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第136章 真正的大神
    秋新晨,作为秋康养的儿子,秋家第三代的少主,此刻却是站在了那浮夸男子的身后一些,很显然这位男子的身份在秋新晨看来,要比自己更加的高贵一些。

    “这就是我未来媳妇吗,嗯,长得确实不错。”

    浮夸男子便是金家的金浪,也是金家那位突破到七品境界的老祖的玄孙,也正是因为这个身份,金浪哪怕不是金家族长这一脉的,但在金家的身份地位比起族长之孙还要高贵。

    毕竟,族长可以换,但七品强者只有一位。

    金浪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秋新雅,有着自己曾祖的缘故,这些年来他只要是看上眼的姑娘,就有人会主动给送上门来,为的都是巴结他。

    两天前,秋新晨找上他,给了他秋新雅的画像,只是一眼他就看中了这女人,随后他便是让人打听了秋家的事情,知道这是秋新晨故意想要坑害秋新雅,但他不在乎,只要是送女人他都会接收。

    而且也因为秋新晨的原因,自己迎娶了秋新雅之后,哪怕是对秋新雅进行打骂和折磨,秋家人也不会替秋新雅出头,这个女人的生死完全可以有他掌控。

    所以今天他上秋家来,就是要看看秋新雅本人长得如何,结果发现本人竟然比画像还要美上几分。

    被金浪这么肆无忌惮的盯着,秋新雅身躯躲在了温绍钧的身后,看到秋新雅的举动,温绍钧很是不满,自己的女人竟然躲在别人男人的身后,这不是故意让自己难堪吗?

    是的,在金浪心中秋新雅已经是属于他的禁脔了。

    “小子,给你个机会,自断双手,滚出秋家。”

    听着金浪的话,温绍钧愣了,他不是害怕,而是觉得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自断双手,你倒是做个我看看?”

    “混账,敢这么跟金公子讲话,简直就是找死!”

    秋新晨听到温绍钧的话一声怒喝,身影一闪,人便是到了温绍钧的跟前,只不过他速度快,有人速度比他更快,秋康成也是人影一闪,挡在了温绍钧的前面,两人拳头碰撞,秋新晨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秋康成,你敢伤吾儿!”

    秋康养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秋康成竟然还敢出手,一个跃起将自己儿子给抱住重新落回了地面。

    “我这是给他一个教训,也是免得秋家遭难,温绍钧背后可是站着饶州城隍庙内的强者,如果惹怒了对方,就是整个秋家都不够赔的。”

    “到了这个时候,秋康成你还要编造谎言,真以为这样就能够唬弄住我们?”

    秋康养等人,根本不相信秋康成的话,在他们看来这是秋康成走投无路之下编造的谎言,就是赌他们不敢去饶州验证事情的真假。

    毕竟,饶州这块地界,不止是对于妖族和鬼族,对于他们这些前明世家也可以算是一个禁地,没有哪个前明世家,没事会前往饶州的。

    “你说他的背后站着饶州城隍庙,你怎么不说他的背后站着饶州城隍爷。”

    金浪讥讽嘲笑,秋康成却是没有往这方面去想,他觉得温绍钧背后站着城隍庙的一位阴差就很不错了,至于城隍爷,那是想都不敢想。

    “没错,我身后确实是站着城隍爷。”

    然而让在场的人没有想到的是,温绍钧在这个时候竟然大言不惭的承认了,这人是傻子吧,听不出来金公子的话是嘲讽吗?

    温绍钧没有暴露自己和城隍爷是什么关系,因为他去贾家的时候,也是从贾全安口中知道了司徒家还有许家的事情,知道师祖不喜欢弟子们打着他的名号在外面耀武扬威。

    “你身后要是站着城隍爷,那我身后就是站着城隍爷他爹。”

    金浪放声大笑,只是他这话一出,秋康养几人面色都变了,秋康养连忙提醒道:“金公子慎言啊。”

    饶州城隍爷,谁都得罪不起啊,这对城隍爷不敬,万一传到城隍爷耳中,就算是金家都承受不住城隍爷的怒火。

    金浪也是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但他把这份恼怒给怪在了温绍钧的身上,在他看来这是温绍钧乱跟城隍爷攀关系,城隍爷要怪罪的话,就应该先怪罪温绍钧。

    “不要杀死这小子,留他一条命,我要好好的折磨他!”

