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8.第八章
    看着母亲和妹妹的反应,季松朗脚步一顿,默默地上了楼。

    欠个钱而已……

    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苏华殷,出道五年,签约天冠娱乐,目前已经解约,代表作《燕宫传》、《凤还》、《梦幻一生》,两年前凭《燕宫传》贵妃杨氏走红,借《凤还》中盈丰公主一角荣获金瓶奖影后,已宣布退出娱乐圈。

    这是季松朗在百度上搜到的非常简短的资料。

    苏华殷……吗?

    季松朗用食指敲了敲桌子,目光深处一片晦暗,出道五年,在两年前开始走红吗?

    啧。

    季松朗仰在椅子上,脑海里又出现那个女人的身影。

    第一次见面,她简简单单、温和清爽,有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

    第二次见面,她仿佛踏着光走来,千变万化,巧笑嫣然,举手投足间,便是让人移不开眼睛的魅力;

    ——那是一种强烈的自信和坚定的自我。

    她的眼睛太过温柔,遮掩了她的清醒和冷淡,只在漫不经心的言语中才可以稍稍窥见一二。

    季松朗嗤笑一声,将百度的页面关了。

    那些乱七八糟的八卦新闻没有一丝可信度,潜-规-则什么的更是无稽之谈,苏华殷那种人,潜-规-则别人说不定还有一点可信度。

    翻开自己万年不用的微博,季松朗搜索了苏华殷的微博,顺手点了关注,然后发了一条私信:你的□□账号是?

    ——————————————————

    要问最近娱乐圈最火爆的事情是什么。

    那么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告诉你同一个答案——苏华殷退圈。

    苏华殷退圈的事情已经闹了好几天了,网上的信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很多信息根本就是没有来源的瞎编乱造,但是苏华殷自那天后,确实再也没有从公众场所现过身,最近唯一一条明确有苏华殷的图片和视频的,还是来自同一小区的网友的偷拍。

    那短短几分钟的视频和照片无疑给了众多粉丝一个心里蕴藉,视频中的苏华殷依然如以往一般光彩照人,没有一丝落魄和神伤,更是让广大粉丝都放下了悬着的心,要知道,在这几天,她们一直在担心苏华殷的安全。

    许多粉丝都在求博主爆更多苏华殷的照片视频和消息,但是那博主本来就是意外偷拍,以后的时间根本没有再遇到过苏华殷,上哪里提供她的照片视频和消息去?一时间也非常无奈,再三发微博说自己不认识苏姐,只是生活在一个小区,偶然才拍下来的。

    而作为华国最优秀的电影学院,被誉为娱乐圈后备军的华国电影学院的学生,也对此事大致有个了解。

    没办法,这件事实在是太火了。

    华国电影学院,表演学院,二年级三班,《电影分析实践课》课前。

    “喂,你说苏华殷到底是真退圈还是假退圈?”一个打扮的十分英姿飒爽的女孩子皱眉看着自己的手机,道,“你看她这样子,可真是一点遗憾不舍都没有,一丝落魄神伤都找不到,这哪里像是被迫退圈的样子啊?”

    将手机上的那张图片放大,图片上的女子优雅从容、明眸皓齿,神态间十分宁静,跟以往的每一次现身没有任何区别。

    “应该不是炒作吧,”她身边的女孩子皱了皱眉,道,“苏姐现在是正火的时候,还不需要用如此下三滥的炒作方式来吸人眼球,她本身是个实力派,颜值又可以担当演技派,犯得着这么自毁形象吗?”

    “那可未必,”前面有一个女孩子扭头道,这个女孩十分貌美,但是语气非常铿锵有力,一看就是一个十分有主见的女孩,“这世界上,为了炒作而费尽心机的女星还少吗?苏华殷是有颜值有演技有实力,可是话题关注度比起其他一线女星还是少了一些,想借此机会提升关注度也不是不可能啊。”

    “对啊,”那个英姿飒爽的女孩也复合道,“而且‘退圈保平安’这句话,明显可以当成是一个玩笑话,后期苏华殷发的微博也没有具体说些什么,只不过都是人为猜测而已,她自己及她的经纪人和团队都没有对此事发表意见,要是她后续解释说不过是误会一场,也未尝解释不通啊。”

    “我觉得不会,”英气女孩身边的女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柔软的语气里添了几分坚定,“苏姐才不会是那样的人,她是那么一个骄傲并且热爱表演的人,一定不会用这种手段来玷污她最重要的演艺事业。”

    “啧,”前面的女孩嗤笑一声,似乎在不屑这个女孩的天真,没有再看她们,扭头去看自己的书了。

    那个英气的女孩有些尴尬,她挠了挠自己的短发,道:“咱们老师怎么还没来啊?据说咱们这门课要换个老师?”

    知道她想要打圆场,她旁边的女孩抿了抿唇,轻声细语道:“李老师怀孕快五个月了吧,家里人实在不放心,李老师就回家去安胎了,咱们这门课不是让隔壁班的汪老师代课,就是新找一位老师,当然,我还是觉得隔壁班汪老师给咱们代课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天呢,”那英气的女孩趴在课桌上满目愁容,“据说那汪老师又凶又严厉事情还多,曾经期末考试还挂了十几个人!”

