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从八百开始崛起 > 第455章 距离,三公里!
    是的,日军的总攻已经于10分钟之前就开始了。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架在战壕侧翼‘孤陵’之上的中方重火力能成为日军步兵无法逾越小河的依仗,那么现在占领该阵地的日军已经架好的12挺重机枪也会成为最少800米战壕的噩梦。

    连续不停喷射出的弹雨不是从战壕上空滑过,就是落入战壕掀起一股腥风血雨。

    不得已,原本用来压制日军步兵冲锋的机关炮和重机枪只能转向和日军的重机枪对射。

    战壕最临近‘孤陵’500米距离内的步兵全部撤至另外的阵地,这无疑是主动的将原本完整的战壕阵地主动让出了个口子。

    虽然也有三挺轻机枪和十几杆步枪对这个大口子进行一定的火力阻击,但显而易见,这里一定会成为整条防线最薄弱的区域。

    日军一定会对此地重点进攻,从而迂回战场侧翼进行包抄攻击。

    这一次,日军只是用了10分钟的炮火准备,步兵就开始了冲锋。

    神田正种如同他所说,自炮击开始,就离开野战指挥部,带着濑户内利和联队部一大票参谋官站在了督战队挖掘的临时战壕内。

    战火纷飞的战场上,日本陆军大佐还要牛逼哄哄的站直身体拿着望远镜观察最远不过400米的战场,不过齐腰深的战壕将个头虽然不高但也能露出胸腹的神田正种显得很英明神武。

    但那有个蛋用,已经进入冲锋状态的日军步兵又看不到,搞不好来发流弹就能要了这个为了前程必须要秀一秀的陆军大佐的命。

    当然了,大佐没命了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不能没命,眼瞅着自己要陪同这个蠢货一起站在战壕里的濑户内利立刻下令在战壕前加沙包工事。

    幸好,第36步兵旅团高层们的短腿减少了日军的工作量,几十号日军通力协作,不用五分钟就在战壕前铺设了十几米长,高0.4米的沙包工事,只露出个脑袋的受弹面遭遇流弹的几率就小得多了。

    陆军大佐显然也不是傻叉,在工事建好之后足以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才下达了步兵冲锋的军令。

    中方阵地上,终究还是走了一些人。

    神情萧瑟决意陪老战友死战于此的抠门少校终究还是被自己的一连长说动了。

    他不是神,依旧还是俗人一枚。

    两师警卫营若是全军覆没至此,无一活人,就算日后编制重建,那也不是原来的警卫营了。

    因为,没人将他们的精神延续。

    不过,并不是被神情萧瑟的抠门少校赶走的107师警卫营一连,在他的默许下,各连都派出了十人带转移至阵地后方的重伤员和医护队撤离。

    只是,这数十人中老兵极少,多是两师警卫营20岁以下的新兵。

    那是在华北战场上战罢后,两师警卫营为将人员补齐刚刚招的一批新兵。

    原本警卫营补充的士兵都应该是从各步兵团抽调三年以上老兵,可大战之后,各步兵团都损失惨重,没有老兵当骨架,战斗力会继续削弱,一向宁缺毋滥的警卫营也只能从青壮中寻觅优秀者进行补充,期待着他们在老兵的带领下经历过几场战斗后就迅速成长。

