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回2003 > 【202】你紧张吗
    三人再次来到广播站办公室外,里面放了几张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椅子,五六个学生在里面坐着,还有两三人没座位站着等,也不知道怎么都跑这么快。

    见房长安与俩漂亮姑娘进来,有个看着像是高年级干事的男生,穿着蓝白两色的校服长裤和短袖衬衫,胸前挂着工作牌,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迎上来笑道:“你们也是来面试的吗?”

    “是。”

    “麻烦在这里稍等一下,座位不够,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

    房长安应了一声,打量了一眼面试者们,眼前八个人,五个女生,三个男生,算上自己这边仨,四个男生,七个女生,从这个角度来讲,广播站还真来对了,虽然是误打误撞,不过更加说明了自己在这方面的天赋。

    可惜,有旁边这两位了,这份天赋只好让它埋没了。

    眼镜学长登记了三个人的名字,这应该是面试的顺序,随即拿着名单出了办公室,很快又回来,道:“邹平亮。”见一个男生起身,又道:“葛小雨准备。”

    名叫邹平亮的男生站了起来,空出一个椅子,站着的几个人互相看看,房长安俩男生自然不去坐的,几个女孩子互相看看,也都没有去坐,位置就在那空着了。

    邹平亮跟着眼镜学长出了办公室,房长安跟着出去瞅了一眼,是走到了走廊尽头,其实也就是隔壁的广播室,应该是在那里面试的。

    作为看过不少校园影视剧的他立即就想出来了一个画面:如果谁不小心把广播打开,面试过程全部播了出去,会有什么后果?

    负责广播站的朝敏老师会给扣工资。

    房长安自己给出来了答案,有点好笑地重新闪回办公室里面,沈墨和王珂见他脸上带着笑意,互相看了一眼,王珂小声问:“怎么了?”

    房长安摇摇头,俩姑娘见他不肯说,也不好在这里追问,于是齐齐给了他一个白眼。

    虽然一次只面试一人,但面试速度并不慢,平均每个人五分钟左右,有的还不到五分钟,办公室里面的人很快越来越少。

    三人之后又来了三个人,也是两女一男,不过两个女生一块来的,男生孤零零自个来的。

    很快,眼镜学长进来喊走了前面的一个女生,然后说了声:“房长安准备。”

    下一趟再来,就变成了“王珂准备”。

    房长安跟着对方出去,王珂与沈墨看看,也走了出去,在广播室外面等他,房长安跟着走进广播室,见临床桌上放置着播音设施,旁边临时加了一张书桌,朝敏与一个穿着校服衬衫、学姐模样的漂亮女生坐在后面,两人对面靠墙放着一个空椅子。

    “老师好,学姐好。”

    房长安关了门,先打了招呼,朝敏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他在对面坐下来,那个蛮有气质的漂亮学姐也轻轻点了下头,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房长安在椅子上端端正正坐下来,手放在大腿上,脊背挺直,目视着前面的两位面试官,同时作出有点紧张的样子来。

    朝敏笑了笑道:“不要紧张,先自我介绍一下。”

    “好的。”

    房长安轻轻清了下嗓子,这才说道:“朝老师好,学姐好,我叫房长安,是今年高一二十三班的新生,来自黄南集镇。我从小就喜欢看书,文笔尚可,今年中考语文作文拿了满分,不过实事求是的说有一定运气成分,因为中考前我自己写作文刚好押中了作文题目。”

    他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见两人都只是笑着点头,并没有要问话的意思,继续说道:“我性格稍微有点内向,平时话不太多,但是踏实稳重,诚恳可靠,这次来广播站面试主要是为了文学报,当然我本人对播音也有兴趣,只是没有任何经验,因此不敢贸然报名……”

    他控制着语速,依旧显得稍微有点紧张的样子,不过话语清晰流畅,做了两分钟的左右的官方介绍,然后朝敏问道:“如果加入广播站,比如你负责了文学报相关的事务,每个月都要出一期文学报,到时候你会怎么平衡学习和文学报方面的时间和精力呢?”

    房长安想了一下道:“我觉得不用平衡,因为不会有冲突,至少这学期肯定没问题,我课外基本不学习,而且已经看过了这学期的课本,都很简单,上课认真听就够了,课外不用花什么时间,时间应该会很充分。”

    朝敏看起来年轻,其实也已经有三十岁了,负责广播站好几年,刚刚的这个问题每年都要问好些遍,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回答,不禁微微怔了怔。

    旁边的漂亮学姐同样愣了一下,随即低下头忍不住笑了一下,又迅速敛了起来,拿着圆珠笔掠了掠耳边的长发,饶有兴趣地问道:“可你总要写作业的,如果发生了冲突呢?”

