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传说中的女神 > 5.第五章
    “你为什么不爱我?!你为什么不爱我?!”

    “我哪里不好?!我哪里不好?!”

    “你们为什么不爱我?!你们为什么不爱我?!”

    “我不漂亮吗?!我身材不够好吗?!我不够有钱吗?!我不够温柔吗?!我对你不够好吗?!我把能给你的都给你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

    “男人都该死!男人都该死!”

    “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你们都该死!”

    “你们都该死……你们都该死……”女孩像魔怔了一般,架在男人身上的刀也不由得更向里了一点,“都该死……都该死……”

    季松朗也觉得自己今天十分倒霉,只不过因为昨晚的事情心中烦乱,出来走走,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这位小姐,我和你……”素不相识。

    最后四个字还没说完,那个女孩子高声尖叫,“闭嘴——!”

    “你们都该死!你们都该死!”

    “为什么不爱我?!为什么不爱我?!”

    “为什么没有人爱我?!为什么没有人爱我?!”

    “不爱我就去死——!!!”

    “为什么没有人爱我?!!!!”

    “我爱你啊。”

    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女孩子扭头看向身后,季松朗也不由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十分光彩照人的女子。

    只一眼,就能让人注意到的女子。

    她美的让人惊叹,走在布满灰尘的泥土路上也如同走在T台上一般,步伐缓慢,从容优雅,阳光打在她身上,更是为她添了几分色彩,衬得她明眸皓齿,肌肤如雪,光彩照人,

    只站在那里,就是最靓丽的风景线。

    仿佛在一瞬间,就让整个昏暗的巷子充满了光亮。

    在这时候,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背景,只有她从容地出现在视野的最中心,其他的所有一切,都再也无人关注。

    女孩子楞了一下,苏华殷缓缓向她走来,她走得很慢,仿佛怕女孩子受不了,她的嘴角带着最柔和温暖的弧度,黑亮的眸子紧紧地凝视着女孩,仿佛天地之大,只有女孩能进入她的眼睛。

    “我爱你啊,”她轻轻地说道,那双眸子美丽的让人心悸,满满的都是真诚与希冀,“我一直在你身后,喜欢着你,爱护着你,我一直一直,期望你能回头看我一眼。”

    “你骗我——!”女孩子突然尖叫起来,“你骗我!你骗我!我根本没有见过你!你骗我!你个骗子——!”

    “如果你见到我,知道我喜欢你,我爱你,你还会让我见到吗?”苏华殷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和深情,“我只要从你身后,默默地注视你,就已经非常幸福了。”

    “你骗我——!”女孩子挥舞起自己的刀子,“你敢骗我!我要杀了你——!”

    在刀子离开脖颈的那一刹那,季松朗一个反手握住了女孩子的手,一个肘击让刀从女孩子手中脱落,反手制住了女孩。

    “你们这群骗子——!骗子——!”女孩子凄厉的声音经久不衰。

    苏华殷蹲下来拿起刀子,凝神看着那个女孩。

    那女孩长相并不算精致,相反有些偏向中性化,又留着一头齐耳短发,染成烈焰般的红色,隐约有几分帅气和不羁,眉眼有型而带了几分粗狂,一看便是个火爆脾气。

    可是她却带了一个粉红色的发夹。

    那发夹十分漂亮,上面镶嵌着许多碎钻,隐隐形成一个凤凰的图案,翅膀高举,隐自腾飞,是一个寓意很好的发夹。

    但是……

    一道红光隐约闪过,挣扎的烈焰中猛地窜出紫色的长光,苏华殷眼睛里闪过惊诧,那凤凰的眼睛,似乎不是腾飞之意,

    ——这是浴火!

    苏华殷眼睛里闪过几分冷芒,凤凰浴火,火为上,脾气火爆,火为上,火火相撞,这是想要直接烧死人啊!

    只希望这只是一场巧合。

    女孩子在男人手中挣扎,粗俗的叫喊让男人不由皱起了眉头,他眼睛更冷了几分,捏着女孩子的手也不由更用了几分力气,苏华殷突然对着男人道,“放开她!”

