高在上蔑视别人的味道。

    那个叫舒蓓蓓的大小姐,她当然知道了,据说她父亲是天冠娱乐老总,为人十分骄纵任性,她出入‘红水’的次数很多,她可是被领班好好教育过要小心这里不能得罪的人的。

    女神要她帮忙,她一定可以完美地完成!

    袁珍现在动力十足,牢牢地盯着‘水’字包厢,争取一只飞出来的苍蝇都不错过!

    很快,她就等到了‘水’字包厢散场,一堆男男女女从包厢里出来,她鼓起勇气,拦住舒蓓蓓,道:“舒小姐,你的男朋友托我把这个给你。”

    舒蓓蓓本来还有些不快,一听到男朋友三个字,就放缓了表情,接过了袁珍手中的信封。

    一看她的表情,她的朋友们不由得起哄。

    “哟,男朋友啊,蓓蓓~”

    “真是时时刻刻都惦记着我们蓓蓓呢,蓓蓓魅力大啊~”

    “这是准备了什么惊喜啊,还专门让人守在这里,用了多少心啊~”

    朋友们一个接一个暧昧的话语非但没有让舒蓓蓓不快,反而让她更加得意,她把里面的东西收好,扬眉道:“据说要给我一个惊喜,我现在就去过二人世界,你们不要打扰我了啊!”

    说着,得意地笑了笑。

    几个朋友骂她秀恩爱、有异性没人性,却还是很自觉地走了,舒蓓蓓拿着信封里的磁卡,打开了‘红’字包厢。

    ‘红’字包厢的大门了无生息地开了,映入眼帘就是古色古香的屏风,舒蓓蓓扬了扬眉,心想这是什么惊喜啊,她真想跑过去拥抱张庭锐,就听到了一对男女的谈话声。

    她的脸猛地沉了下来。

    张庭锐竟然背着她跟别的女人接触?!

    ‘红’字包厢的大门了无生息地关了起来。

    “那张主管在老家的妻儿怎么办?”一个含笑的女声响起。

    张主管?妻儿?

    舒蓓蓓皱了皱眉,都是些什么鬼?

    “不过就是个保姆而已,”一个优雅的男声响起,“至于孩子,我总会再有的。”

    舒蓓蓓像是被定住了一般,不敢置信地看向屏风,那个声音……那个声音是庭锐的?!

    妻儿?!张庭锐竟然有妻儿?!!

    “那舒小姐……怎么办呢?”那个女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带着几分动人的妩媚。

    “舒蓓蓓?”男人的声音陡然压低,带出几分暧昧来,“她怎么比得上你啊?”

    “华殷千娇百媚,精致完美,就像天上皎皎的月光,她跟你比起来,不过是地下一捧土而已;”

    “我怎么会喜欢一捧土呢?”

    轰隆——!

    晴天霹雳!

    一个巨雷直接把舒蓓蓓打懵了!

    她的心里陡然升起一个庞然怒火,张庭锐竟然敢……?!张庭锐竟然敢这么说她……?!张庭锐怎么敢……?!!

    “张庭锐——!”舒蓓蓓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直接冲过了屏风,拿着随身带的包包砸在了张庭锐身上!

    张庭锐惊慌地看着舒蓓蓓,请求道:“蓓蓓……蓓蓓……蓓蓓你听我说!”

    “滚犊子!”舒蓓蓓气势汹汹,“吃老子的用老子的喝老子的花老子的踩着老子平步青云还敢在外面搞小三?!还有妻有子?!”

    “今天我不打死你!我就不叫舒蓓蓓——!”

    张庭锐慌乱地躲,一扭头看到了苏华殷的笑,如同大冬天一盆冰水直泼而下,这一切,都是苏华殷搞的!

    “蓓蓓!蓓蓓!你听我说!都是苏华殷做的!她想要离间我们!”

    “是我做的,”苏华殷温柔浅笑,她的声音让舒蓓蓓的动作一缓,苏华殷含笑站了起来。

    “哗——!”

    一杯滚烫的茶直接泼到张庭锐身上,张庭锐惨叫一声,苏华殷一脚踹向他,再一个肘击,直接把他摁到了地上!

    “早在把我的房卡给别人的时候,张主管就应该想到这一天,”苏华殷踩着张庭锐的脚,目光冷凝如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感觉如何?”

    “这么下三滥的招数,”苏华殷甜甜地笑了起来,“可是张主管教给我的。”

    张庭锐死死地盯着苏华殷,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那么苏华殷早就死了无数次。

    “啪——!”

    苏华殷重重地抽了张庭锐两巴掌,微笑道:“一巴掌是你把我的房卡给白家那位,让他大半夜地闯进我的房间,也就是我吧,换了其他的女生,一生可能就被你毁了。”

    “啪——!”

    苏华殷冷笑,“这巴掌是你今天还打算给我下坑,茶里有药,张主管真是好手段。”

    舒蓓蓓愣愣地看着这一切。

    “喂,”苏华殷冷笑道,“这个男人,在乡下有妻有子,在外面也不知道乱搞了多少次,还踩着你上位,你就没点感觉?”

    苏华殷笑了起来,她笑得格外艳丽,低沉的声音仿佛在蛊惑着什么,“你真的……”

    她顿了顿,像一个慈爱的长辈般徐徐善诱,温柔低沉的嗓音带着难以言说的性-感和蛊-惑,“没有一点点不甘心吗?”

    舒蓓蓓死死地咬住下唇,她的耳边是苏华殷蛊惑般的声音,她手掌高高地抬了起来,泪水迷蒙了双眼,她这辈子,打过很多人,却从没对这个男人有过一丝一毫的不好。

    她骄纵,她任性,她所有的好,都给了这个男人。

    可是这个男人,却背叛她,玩弄她,根本不把她当一回事——!

    “啪——!”

    张庭锐被打懵了。

    “蓓蓓……”他软软地、哀求般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