    金浪下了令,秋康养点了点头,看了眼自己身边的老者,老者微微一笑,对付一个普通小子,自然是手到擒拿,就算是秋康成也阻拦不住。

    咻!

    老者身形如鬼魅般到了温绍钧的跟前,面对着出手阻拦的秋康成,只是右手一抬,秋康成便是被禁锢住在了原地不能动弹。

    “小子,下次少逞口舌之利。”

    老者戏谑了一句,右手化掌为爪,就要如老鹰抓小鸡一般把温绍钧给提起,然而当他的手刚碰触到温绍钧的后颈时候,温绍钧的右手放在腰间,捏住了腰间的玉佩。

    轰!

    一股恐怖的力量在这一瞬间以温绍钧为中心爆发出来,老者压根就没能做出反应,整个人便是直接被这股力量给捶飞了出去。

    砰!

    老者撞倒在了地上,身上一个巨大的窟窿,这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静!

    现场一片寂静!

    现场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就连秋康成也是一样,他想得到这肯定是温绍钧背后的靠山给了温绍钧护身的宝贝,可没有想到会这么的强大,刚刚这股能量,让得他差点就跪了下来。

    何止是他,秋康养几人的表情也是一样的,他们知道自己没有跪下来,不是因为能够抵抗的住这股能量,而是因为这股能量只是防御性的。

    秋家祖宅最后处,一位满头须臾白发的老者此刻却是睁开了眼睛,老眼中有着惊骇之色,下一刻身影便是在密室消失。

    “哪位前辈降临我秋家,秋道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须臾白发老者出现在了院子里,老眼扫了一眼全场有些疑惑,而秋康养看到老者后,很是激动的行礼道:“见过曾祖。”

    秋道子,秋家的老祖宗,六品巅峰,离着一步就可以突破到七品境界,这些年一直在闭关专心突破,已经是很少在外走动了,就连秋康养也就在三年前的秋家祭祖大典上见到过这位老祖。

    “祖父!”

    与此同时的,秋家的族长还有在族内的三位长老也全都出现了,他们也是被这股能量给惊动了,第一时间出现在了这个院子里。

    “怎么个回事,那位前辈呢?”

    秋道子没有理会这些晚辈的行礼,目光在院子里温绍钧等人身上搜寻,却没有发现有一位可以和“前辈”对的上号的。

    “康养,你来说说。”

    秋家族长看向了秋康养,而此刻的秋康养头皮有些发麻了,因为他隐隐觉得事情要超脱出他的掌控了。

    “族长,刚刚七叔对他动手,结果……”

    可面对曾祖还有族长和几位长老,秋康养也是不敢隐瞒,如实交代了一切,一瞬间,秋道子还有秋家族长和几位长老面色变得煞白。

    金浪等人不相信温绍钧和城隍爷有关系,可他们却是信啊,尤其是秋道子,他已经是隐约摸索到了七品的门槛,更是清楚直观的知道,刚刚那股能量已经是超过了七品了,这股能量爆发的刹那,连他都心悸,不夸张的说如果动手的是他,此刻躺在地上变成一具尸体的就是他了。

    不止是他,就算是金家那位老祖来了,结局也没有任何的区别。

    “混账东西,竟然敢对温公子不敬,秋起梁,你这个族长是怎么当的?”

    秋道子第一时间呵斥秋家族长,秋家族长面色慌乱,看了眼一旁神情惨白的儿子和孙子,心里也是无奈,他知道这一次自己这儿子和孙子是保不住了。

    老祖是他的二伯,只不过一生沉迷于修炼,这才导致没有后代,所以主家这一脉就落在了他的一脉的身上,但对于二伯来说,只要秋家还在就可以,谁当族长都没有区别的。

    “秋康养,秋新晨,你二人违背族规,对同胞族人下手,从今天起驱逐出秋家,不得再返回秋家。”

    秋家族长很快便是做了决定,然而秋道子听完后却是眉头一皱道:“惩罚太轻了,这两小子就交给秋康成处置,至于你这族长位置,我看也不要当了,让给其他人吧。”

    秋道子的一句话,便是决定了整个秋家的权力改变,然而在场的秋家人包括其他几位长老都毫无意见,不说老祖的实力和地位摆在那里,光是得罪了和城隍爷有关系的人,就凭这一点就足够了。

    此刻的金浪也是察觉到了不对,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偷摸的就要离去,只是他这举动怎么可能逃得过秋道子的感知。

    “哼,想走!”

