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9.第九章
    《电影分析实践课》其实是一门专业选修课,虽然冠着选修课的名号,但实际上是表演学院二年级的学生都必须上的一门课,当然,这门课的专业程度和重视程度明显比不上专业必修课,那么学生们下的力气自然也要少很多。

    很多大学都流传这么一句话“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国影这边虽然没有轮到这种地步,但是也不能指望学生们对选修课有多么在意。

    一般而言,除了那种脾气暴烈真敢挂人背后还有人顶着的老师,譬如隔壁的汪老师,老师们对这种行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都大学了,又不是义务教育,更何况只是一门选修课,闹得大了老师学生都不好看。

    曾经的那位李老师就是这么一个非常“上道”的老师,毕竟是《电影分析实践课》,她讲讲理论,放放电影,分析出个什么来,那就是学生的本事和能力了。

    但是在这门课换成苏华殷之后,很多学生都敏感地感觉出不同来。

    她的行为,好像是一种引导。

    就好像是在山顶上的人,虔诚地告诉山腰上的人爬山的本领和技巧一般。

    “我相信作为曾经的年度十佳影片,《女帝》这部电影大家都看过,”苏华殷摁了暂停键,整个屏幕都定格在那坐在龙椅的女帝之上,“那么我们现在,就从每位角色开始分析,第一位,自然就是女帝。”

    “这是女帝的第一个镜头,大家仔细看。”

    话音未落,音乐声再一次响起,所有学生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屏幕之上。

    黑压压的夜空,阴沉的夜色,连一颗星星都看不见,只听得见呼啸的风声,鬼哭狼嚎一般,刺耳的很。

    山雨欲来风满楼。

    突然,一阵惊雷划过夜空,绚丽的色彩打破满目的昏黑,与之而来的是厉声疾呼,“秦贼,拿命来!”

    “乒——”

    “——乓!”

    激烈的打斗过后,那几名黑衣人被逮捕,那人厉声大骂,“秦贼,你毁我朝纲,乱我朝政,我朝四百二十九年的泱泱大气,尽毁于你这逆贼之手——!”

    “秦贼恃权夺政!祸乱朝纲!我大宛的万古基业,尽数毁于你这等逆贼之手——!”那人声声凄厉,字字吐血,“臣等不能诛杀此等逆贼,臣等罪该万死——!”

    “你确实罪该万死。”

    一个平静的女声从远处传来,虽平静,却自有一种威严和气度,整个画面都在那一瞬间绽放光彩,由近即远,一点点,一块块,光亮传遍整个屏幕,屏幕最远处,宫人们一字排开,衣着尊贵的女人站在那里。

    又是一道惊雷划过,照亮了女人冷艳的面容。

    她站在那里,不动如山,惊雷照亮了她的脸,明黄的衣角翻飞,黑压压的眸子没有半丝波动,看着那些黑衣人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死物。

    那种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扯下来,”她缓缓道,嘴角略略勾起几分冷意,缓慢道,“我倒是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袭击大宛女帝?”

    她的语气平静极了,眼眸黑的看不出半分情绪,只有那略带勾起的唇角,透着彻骨的寒。

    任谁也能看出女帝此时的震惊恼怒,以及,冰寒。

    画面戛然而止,苏华殷敲了敲黑板,笑道:“回神了回神了,看来大家都看得很入迷嘛,那么有没有同学愿意来讲讲,你看出了些什么?”

    学生们面面相觑,却没有人主动举手。

    “不是吧?”苏华殷夸张地张大了嘴巴,语气轻松,“我一直认为咱们表演学院的学生是最开朗最活泼最大胆的,毕竟大家以后都要上台,起来回答问题谈谈感想只是小case,这都羞涩,怎么面对以后的泼盆大雨啊?”

    底下有几个学生不由得笑了,苏华殷也笑,拍了拍手掌换回学生们的注意力,道:“怎么着我也是第一次上课啊,这么不给面子我可会伤心的啊,”

    顿了顿,苏华殷又补充道:“我这只是小毛毛雨,大家不用怕。”

    教室里笑闹一阵过后,原本有些压抑的气氛渐渐放松了下来,有几个学生主动伸出手回答问题,苏华殷一一认真地听完,也没有多做评价,只是将女帝的第一个镜头截下来,道:“你们看到这时候的女帝,有什么感受吗?”

    “胆寒。”一个女同学回答道,“我能感觉到她的怒火和寒意,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些敢于刺杀她的人。”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另一个女同学答道,“她一定不会放过那群人的,因为她现在十分愤怒。”

    后来的几位同学也都回答了相似的答案,苏华殷点点头,道:“那你们是从哪里感觉到这一点的?”

    这一次的答案五花八门,但又被一个接一个的否定,直到一个看起来十分俊秀斯文的男孩子站起来,道:“这就是演技啊。”

    “她的演技之高,足以让所有人看不出她的怒火,却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那种寒意,这就是那时候的女帝啊。”

    苏华殷笑而不答,只道:“这位同学,你叫什么?”