    可谁也没料到,刚到东南战场就连续遭遇和十万日军大战的松江阻击战以及如今这场实力更为悬殊的野战阻击战。

    前面一战还好说,虽恶战数日但好歹还没有到前线无人必须中将师长提枪上战场的地步,两师警卫营都没有做为最后预备队进入战场死战。

    也可以说,此地战场,就是两师警卫营为数不多的新兵们参与的第一战。

    第一战,即是死战。

    如此可怕的战场,老兵都伤亡惨重,可以想见,能活到现在的新兵又能有多少,其实已经寥寥无几。

    留着他们在这里,其实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不过白白送死罢了。

    老兵们几乎不约而同的将奉命撤离的宝贵名额让给了平时被他们嘲笑、欺负甚至会吼骂的小兄弟们。

    不是老兵们不怕死,而是,华夏数千年传承下来的‘强者保护弱者’的精神,哪怕他们没读过一本书,没念过几天学堂,也依然浸渍在他们的骨子里。

    而且,这些老兵们更明白一个道理,让新兵留在这儿,只会让战局崩溃的更早,由于撤退人员还要带着重伤兵和医护队,别说提早二十分钟,就算提早一小时,也注定会被追上干掉。

    倒不如他们留在这里殊死一搏,为这些‘种子’们博得一丝生机。

    说白了,留在战场上的,已是必死无疑,奉命撤退的,也不是百分百能活命,他们的生命,甚至也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是完全取决于一线战场上老兵们坚持的时间和唐刀所率主力回援的速度。

    胖大海的火力支援连也分到了十个名额,但火力支援连都是唐刀从67军和43军各部挑选出来的精锐,根本没有新兵老兵这一说,所以胖大海用最原始的抽签方式来决定每个人的去留。

    一百多枚弹壳被放入只开了一个可允许一只手伸入的弹箱,其中只有十个弹壳之内用刺刀尖刻了划痕,很公平。

    原本,胖大海和自己的三位排长拒绝加入这场让他痛彻心扉的决定谁去谁留的抽签。

    可是,士兵哀求看着他的眼神,让这位上尉连长知道,他们拒绝,就破坏了原本的公平性。

    必死的战场,没有长官和士兵之分。

    一切全看老天爷的安排,这是在绝境中的中国人无比信仰的。

    一个个抽到弹壳内有划痕的士兵站出,包括一名用军服吊着胳膊的少尉排长在内,却只有九人,所有拿到不带划痕的弹壳早就被丢到地上,没人知道究竟是谁放弃了自己的名额。

    或许只有低着头浑身颤抖的少尉排长知道,他身边的连长摸出弹壳后,象征性的看了一眼就丢在脚下,并悄无声息地将其一脚踩扁。

    做为迫击排的排长,他很想和长官一样抛弃拥有一线生机的弹壳,可是,想着家中翘首以盼的老母亲,他终究没有做到。

    “撤退的弟兄们需要指挥官,营长也需要好炮手,你无需自责,带着兄弟们活着找到营长,顺便帮我告诉营长,自从东北撤军以来,这是庞大海打得最爽的一仗,庞大海很高兴能和他这样纯粹的军人并肩作战。”庞大海轻轻拍拍自己属下的肩膀,圆圆的脸上满是微笑。

    没有往常的行礼致敬,留在战场上的中国军人背转身面向战场,离开的士兵一步三回头哭着离开。

    这其中有歉疚有不舍,更多的则是,这一分别,将再无再见之日。

    选择死不容易,选择生,同样艰难。

    离开战场的人,同样肩负着使命。

    战场形势总是瞬息万变,恐怕谁也没想到,战斗爆发竟然是从这支撤退之军开始的。

    日军迂回战场达五六公里远的两支步兵小队,在战场之后的1000米处和他们遭遇了。

    屎黄色和深灰色,在黑暗中,最近的距离仅仅只有不足40米。

    日军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中国军人,中国军人同样也没想到在自己阵地如此远的后方还会碰到日军。

    双方都有手电筒,中国人用的是缴获自日军的,灯柱的照耀下,双方的军服颜色才让双方知道自己遇到了敌人。

    炽烈的枪声瞬间响起!

    远方的一线战场也因为这场遭遇战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拉开了疯狂的帷幕。

    原本用以抬着伤员撤退的种子,竟成了一线战场的后方屏障,否则让这股日军进入不设防的战壕后方,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100对90,一方还是新兵居多又是疲战之兵,原本就所剩无几的弹药大多留给了没有走的战友们。

    无与伦比的劣势。

    顾西水,正在赶来的路上。

    距离,三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