    房长安想了想道:“正常情况下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如果出现了,我可以先把事情做完,我写作业很快,不用担心写不完。”

    漂亮学姐又问:“今年的中考满分作文我看过,你写的是哪一篇?”

    “《丹心总有破壁时》”

    学姐有点意外地打量了他一眼,她对这篇作文有印象,名字就是化用的于谦“一片丹心图报国”和周“面壁十年图破壁”两句诗,写得是报国志向,慷慨激昂,其中许多段落写得十分精彩,让她印象十分深刻。

    只不过没想到作者居然是这样一个男生,说话有点太自负,但看起来有点青涩腼腆,总之完全不像她看作文时勾勒出来的那种形象。

    她点了点头,笑道:“我记得这篇作文,写得确实很好。”

    “谢谢学姐夸奖。”

    房长安腼腆地笑了笑,继续保持着端正的坐姿,等候垂问。

    朝敏与漂亮学姐低声说了两句什么,随即抬起头又问房长安:“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意思就是如果没有的话面试就结束了,房长安不禁有点错愕,堂堂市一中,广播站面试这么草率的吗?还是说我太优秀了,以至于不需要更多考核了?

    他斟酌了一秒钟,决定继续维持腼腆、稳重、自信、帅气的学霸人设,这应该在不了解情况下比较容易获得女老师的好感,于是有点尴尬地摇了摇头。

    朝敏笑了笑道:“那行,你先回去吧,对了,你有手机吗?”

    房长安点了下头,朝敏道:“那你把号码留一下,回头有结果了直接给你发短信,省的让人跑一趟。”

    “好的。”

    房长安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漂亮学姐记了下来,然后再次告诉他可以离开,房长安于是又腼腆地笑了笑,“那朝老师,学姐,我先走了。”

    “好的。”

    房长安打开门出去,王珂和沈墨都还在走廊里面等着,见他出来,王珂拍拍胸口,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见房长安眼睛又往自己胸前瞄,脸蛋一红,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

    眼镜学长居然也在门外等着,对王珂温和地笑道:“没事,不要紧张,正常发挥就好了。”

    王珂挤出一个笑脸,打开门进去,学着房长安刚刚的样子与里面的老师和学姐问好,正准备关门的时候,眼镜学长也跟着进去了,随即在里面关上了门。

    房长安在沈墨旁边倚着墙壁站住,问道:“他刚刚跟你们聊天了?”

    沈墨点了点头,亮闪闪的眸子盯着他,“不过即便都是跟王珂聊。”

    房长安“哦”了一声,见她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奇道:“看我干嘛,又变帅了?”

    后面面试的三人都在办公室里面没出来,走廊里面只有两人,自开学报道那天之后,两人还是第一次这样单独相处,沈墨似乎因此话也变得多了起来,抿着嘴唇笑道:“学长人挺好的。”

    房长安点点头道:“我也这么觉得。”

    沈墨望着他,清澈明眸地透着笑意,抿着嘴唇点点头,重重地“嗯”了一声。

    房长安有点心虚地咳嗽了一声,转移了话题:“紧张吗?”

    沈墨摇了摇头。

    房长安盯着她不说话,小姑娘也回望着他,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房长安见她太不上道,只得再主动一点,语重心长地道:“紧张就紧张,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必要否认。”

    沈墨愈发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看吧,你果然紧张。”

    房长安笑了笑,“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不紧张。”

    小姑娘又眨了眨眼睛,这次疑惑之中又多了些好奇。

    “先说好,我这是为了消除你的紧张情绪,而且也是经过你同意过的啊。”

    房长安笑着伸出一只爪子,抓起姑娘白嫩嫩的小手,握在手里面,见她那张清丽脱俗的娇颜霎时间红透,笑道:“怎么样,现在是不是不为面试紧张了?”

    沈墨哪能想到才两年没见,他居然变得这么不要脸,刚开学才一个星期,抓自己两回手了,迅速往周围看了看,同时挣着想把手抽回来,没挣脱开,抬眸他对视一眼,立即低下头去,小声道:“你……这里……会被人看到的……”

    房长安柔声道:“没事,现在没人……等你不紧张了我就放开,好不好?”

    小姑娘轻轻咬着嘴唇,抬起泛红的脸蛋横了他一眼,见他目光含笑地盯着自己看,又慌张地低下头,精致白嫩的耳朵也跟着慢慢染红了。

    房长安小声道:“不要紧张,也别害羞,就面试而已,对不对?我看我进去才几分钟就出来了,多快。”

    沈墨见他抓着自己的手,一边还得自己害羞的不行,一边还在恬不知耻地说这种话,忍不住又抬起头,腮帮鼓鼓地瞪了他一眼,模样像是委屈,像是幽怨,贝齿轻轻咬着唇,又像是在甜甜的笑。

    房长安笑道:“两年前我们分开的时候,你说过什么话,还记得吗?”