    “我宁愿来个新老师也不愿意让汪老师给咱们代课,”另一边上,一个眉目清秀的男生掐了掐自己的太阳穴,“那位汪老师真的太可怕了,我发小在隔壁班,每次上完这门课就哭得像个二百斤的皮卡丘,差点活生生吓死我。”

    “据说我们会有一个新老师,”他旁边的男生看起来十分斯文俊秀,从容道,“而且,霄汉知道你夸他是个二百斤的皮卡丘吗?”

    “这种事就不要说了好吗?!”林程往身后一趟,听到后面还在讨论苏华殷的事情,不由得捅了捅自己的好友,“华晟,你说苏华殷是真退圈还是假退圈啊?”

    “真的。”江华晟眼睛都没抬一下,十分平淡地说道。

    “为什么?”林程来了兴致,道,“这娱乐圈向来血雨腥风的,天知道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你那时候才多么大一点啊,就有人用你炒话题了,天知道这次是不是炒作,说不定还是天冠和苏华殷一起进项的炒作。”

    “我相信我哥的眼光,”江华晟漫不经心道,“既然他对苏华殷那么看好,还屡次赞颂过她,那么苏华殷就不会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你知道的,我哥最讨厌炒作和攀关系了,连我都不行,我妈求他都不管用。”江华晟把手中的书合了起来,微笑道,“还是你不信任我哥的眼光?”

    “我擦我擦,你可别陷害我啊!”林程警惕地看着江华晟,“徐导的眼光我能信不过?我就是不信我爹我妈我也得信徐导啊!”

    徐梁,江华晟表格,生性冷漠,死规矩一大堆,小的时候林程没少被徐梁挖苦讽刺,现在都有心理阴影。

    “上课时间到了,请同学们抓紧时间回到教室……”

    略带机械的柔和女声响起,整个教室在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学院对纪律方面向来抓的很严,谁也不想当那个出头鸟。

    更何况,他们还不知道走进来的到底是一位新的老师,还是传说中的大魔王汪老师,如果被汪老师逮住违反纪律,他们晚上也就不用睡了,一万字的检讨绝对跑不了!

    “咔嚓——”

    门响了。

    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二年级三班的所有同学的视线都不由集中到这个女人身上。

    她穿着简单的白衬衣黑外套牛仔裤,黑亮的发丝柔顺地披在肩上,她一步一步地用着缓慢的步伐走到讲台上,在那一刹那抬起头,纯黑的双眸冷然地盯着下面,好像在看着学生,又好像没有,在那一瞬间,有一种强横的气场席卷整个教室,让所有人的呼吸都不由自主地放轻;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她的脸颊上,更衬得她面目冷淡,气势强悍,她的眼睛深黑,如一汪深泉,掩藏着千万年未化的坚硬玄冰,透着凛冽的光芒;

    她站在那里,不动如山,又高高在上,仿佛坐下的一切都是蝼蚁,换不起她的半分回眸,值不得她的一丝注意;

    她像孤傲的君王,凛冽、强横、又无情。

    ——那是一张三班学生人人都很熟悉的脸。

    ——那是一种三班学生从未感触过的气势。

    教室里仿佛被摁下了暂停键,空气里弥漫着寂静的味道,所有人都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年轻的老师,仿佛被震撼地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教室里寂静的仿佛可以听见微风徐徐吹过的声音。

    下一刻,苏华殷笑了。

    她纯黑的眼眸出浮现出清浅的笑意,像星星点亮黑暗的夜空,透露出丝丝温暖柔和的光芒;她伸出手扶了一把自己的发丝,纤细白皙的手指与黑亮的发丝形成鲜明的对比,明亮的五官都露出一种纯然的笑意,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最放松的情态之中。

    她道:“我是苏华殷,是你们这门课的新老师。”

    她的声音清浅而柔和,似清泉流水,仿佛可以抚摸所有人焦虑不安的心。

    “希望在未来的一年,我们可以友好相处。”

    她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柔软的笑意,再配上那简简单单的穿着,就像一个无辜而柔软的邻家女孩,所有的气场都在那一刹那间收回,只留下浅浅的暖意。

    就像从寒冬腊月到春暖花开,那一瞬间,仿佛可以听见花开的时间。

    很多学生都下意识地呼出了一口气,刚刚悬在半空的心也在那般温暖的安抚下回到原位,有几个敏-感的学生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背,手感是一片黏腻。

    ——就那么几分钟,他们就出了一身冷汗。

    ——实力派这三个字,苏华殷果然担得起。

    不知不觉间,三班的学生心态都有了一点微小的转变。

    苏华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般,依然清浅的微笑,黑色的双眸里尽是友好,“今天,我们所分析的电影是——《女帝》。”

    “——轰——”

    伴随着激烈的片头曲,《女帝》两个大字出现在屏幕上,与此同时,是一个登在王位上衣着华丽的帝王,她高高在上,俯视臣下,满目冰寒,冷漠孤傲,不可侵犯。

    她是一位帝王。

    而苏华殷走进教室之时,与这位帝王极其相似,而因为是现场演绎的原因,那种让人战栗的感觉反而更清晰。

    此时一看到片头那位高高在上的女帝,那种熟悉的战栗感似乎又在骨髓中蔓延,仿佛他们就是那被俯视的臣子。

    苏华殷的行为仿佛有了更精确的解读。

    ——她在引导他们入戏,以一种更直观更深入的感觉,去感受这个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