    秋道子只是冷哼一声,不见任何举动,金浪便是被禁锢在原地无法动弹,更是感觉到一股让他窒息的压力袭来,这股压力让得他下一刻直接是趴到在了地上,一股浓黄的液体流出。

    秋家祖宅外!

    “二妹,要不还是通知一下父亲吧。”

    江冷山看着自己妹妹,他知道妹妹现在心急如焚想要救新雅,可那是秋家祖宅,就凭他们根本不可能带走新雅的。

    “大哥,时间已经是来不及了,而且父亲对新雅没多少感情,不一定会为了新雅和秋家交恶,我必须要敢去,新雅是我的女儿,我不能让她受委屈。”

    江冷月摇了摇头,神情很是坚决,原先她只是知道秋康养会对付秋康成,可就在刚刚不久前,她安排在秋家的人告诉她,秋康养要新雅回归秋家,并且要把新雅许配给金浪。

    金浪是什么样的人,她早就有所耳闻,站着金家老祖在背后撑腰,几乎是无恶不作,自己女儿要是许配给金浪,那就是羊入虎口。

    江冷山知道自己劝不住,现在他只希望老三能够说服父亲,等到一会这边闹起来的时候,父亲能够过来相助。

    “来者何人!”

    秋家大门,自然是有护卫存在,看到疾驰而来的将冷山和冷江月兄妹,高声呵斥,不过江冷月却是没有理会,冷声道:“给我滚开!”

    砰!

    两位护卫直接是被扇飞了,江冷月没有停留冲入了秋家祖宅,她是来过秋家的,对秋家祖宅很是熟悉,也是知道秋康成这一脉所居住的院落在哪,当下便是朝着那院落而去。

    “秋康养,不许伤我女儿!”

    院门前,江冷月一眼便是看到了秋康养还有秋家族长和几位长老,当她看到自己女儿孤零零站在那里的时候,也顾不得思考眼下是什么情况,人如护崽的母鸡直接是到了秋新雅的身前。

    江冷月的举动,让得现场所有人表情有些尴尬,不过最尴尬的还是秋康养,尤其是看到江冷月那仇视的目光,他这心里都要骂娘了。

    我欺负你女儿?

    没看到现在被处置的是我吗?

    “二妹,新雅!”

    紧随其后进来的江冷山,看到秋家的族长和几位长老都在,心里一咯噔,他没有想到秋康养和秋康成的事情,竟然连秋家族长和长老都惊动了。

    这么看来这一次的事情要想解决就难了,自己父亲到来都不一定能够让秋家放手,除非是他们江家老祖出面,可老祖怎么会为了小辈这么点事情而现身。

    江冷山认出了秋家族长和几位长老,却不认识秋道子这位秋家老祖,原因很简单,秋道子很少走动,常年就是闭关修炼,江冷山根本没有见过。

    “秋族长,新雅是我的外甥女,也是我妹妹的女儿,她的婚嫁不是你们秋家一家可以决定的,如果你们秋家要一意孤行的话,我们江家也不会坐视不管。”

    江冷山也顾不得什么了,先把自己所能够带给对方压力的话直接给说了出来,只是他有些意外的是,面对着他略带威胁的话,秋家族长不但没有生气,脸上反而还赔着笑容。

    “那个……这事情我们做不了主。”

    “什么做不了主,就算是金家那又怎么样,你们秋家要是害怕金家,我这边会让父亲去找金家族长谈的。”

    江冷月还以为秋家族长所谓的答应了是和金家已经谈好了,怕反悔的话金家那边会不高兴。

    秋家族长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金家的问题吗?

    金浪这小子都被自家老祖给快拍成肉泥了,现在是涉及到另外一尊真正的大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