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穿越初唐从上吊开始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完美借口
    “史万宝!”

    暴喝声在县衙后院响起,借酒消愁的史万宝一个激灵,转头看去,登时魂飞魄散。

    “史万宝!”

    “史万宝!!”

    “史……万……宝!!!”

    虽然只是叫着名字,反反复复的重复这个名字,但语气中的怨毒之意令史万宝心生寒意,他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剧情。

    仅仅两个时辰之前,自己还在筹谋让那位突厥贵人回去补一刀,而现在淮阳小儿举刀而来……

    “呛!”

    利刃出鞘的微响传来,看起来垂垂老矣的史万宝拔腿就跑!

    但是,下一刻,只见刀光闪烁,一只残破的手掌冲天而起。

    凄厉的惨呼声在后院回响,刚刚赶到的李善无聊的上前两步,两只手插在袖筒里,看了眼摔落在脚边的那半只手掌。

    用什么挡刀不好,非要用手……

    咬牙切齿的李道玄手中长刀微微向下倾斜,几滴血在刀尖凝结缓缓滴落。

    在知道史万宝就在馆陶城内之后,李道玄让人意外的始终保持着镇定和冷静,只询问了柳濬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

    但是入城后,李道玄没有和众人寒暄,没有去洗澡更衣,甚至没有吃一口饭,喝一口水,而是领着薛忠、柳濬直奔县衙后院。

    对此,一路追赶的李善唯一感慨是,这小子太够意思了!

    自己是不能杀了史万宝,这事儿有点犯忌讳,毕竟是个国公,而自己无一官半职,下克上总是容易遭人指责和忌惮。

    但身为宗室子弟,爵封亲王,官居河北道行军总管,刚刚被史万宝陷害的险些身死的李道玄自然是能的。

    不仅敢杀,能杀,而且很有理由杀。

    于公,史万宝命大军顿足,使三万唐军精锐全军覆没,一战尽丧唐军在河北的主力,并连续丢掉了冀州、刑洲、贝洲、洛洲。

    这样的败绩,足以除爵罢官。

    于私,史万宝硬生生坑的李道玄被生擒活捉,要不是李善,李道玄算是彻底栽了。

    一想起自己在阵中拼死搏杀,五千精骑全军覆没,而史万宝率数万大军冷眼旁观,李道玄就满腔恨意,恨不得将史万宝千刀万剐。

    当然了,还有个原因。

    史万宝是东宫嫡系,又极得圣人信重,其兄史万岁当年和圣人有旧,封爵原国公就证明了这一点。

    史万宝祖籍原州,以祖籍地为封号的,在前朝多见,但在初唐极为少见。

    比如裴世矩在隋朝,爵封闻喜县公,但投唐后爵封安邑县公。

    史万宝能被封为原国公,这样的待遇满朝少有。

    李道玄从柳濬处知晓,是李善杀入县衙,硬生生的将欲谷设从史万宝手里抢回来的。

    也就是说,史万宝和李善结下了一份死仇……而史万宝即使因为下博大败而除爵罢官,他日也很可能依仗东宫、圣人信重而复起。

    类似的事在初唐时有发生,比如刘文静曾大败于薛举,被圣人除爵罢官,但很快就得以复起。

    即使是为了李善,李道玄也下定决心,今日必杀史万宝。

    这也是李善为什么心里大赞李道玄够意思的原因。

    地上的史万宝还在凄厉的惨呼,左手掌从虎口位置被斜向砍断,大股的血液迅速将地上染成一片紫黑色。

    李道玄手腕抖动,将刀尖上的血珠甩飞,死死盯着两眼无神的史万宝,手中长刀已然高高举起。

    “圣人诏令,老夫有圣人诏令!”史万宝突然如此大喊,反反复复就这一句话。

    薛忠冷笑道:“圣人诏令,命你史万宝陷淮阳王入重围不救,圣人诏令命你史万宝尽丧三万大军?!”

    李善忍不住噗嗤笑出来了,这句话和自己两个多时辰前说的几乎一模一样。

    “身怀圣人手诏,你今日也难逃一死!”

    李道玄身上衣衫破旧,发髻凌乱,脸上还有土迹,看似憔悴,但握着刀柄的双手青筋毕露。

    李善轻描淡写的说:“本朝沿袭前隋,中书取诏,门下审驳,尚书奉而行之,如今哪位宰辅执掌门下省?”

    “门下省侍中两人,以江国公为首。”薛忠轻声道。

    “江国公?”李善笑道:“可是前陈后主之弟陈子聪?”

    “是。”

    “薛长吏,在下乡野村夫,不识朝中贵人,江国公秉性如何?”