    她的表情,愤怒又心疼。

    季松朗看着她的表情,抿了抿唇,眼眸犀利地看着苏华殷。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这个女孩子,可是想要杀人的!

    苏华殷看着那个男人,那是一张过于俊秀的面孔,五官精致,每一寸都是上帝精心的杰作,最吸人主意的还是那一双深黑的眼眸,像深沉的海水,像坚硬的盘山,又像漆黑神秘的夜空,散发着难言的蛊-惑。

    怨不得被这个女孩盯上了,苏华殷暗暗感叹,这么一副好相貌,能不被盯上吗?

    只是……

    桃红色气体呈花瓣状,落则无根,漂泊无力,灰黑色气体如针,横穿而过,可见今日命犯桃花,劫难尤重,这也是不小心被那个小姑娘挟持的原因吧?毕竟命犯桃花啊。

    “放开!”

    苏华殷敛去自己的思绪,又重复了一遍,眼睛在那一瞬间变得格外犀利,像是护着幼崽的守护者,仿佛下一秒就要冲过去;

    这一次,连那个女孩子都楞了一下,停下了嘴边的骂喊。

    季松朗平静地看着苏华殷,他的眼睛太黑太沉,直视着人的时候,便有一种难言的魅力。

    季松朗在苏华殷坚持的目光下,眼睛闪了闪,慢慢松开了女孩子,这一次没有走神没有刀抵在自己脖子上,也不会出什么事。

    罢了。

    就当还这个女人的人情了。

    昨天她救了那只猫,今天,他未尝不可救这个女人一次。

    季松朗垂下头,看似浑不在意,实则暗暗警惕。

    苏华殷缓缓走向女孩子,女孩子后退几步,警惕地看着苏华殷,苏华殷抿着唇,眼睛里有几分忧伤,她把刀子塞回女孩子手中,努力微笑道:“没关系,如果我的死,能让你开心,我不介意离去。”

    她的眼睛里明明有着害怕,却仍然笑得温暖。

    女孩子握着刀子的手忍不住抖了抖。

    “傻姑娘。”

    她笑着说了一句,语气柔软地仿佛漂浮的云。

    “你的发丝如同落日的余晖晕染在柔软的花瓣上,像是沐浴在烈火下昂扬骄傲的火凤,”苏华殷的声音里里满是柔情和迷恋,仿佛可以把人溺死在其中,“你的眼睛像翱翔的鹰,锐利,骄傲,蓬勃生辉,肆无忌惮地张扬,那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生机与活力,”

    “我愿意为你而死,”苏华殷牵起女孩子的手,另一只手仿佛不经意间滑过女孩子的发丝,那漂亮的发夹被她一拨弄,又向左滑了一截,恰巧避过阴暗巷子里最后的几丝阳光,“只愿你的骄傲长存。”

    “来,我的女孩,别怕。”

    她的笑容那般柔和,她的指尖那么有力,她的一举一动都那么温暖。

    “呜——!”

    “哐当——!”

    刀子被女孩扔在地上,她在那一瞬间扑到苏华殷怀里,大哭起来,苏华殷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背部,轻声道:“别哭,谁年轻的时候,没遇到几个渣男呢?”

    “为了一个男人哭成这样,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你的眼泪那么宝贵,怎么能为一个男人流下呢?”

    暗红色慢慢褪去那深沉的暗色,桃花色也柔软起来,它们迅速靠拢,将中间灰黑色的长刀掩埋,然后一齐,恢复成淡淡的粉色。

    属于女孩子,最单纯的颜色。

    苏华殷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前的“气”比刚刚更加清晰,也更加柔软,似乎在围绕自己发出欢欣喜悦的声音。

    粉色的灵气散发着昂扬的生机,围在苏华殷身边发出亲昵的细微声音。

    苏华殷缓缓勾起唇角,低声道:“不要哭了。”

    女孩子抬起头,眼睛上还带着几滴泪,看着苏华殷那张光彩照人艳光四射的脸颊,不由微微红了脸,有些呆愣。

    季松朗:“……”

    他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复杂无比。

    我仿佛看到了什么史诗级的魔幻大片。

    季松朗想。

    我既没有猜中开头,也没有猜中结尾,更没有猜中过程。

    现在的世界,我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