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 第五十一章新年(一)
    二楼的静室内,古手川盘膝坐着,意识下沉,三个凝实的大火球照亮了半边心海,接着无声破碎。

    【功:1321】

    【剑:1495】

    【拳:1040】

    【天赋:幻无乡】

    宰掉鬼王的回报还是很丰厚的。

    丹田内,金色的真气已经磅礴如江海,发出沉闷的嗡雷声,隐隐间有雷电闪烁。

    古手川第一发现自己始终漆黑的心海亮堂了些,像有光透出。

    这种变化应该是好的。

    他没有感到不适,浑身只有充盈澎湃的力量。

    他将意识集中在新的天赋上。

    “幻无乡?和幻无山有关系的天赋?是幻化的能力,还是别的什么?”

    他略作沉吟,起身披上衣服,换好出门的鞋子,化成云雾,飘然离了家。

    他一路向北,飞至了北区的无人偏僻处,才发动【幻无乡】。

    前方的虚空中陡然出现了一人多高的黑色旋涡,有诡异且熟悉的气息从旋涡深处传来。

    他盯着旋涡瞧了瞧,迈步直接走了进去。

    一阵稍微短暂的晕眩之后,他抬头往四周看去,熟悉的鬼爪黑树林出现在了眼前。

    幻无山……回来了。

    “难怪这儿的妖怪都叫幻无,还真和这座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古手川忽然觉得幻无王说过的那句“难道要一直打下去”的话要成真了。

    “这算什么?喜从天降?”

    他略作沉吟,又发动【幻无乡】,当旋涡出现后,他又一步踏进去,整个人却只是穿过去了一般,并没有移动到别的地方。

    看来只要是在幻无山的范围内,【幻无乡】就无法动用……这是个回家的单程传送啊。

    他迈步向前,闲庭散步般走到了白天才来过的黑青石大峡谷外,不过走到峡谷口时,他想了想,转身又走了。

    幻无王被他杀了,说不定还没复活,他又和其他的幻无没什么仇,犯不着上门欺负它们,还是过阵子,等幻无王恢复恢复再来。

    半赶路半散步地离开了幻无山,他找了辆火轮车,看着窗外的异度景色,也陷入沉思中。

    如果小鸟游去国外读书,会直接搬家吧?千子老师肯定会一起去……

    这件事,她没和自己说……

    他拧着眉毛,心情忽然乱的不得了。

    忽然,外面的天空亮堂了不少,炽热从外界涌来,火轮车微微晃荡,前行的方向立刻朝另一侧调转,像是竭力想避开。

    古手川向窗外看去,一颗大火球正自五十米外的半空掠过。

    他眯了眯眼,目光忽然锐利了起来。

    那并不是什么大火球,而是一头裹在火焰中的三眼六足怪物……

    “恶鬼王?不,不是……”他看了眼并行飞的大火球,微微摇头。

    这货的身形比恶鬼王大了一点,还有肉体。

    恶鬼王现在应该还是真魂状态。

    “是鬼道女王的又一个亲卫,还是和恶鬼王同一个种族的怪物?实力还蛮不错的样子……”

    他一时有点心动,不过很快冷静了下去。

    不行,万一这货是鬼道女王的近侍,真要打起来,有很大可能会把鬼道女王引过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和神打架,稳一手,先稳一手好了。

    古手川目光跟着已经超车了的火球一路远去,那边正好是黄泉在的地方。

    坐了不短时间的火轮车后,他又到了赤鬼町,再次转去西井野车站的车,回到了人间。

    人间银月高悬,夜空浩渺清冷。

    他欣赏了会儿景色,在一众瑟瑟发抖的小妖怪目送下,消失在了原地。

    在他走后,这些小妖怪争先恐后挤到了车上。

    十多分钟后,古手川到了家门口,正要飘然入二楼静室的时候,他扭了个头,目光和远处黑暗中的一双眼睛对视在了一起。

    小鸟游家二楼的窗帘在黑暗中动了几下。

    他身形微微停顿,也没什么表示,回了静室。

    一夜无话。

    早晨五点,古手川到院子里练拳,体验着适应新的力量,等到七点,天色亮了以后,古手川和家里的人打了招呼,一起吃了早餐,各自带包出了门。

    小鸟游在自家门口等他们,四个人像往常一样上学,彼此间依旧有说有笑,但没人提音乐大学的事。

    等到了学校,各自进班以后,刚刚坐下的古手川就瞥见藤原老师和一个长着外国面孔的西装中年男人一起走了进来,叫走了小鸟游。

    他看了眼,将书桌收拾好,静静等上课。

    过了一会儿,小鸟游回来了,进班时看他一眼,也没说话,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上课铃声响了。

    藤原老师也重新进了教室,手中抱着一沓卷子。

    今天是期末考试。

    古手川收敛了杂绪,静下心应付着一门门考试,等到最后一科结束,他略微吐口气,收好了东西,看了看被女生围住的小鸟游,自己收拾好东西,等到小鸟游那边结束后,才一起出了教室,和外面的有佳晴空胡桃汇合,离校返家。

    期末考试结束了,明天开始放寒假,同样的,明天古手川一家也要回长野了。

    回去的路上依旧各自有说有笑,没什么变化。

    这一天的生活和往常的每一天都没什么不同。

    回到家的古手川继续在院子里练拳,等到天黑前,和秋叶阿姨一起去超市买了菜和要带回家的伴手礼。

    晚上七点半,吃过了晚饭的三个小的挤在厨房里刷锅洗碗。

    有佳莫名的道:“好像那边的大学说会给千子老师提供一份音乐老师的工作,待遇比现在的还好……花舞可能真的要出国了。”

    晴空想了想说:“听说那所音乐大学培养出好多了不得的音乐家,有这么好的机会和条件,花舞应该也会想去的吧?她那么爱音乐。”

    “可是五年时间啊……”有佳语气不舍:“而且说不定她直接会在国外定居。”

    晴空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尽管不舍得,可这是花舞的机遇,身为友人的她们,至少不能去说任何会干涉到花舞选择的话。

    古手川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等到洗完了碗,收拾好明天要带的行李后,他上楼洗了澡,在静室的床铺上躺了好久。

    等到半夜,他忽然坐起身,下楼找了点东西,也不开灯,在黑暗的环境下捣鼓了半天。

    第二天一早,家里开始忙了起来。

    晴空和秋叶阿姨一起负责今天的早餐。

    古手川和健二叔则开始清点要带的东西,顺便往车上搬东西。

    有佳则把家里不用的电器全拔了下来,尽管她也有家里的钥匙,可要是没人在的话,她一个人也不太想过来。

    吃过了早饭,继续收拾东西搬行李的时候,贵马叔一家来了,还带了礼物过来。

    胡桃也来了,她就是来遛个弯儿,等年过完后也会奔赴长野。

    一房之隔的小鸟游也来了。

    石川康弘不方便露面,发了打招呼的信息。

    等收拾了个差不多后,古手川锁好了门,临上车前,他看向站在路边的小鸟游,从车上拿出一个小盒子,走过去递给她,笑着说:“算是提前份的新年礼物。”

    小鸟游一怔,伸手接过,说了声谢谢。

    古手川点点头,心头放松之余又止不住的失落,他最后摆摆手,头也不回的上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