    薛忠扬声道:“江国公才学明辩,持身公正,常慷慨进言。”

    这是在婉转的说,陈叔达性情火爆,但在东宫、秦王之间没有什么偏向。

    李善一脸的人畜无害,上前几步,笑着看向史万宝,“原来原国公是矫旨啊。”

    一旁的李道玄、薛忠都是眼睛一亮,而史万宝一怔后似乎都忘了还在流血的残掌,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没有经过门下高官官侍中审核的圣人诏令,理论上的确是可以算不算数的……史万宝所说的圣人诏令,肯定没有经过门下省。

    换句话说,即使真的李渊诏令,大军之进止皆委于史万宝……那这份诏令也绝对不是明面上的。

    李道玄只隐隐猜出了几分,而薛忠和李善就看的清楚了……前者是李世民心腹薛收的侄儿,后者是看过答案的穿越者。

    两个月前,李世民举荐淮阳王李道玄出任河北道行军总管,圣人命东宫嫡系史万宝出任副手。

    或许是圣人还是东宫都不希望看到秦王府一脉再立新功,也或许是后来和突厥言和罢兵后,东宫有亲征之意。

    总之,很可能是东宫太子李建成私下向圣人求来的这份圣人诏令,使史万宝在河北战场不被淮阳王李道玄压制。

    不然,身为尚书令的李世民绝不会不知情,绝不会不告知李道玄,而李道玄也绝不会放心自领精骑冲阵,而留史万宝掌军。

    换一句话说,史万宝可以在两军对垒的关键时刻以圣人手诏约束大军顿足不前。

    史万宝也可以在李道玄兵败身死,而自己力挽狂澜之后,拿出这份圣人手诏来确认自己的举动名正言顺。

    可惜,李道玄兵败,而史万宝数万大军被突厥兵毫无悬念的击溃,三万精锐全军覆没。

    在这种情况下,圣人手诏……李渊都未必肯认这笔账呢。

    所以,李善才脱口而出,必是矫旨。

    这个罪名能隐藏下博一战中的那些隐秘,至少在明面上……只是要牺牲史万宝。

    下博一战,河北几乎全境皆失,刘黑闼再复洛洲,长安必定满城皆惊。

    难道圣人、东宫会站出来告诉大家……史万宝身怀圣人手诏,所以顿足不前,使淮阳王身陷重围,使三万唐军全军覆没,使洛洲失陷,使河北沦陷?

    雪亮的刀光一闪而过,瘦干矮小的身躯无力的倒在地上,大好头颅已然飞起。

    李道玄丢下长刀,恨道:“夺嫡,夺嫡,便可如此行事?!”

    身后的李善和薛忠对视了眼,李道玄虽然一解心头怒意,但也必然遭东宫暗恨,可能还会遭圣人冷眼……但同时,也被牢牢的绑在了秦王府这条船上,

    县衙外,田留安苦笑着说:“还是凌先生看的准,李郎君亲自出城,果然另有所图。”

    “之前你还替他担忧,得罪了史万宝……”凌伯嘿了声,“他早就准备好了。”

    “淮阳王随秦王殿下扫荡中原,多立功勋,此番生还,李郎君实是有功。”田留安笑道:“今日本以为能回城就是万幸,不料李郎君还能换回淮阳王、薛长吏并数十将校。”

    听到扫荡中原这个词……凌敬哼了声,当日虎牢关一战,他亲眼所见李道玄透阵而出,在大军阵后扬旗,以至于十余万大军溃败。

    唯一从头到尾都心知肚明的马周站在一旁,在心里盘算李善今日从突厥轻骑出现后的一举一动。

    几乎每个步骤都让人意外。

    大战之前斩杀史万宝亲卫,毫不犹豫的杀入县衙从史万宝手中抢走欲谷设。

    亲自上阵从突厥军中换回淮阳王,再到淮阳王直奔县衙,还没进门就已经拔刀在手……

    当机立断,但也顺理成章,环环相扣,看似运道,实则严谨。

    若不是有把握,李善如何肯在被突厥大军围困的时候前去谈判,而且还绕着弯子和阿史那社尔确认了交换人质的条件。

    那时候,李善应该是通过阿史那社尔的态度,对欲谷设的身份有所猜测,同时那时候他也已经知道了史万宝已然在馆陶城内。

    若不是有把握,李善如何会毫不犹豫的命苏定方杀入县衙,将欲谷设抢回来,并且那般羞辱史万宝?

    那时候,李善已经确认有很大的机会救回淮阳王,而李善也确认李道玄对史万宝的满腔恨意。

    那么,接下来呢?

    马周正在猜测,门已经打开了,李道玄两手空空,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晕。

    随之而来的是李善,他用一种随意的口吻道:“还请田总管急报京中,原国公史万宝矫拟圣人诏令,以至下博大败,惭愧难当,羞愧自尽。”

    这种鬼话……那是鬼都不信啊。

    县衙门口一片寂静。

    马周嘴角扯了扯,好吧,李善给出了一个让李道玄斩杀史万宝的完美借口。

    一个让所有人,包括长安城内的所有人都难以辩驳的借口。

    还真是算无遗策啊。

    马周不由联想,一个多时辰前,李善对阿史那社尔说的那些话……能起到作用吗?

    突厥大军会北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