    小姑娘咬着嘴唇扭过头,嗓音脆脆嫩嫩,轻轻地道:“不记得。”

    “我记得。”

    沈墨对于牵手还比较生疏,而且也不像王珂那样有近两年来朝夕相处的基础在,房长安老老实实地握着她的手,半点不敢乱来,这时候说这话,才轻轻地捏了捏,“你说等到了市一中,每天都喊长安哥哥,开学都一个星期了,我一次还没听见过呢。”

    沈墨抬眸看他一眼,赶紧又低下头去,房长安柔声哄道:“墨墨乖一点,叫给我听好不好,我喜欢你喊长安哥哥。”

    小姑娘羞的不行,不过听他这么说,还是左右看了看,像只准备偷东西吃的小松鼠似的,见走廊里面空空荡荡,并没有旁人,抬起脸看看他,见他满脸的温柔和期待,忍着羞小声喊道:“长安哥哥。”

    “诶!”

    房长安笑着应了一声,欢喜之色溢于言表,本来害羞的小姑娘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开心起来,又小声道:“那你可以放开了吗?”

    房长安也怕王珂忽然出来,却又担心太着急放开会让沈墨觉得自己在心虚,柔声道:“那你先答应我,以后没有别人的时候,都这么喊我。”

    沈墨咬着嘴唇望着他,害羞地点了下头,然后又不抬起来了。

    “那你现在喊一声,我就放开。”

    小姑娘抬头看着他,似乎在确认他有没有在骗自己,想了一下,还是抿了抿唇,又轻轻地喊了声:“长安哥哥。”

    房长安也不耍赖,轻轻放开她的手,在她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又伸爪子在她娇嫩的脸颊轻轻捏了一下,笑道:“时间真的神奇,两年没见,把墨墨变得这么好看,比我梦见的还好看。”

    沈墨刚刚降温的脸蛋立即又烧的通红,转过身去不看他,过了两秒,却小声地咕哝了一句:“没有王珂好看。”

    房长安失笑道:“谁说的?你跟我说,我去把它眼珠子抠出来踩地上!”

    沈墨回过身气鼓鼓地横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没有说话,房长安起先确实不解,随即注意到她似乎在看胸口,登时失笑,见她羞怯的可爱模样,忍不住又伸手捏捏她滑嫩嫩的脸蛋,小声道:“你才多大啊,不要着急……呃,我说的是年龄。”

    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沈墨羞的要杀他灭口的心都有了,抬头凶巴巴地瞪他一眼,然后撅着嘴用力在他脚上踩了一下,跺着脚走一边去了。

    房长安不敢继续这个话题,一不小心要踩雷,还有把碗摔碎的风险,转移话题道:“好啦好啦,王珂估计快出来了,你赶紧想想等下面试的腹稿,不要等下一进去,满脑子都是长安哥哥,什么都说不出来。”

    沈墨气呼呼地回头瞪他一眼,还没消气,不想理他,但是话是听进去了的,脑袋盯着墙,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整理被他给搞乱的思绪,免得回头他跟王珂被录取了,自己一个人被刷下去。

    房长安也不打扰她,又等了一分钟左右,广播室的门打开,王珂走了出来,满脸的喜气,悄悄地用身体遮挡着冲房长安和刚刚转过身的沈墨比了个胜利——也就是“二”的手势。

    那个眼镜学长也跟着出来了,笑着向沈墨招了招手,示意她进去,然后又走去办公室通知下一个人做准备。

    沈墨多少还是有一点紧张的,轻轻呼吸了一口气,王珂小声道:“没事,放心好啦,我们俩肯定都没问题。”

    沈墨朝她露出一个笑脸,又看房长安,房长安笑了笑,她也甜甜一笑,转身走进广播室,关上了门。

    王珂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头盯着房长安看,房长安也盯着她看:“你刚刚说‘我们俩肯定都没问题’,谁俩?”

    王珂眨了眨眼睛:“当然是我跟沈墨啊。”

    “凭什么没我?”

    “我们俩都是试播音啊,你又不用。”

    王珂一脸理所当然,房长安被噎住了,悻悻地撇了撇嘴,随即又露出笑容,小声问道:“你紧张吗?”

    王珂很迷惑地摇了摇头,“我都面试完了啊,还紧张什么?”

    “面试完了也可以紧张啊。”

    房长安朝她眨了眨眼睛,作出明示,可惜小姑娘一点都没理解,认真地想了想,还是疑惑地眨着眼睛问道:“都面试完了,为什么还要紧张啊?”