    “我叫江华晟。”江华晟答道。

    “好了,你可以坐下了。”苏华殷点头道,又一次将那个截图放大。

    “喂,兄弟,你这是干什么?”看着苏华殷在折腾那个截图,林程压低声音道,“你这驴唇不对马嘴的答案……”

    “我就是看看……”江华晟懒洋洋地翻了一下书桌上的书,眼眸深沉,“她有什么本事而已。”

    ——她有什么本事,得到我哥那么高的评价。

    “我擦你真是……”林程瞪大眼睛,喃喃道,“兄控真可怕……”

    江华晟冷哼一声,正想跟林程说点什么,就听见苏华殷的声音。

    “江华晟同学说得没错。”

    江华晟冷冷地勾起唇角,眼眸里闪过一丝不屑。

    他哥哥给了这么高评价的女人,就是这种货色?

    “这位女帝确实演技高超,但并不是不能分析,这其中自然微表情、肢体语言、站位、情感以及发力等各项原因,并不仅仅有入戏才叫演技,入戏自然最好,但是很多小技巧,也是演技的一部分,更是能入戏的技巧。”

    “今天,我们就以女帝这个角色,来分析一下。”

    将截下来的六个图同时放在一起,苏华殷侃侃而谈,“看起来尊严高贵,是因为她身体的几个部位都在发力,无论是肩膀、手臂,还是脚踝、大腿,所以你们看到的,是这个样子的。”

    苏华殷做了一个示范,那一刹那,温柔与轻松立即消散,只留下站姿挺拔、不动如山的女人。

    她的黑发由风轻舞,站在那里的样子威严又尊贵,即使一言不发,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贵气。

    “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你们军训时期的教官,当他们站在那里的时候,即使脸蛋看起来多么嫩,也都是一种威严严肃的感觉。”

    苏华殷敲了敲黑板,淡淡道:“这是没发力的样子。”

    明明是跟刚刚一模一样的站姿,刚刚威严又严肃,尊贵而不容侵犯,现在唯唯诺诺,即使有一张好脸蛋,也叫人看不起。

    下面的学生很多都皱起了眉。

    苏华殷收敛起站姿,微微一笑,“这就是技巧。”

    “永远不要看轻这些技巧,演技可并不仅仅只是演戏,很多演员明明已经入戏,却还是很容易让观众出戏,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只有情感的融合是不够的。”

    下面的学生表情都更加认真起来。

    作为一个选修课,学生们对于这门课还大多有点懈怠,但是在苏华殷的讲解之下,却不由越来越认真;

    回想起刚刚上课前苏华殷走进来的表情和动作,再看到屏幕上冷冽威严的女帝,许多同学眼神都深沉起来,若有所思地看着苏华殷。

    “下面,是表情……”感受到学生们的认真,苏华殷的语气也不有更加柔和。

    “下课时间到,同学们、老师们,您们辛苦了。”

    “下课时间到,同学们、老师们,您们辛苦了。”

    “下课时间到,同学们、老师们,您们辛苦了。”

    下课铃一连响了三遍,苏华殷看着下面若有所思的孩子们,微微扬了扬眉,笑道:“既然下课了,那今天就到这里吧。”

    “大家快去吃饭吧。”

    说完,就从容地走出了教室。

    在她离去后三分钟,整个教室瞬间喧闹起来。

    “我勒个去啊苏华殷竟然真的退圈了?!”

    “我的天我以后再也不骂苏华殷心机girl,这么轻易地就舍弃了一切荣誉还对学生尽心尽力,这简直就是白莲girl!”

    “这也不是什么好词吧,而且身为老师,她对学生尽心尽力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应该个大头鬼啊,咱们是大学生又不是高中生,你又不是第一天上大学,老师们什么德行你还不懂吗?更何况这还是个选修课!”

    “我还是想不通啊,你说说她星途正好未来肯定大红大紫,竟然来我们这里当一个老师,这是想干什么啊?”

    “我擦你这是在嫌弃我们学校吗?”

    “我擦比起坦荡的星途,未来大红大紫,在咱们学校当一个小老师还不应该被嫌弃吗?还是个选修课的老师啊!”

    “那是人家思想道德高尚!老师都是伟大的!”

    “那你以后也打算放弃娱乐圈如日中天的事业回来当个老师?”

    “我擦我擦我擦!”一个男生突然惨叫道,“我刚刚竟然没有要求跟我的女神合照签名啊啊啊啊!!!”

    林家有个大橙子V:女神确认退圈,因为今天早上10:10——12:00一直在面对她,没错,我们的女神,抛弃了如日中天的娱乐圈事业,来国影当老师了。【图片】

    苏华殷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学生“出卖”。

    她放心地享用过食堂的午餐,并且确认过自己下午没有课,在跟教导主任打了声招呼之后,她准备回家。

    就这么被堵在国影的大门口。

    张庭锐站在一辆黑色汽车前,面色比前几天憔悴多了,见到她当即冷笑道:“苏姐,这么久没见,聊聊怎么样?”

    苏华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突然浅浅一笑,道:“行啊。”

    那一笑宛若春暖花开,明媚极了。

    张庭锐顿了一下,愣愣地看着苏华殷。

    他本来准备了很多套说辞,本来还打算说些什么,却被苏华殷两个字堵了回去,此时正一脸被呆滞的表情凝视着苏华殷。

    那时候正是一点多钟,阳光正好,透过斑驳的树叶浅浅的洒在苏华殷身上,那侧脸被一片光晕笼罩,完美的不似真人。

    “咚——!”

    张庭锐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他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女友,舒蓓蓓,那个女人只有一张平凡的面孔,连赵红梅都比不上,还骄纵任性的可怕,任性起来,丝毫不给自己面子;

    与苏华殷比起来,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